?"
2017年3月2日人民大會堂前。(AFP)

近期,從人保總裁王銀成落馬, 到前海人壽的姚振華被踢走, 再到何立峰等人的上位, 面對日益緊迫的金融危機, 習陣營正在緊密鑼鼓調整金融機構,

無論是簡單的「一行三會」聯手, 還是把監字頭的獨立出來成金融監管局, 或者再進一步歸入國家監察委, 這些變革都將觸動既得利益者,

新一輪的動盪就將開始。

文 _ 王淨文

自從資本大鱷肖建華被帶回北京後,習近平、王岐山就加快了對金融系統的清洗,短短幾天中,相繼傳出了人保總裁落馬、保監會主席換人、前海人壽老總被踢出局的消息,這樣的高速度,也給一周後即將召開的兩會帶來特殊的色彩。各方分析說,今年兩會有好戲上演!

人保總裁王銀成被查一年多後落馬

2月23日下午,中紀委官網發消息,中國人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裁王銀成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審查。


中國人保集團副董事長、總裁王銀成涉嫌嚴重違紀被查。(新唐人合成圖)

早在一個多月前財新網就報導,王銀成被有關部門從辦公室帶走調查。據知情人士透露,近一年前就有王銀成被查的消息在人保集團內部流傳。

現年57歲的王銀成是山西臨猗人,具有32年的保險從業經驗和城市分公司、省級分公司及總公司多個層面的工作經歷,歷任中保財險總公司計財部副總經理、中國人民保險公司總經理助理,2009年任人保集團執行董事、副總裁,2013年出任副董事長、總裁。

這並不是王岐山第一次動人保集團。2015年11月23日中紀委官網通報,人保集團黨委對組織部、人力資源部副總經理劉勇等4起違紀案件進行查處,發現該部門2014年工會活動經費違規購買發放購物卡,該部門負責人劉勇被免職、調離崗位。

當時包括銀行業、證券業等多名高管也被查處。與此同時,中央巡視組已於2015年10月底到12月初進駐31家被巡視單位,其中包括人保、央行、銀監會、保監會、中投、國開行、中信集團、光大集團、農業發展銀行、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等21家金融單位。

2016年2月4日對人保集團給出的巡視結果是:企業有特殊論思想,違反「習八條」問題突出,領導幹部因私出國(境)管理不嚴;有的重大投資決策未經集體研究,涉嫌利益輸送;有的弄虛作假套取費用,利用保險資源為「小團體」謀利;有的下屬單位選人、用人不講規矩,裙帶關係泛濫等。毫無疑問,身為負責人的王銀成難逃其責。

不過直到一年後、肖建華被抓之後,王銀成才正式落馬。

這說明兩件事,第一,王岐山早就知道,中共最大的貪腐不是那些貪污受賄的,他們中官方公布貪腐數量最高的谷俊山,也才1億多人民幣,而在資本運作行業,肖建華幫曾慶紅的兒子做收購國有資產,僅僅的一筆生意就賺了600億人民幣,這是完全不同級別的貪腐。

第二,習近平、王岐山反腐,真的遇到硬骨頭了。要動金融市場的大鱷,就等於動到了中共最高層的十幾個大家族,如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賈慶林家族、李鵬家族,甚至鄧小平家族等。因為阻力大,也只有在2016年10月習近平被確立為習核心之後,習陣營才有實力抓回肖建華,同時有實力來動王銀成這樣的高級財經官員。

王銀成與令計劃、肖建華關係密切

有消息說,王銀成的落馬也與令計劃有關。保險業內多人表示,王銀成經常參加北京「西山會」的飯局並買單。成立於2007年的「西山會」,是令計劃牽頭設立的、以山西籍高官為主的貪腐小團體,成員中的令政策、山西省原副省長杜善學、太原市委原書記陳川平、山西省委原副書記金道銘、中科協原書記申維辰、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山西女商人丁書苗等都已落馬並被判刑。


保險業內多人表示,王銀成經常參加令計劃的北京「西山會」的飯局並買單。此外,王銀成還與肖建華有很多交集。(新紀元合成圖)

另外,據時事評論員周曉輝檢索,王銀成還與肖建華產生了很多交集。比如,2008年肖建華間接控股的新黃浦旗下的中泰信託,將所持大成基金48%股權作價13.99億元轉讓給中國人保,這讓人保當年就獲得9063萬元的權益利潤,占到其當年實際淨利潤的50%以上。

對賣掉這樣一塊肥肉,新黃浦何以不惜違規地贊成轉讓呢?分析指,原因在於本次轉讓的受讓方中國人保,也是新黃浦控股股東新華聞的實際控制人。

這背後有很複雜的股權關係,最後梳理結果是,明天系在新黃浦只是配角,真正的主角仍是中國人保,目的就是為了上市。這幕後的權錢交易黑幕,只有肖建華和王銀成知道。

郭樹清接銀監會
將搞「兩會合併」

就在王銀成落馬的同一天,據財新網報導,2月23日傍晚,已告別山東省長一職的郭樹清,從濟南回到北京,24日上午,中國銀監會召開處級以上幹部會議,全國多地銀監局局長赴京參會。中組部副部長等人士赴會,宣布郭樹清出任中國銀監會第三任黨委書記、主席,現已65歲的銀監會黨委書記、主席尚福林卸任。

據公開資料,現年60歲的郭樹清,曾任貴州省副省長,建行黨委書記、董事長;2011年10月任證監會主席;2013年3月任山東省委副書記、代理省長,3個月後任山東省長。

郭樹清是朱鎔基任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主任時的老部下,被外界認為是朱鎔基和王岐山的「愛將」。18大後,郭樹清也受習近平重視。郭執掌山東幾個月後,習近平就考察了山東;2015年9月底習近平訪美,帶的六名地方高官中就有郭樹清。

據圈內人士說,郭樹清是改革派,2011年出任證監會主席時,他在17個月的任期內推出了近70項新政策,高密度出臺資本市場改革新規,推進發行體制改革,其證券監管「零容忍」態度震懾市場。證監會2012年推出新政的速度高達平均每周一項。

郭樹清之後在山東任職近四年,也出臺了「山東金改22條」,受到市場關注。

多位市場人士推測,郭樹清這個原來的證監會主席、外調一圈回來後,卻當了銀監會主席,這可能從某個側面反映了金融監管改革的悄然啟動。「大家的第一反應是,下一步監管機構會不會合併啊……」路透社引述一位接近監管層的資深人士的話稱,期待他(郭樹清)「敢於觸動利益」,「一行三會逐漸整合大金融部委已經呼之欲出……」

業內人士指,郭樹清到任後的主要任務之一是主導銀監會和保監會的「兩會合併」。


業內人士指,郭樹清到任後的主要任務之一是主導銀監會和保監會的「兩會合併」。(新紀元合成圖)

前海人壽董事長被禁入保險業10年

郭樹清上任的同一天,2月24日,保監會發布公告稱,對前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作出行政處罰,董事長姚振華被撤銷任職資格並禁業10年。

公告稱,近年來,隨著保險市場快速發展,激進投資、集中舉牌、一致行動人併購等跨行業跨領域的新問題、新情況開始顯現。對此,保監會對前海人壽等公司開展現場檢查。


前海人壽董事長姚振華被撤職並禁業10年。公告稱,保險市場激進投資、集中舉牌、一致行動人併購等問題顯現。(新紀元合成圖)

調查發現,前海人壽存在編制提供虛假資料的行為,時任董事長姚振華對此負有直接責任。

前海人壽的違規行為還有:權益類投資比例超過總資產30%後投資非藍籌股票;辦理T+0結構性存款業務;股權投資基金管理人資質不符合監管要求;未按規定披露基金管理人資質情況;部分項目公司借款未提供擔保。

對上述行為,前海人壽時任副總經理兼財務負責人李明,資產管理中心總監游海、副總監孫磊,資產管理中心風險管理部總經理程靖剛、固定收益部副總經理李濟偉、權益投資部副總經理黃皓等負有直接責任。

在保監會發布的對前海人壽的處罰決定書上,總計對前海人壽罰款80萬元;時任董事長姚振華被撤銷任職資格並禁業10年;另外上述6人被警告並處罰款8萬至10萬元。

網民跟帖稱:前海的做法對金融市場和實體經濟的危害巨大;姚振華空手套白狼,舉牌格力,血洗南玻A,染指萬科,再不管,不知還會搞掉多少實業;劇情反轉,姚老闆這下玩砸了,萬能險將遭到擠兌;最近銀監、保監動作很大,山雨欲來。

何立峰接掌發改委
劉鶴當副總理?

2月24日,中共12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6次會議在當日表決,決定任命何立峰為國家發改委主任、張軍為司法部長、鐘山為商務部長。

現年62歲的何立峰,廈門大學經濟系畢業,在職研究生學歷,經濟學博士。他在福建工作了25年,先後在廈門、泉州、福州等地擔任領導職務。在廈門期間,何曾歷任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市財政局副局長、局長,此時的習近平擔任廈門市副市長。

2009年5月,何立峰轉任中共天津市委副書記兼濱海新區管委會主任,2013年1月,當選天津市政協主席,2014年6月,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黨組副書記(正部級),隨後接替65歲退休的徐紹史,任國家發改委主任。

發改委手握國家基建、房屋、價格、能源等多個重要領域的實權,負責制定國家的整體經濟方向,有「小國務院」之稱。

何立峰與習近平年齡相近,據說兩人私交很好。習在福建工作17年,官至省長,對何立峰亦相當賞識。隨著習不斷升遷,何的職務也水漲船高。有傳聞指,習出任政治局常委後,原本想推薦何立峰出任天津市長,但最終卻未能成事;後來將何立峰調到北京,放在發改委這個最重要的部委,就是為下一步重用做準備,將他「轉正」或外放省市擔任「一把手」。

何立峰原本在發改委12名副主任中排名第二,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之後,如今一舉扶正,顯示其仕途看好。

何立峰扶正後,劉鶴下一步仕途會如何呢?

今年65歲的劉鶴是習近平的中學校友,被稱為習的「首席財經智囊」。據說習當局的「頂層設計」、底線思維、側供給改革等提法,都出自劉鶴。習近平曾經向外國政要稱讚劉鶴稱,「他對我很重要」。

2013年劉鶴被擢升為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習是該領導小組的組長。以往的中財辦主任是作為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的顧問活躍在幕後,很少活躍在前臺,而劉鶴出任中財辦主任後,不僅隨侍習近平左右,還跟隨習出訪。

有消息說,如果劉鶴健康沒問題,很可能會出任國務院副總理,重要性還是在何立峰之上。

另一位被扶正的官員是商務部副部長鐘山,他接替了退休的部長高虎城。鐘山在浙江省工作了很長時間。從2003年至2008年,他在那裡擔任副省長,跟習近平從2002至2007年擔任浙江省委書記的任期重疊。

而接替吳愛英擔任司法部長的張軍,2011年從最高法副院長的身分,調到中紀委副書記,當王岐山的助手,5年後轉任司法部長。

據港媒的消息來源稱,央行行長周小川在超齡之後被習近平允許留任,但是周小川現在已經69歲。央行行長接班人的問題已經被議論了好幾年。知情人說,此次人事洗牌不涉及周小川。

習啟動金融反腐
「抑制資產泡沫」

2015年大陸股災後,習當局啟動金融反腐,並持續加大金融領域監管力度;2016年7月和10月召開的兩次中共政治局會議上,習當局均提到「抑制資產泡沫」。在12月中旬召開的經濟工作會議上,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習陣營在啟動金融反腐的同時,持續加大金融監管力度,特別是資本市場的監管。(AFP)

此前很多專家分析,金融風險在2017年將更加頻繁地爆發。中財辦副主任楊偉民提出,目前中國金融領域有八大風險正在積累,即不良資產風險、流動性風險、債券違約風險、影子銀行風險、外部衝擊風險、房地產泡沫風險、政府債務風險、互聯網金融風險。

據財新網報導,當前金融市場風險頻發,一批所謂的「金融大鱷」通過「化整為零」的代持方式,瞞天過海、分進合擊,最終形成對金融機構的家族控制,進而主導其董事會和管理層。從而導致巨額資金的流向就難以監控,或操縱市場、或資金外逃、或利益輸送等形成資金權力網絡。

對此,習陣營在啟動金融反腐的同時,持續加大金融監管力度,特別是資本市場的監管。

如2016年12月3日,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公開表示,資本市場發生了一系列不太正常的現象,舉牌、槓桿收購。有的人集土豪、妖精及害人精於一身,拿著持牌的金融牌照,進入金融市場,用大眾的資金從事所謂的槓桿收購……用來路不正的錢,從門口的野蠻人變成了行業的強盜。

12月7日,財新網的文章說,新一輪金融整頓風暴從3日開始,劉士余上述的表態瞬間引發朝野震動。市場心知肚明,標誌性的關聯事件是萬科股權之爭。

12月13日,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要求保險公司不做「野蠻人」、「泥石流」。隨後保監會接連處罰寶能旗下的前海人壽和恆大旗下的恆大人壽。

金融監管改革 「一行三會」出爐

不過2015年股災發生後,習當局再次意識到,以往的金融監管體系存在結構性欠缺,很容易被金融大鱷鑽空子。怎麼辦呢?如今大陸金融業界對此有兩種不同意見:一是「一行三會」(中國人民銀行、證監會、保監會、銀監會)合併,成立金融監管局,二是建立由央行牽頭的監管協調機制。

從最近一些官方動向中也許能看出一點徵兆。

2017年2月22日下午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在新聞發布會上談及今年工作重點,保監會堅持「保險業姓保、保監會姓監」,「對個別渾水摸魚、火中取栗且不收斂、不收手的機構」將出手嚴管,「絕不能把保險辦成富豪俱樂部,更不容許保險被金融大鱷所借道和藏身」。

此前2月10日,劉士余在大陸全國證券期貨工作監管會議上也曾表示,「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要有計畫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

2月21日,多家陸媒傳出央行起草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文件內容主要為,銀行、券商、私募、保險、公募等機構在內的整個資管行業或要統一的監管標準。

新浪財經引用相關人士透露,在高層過問下,以往「一行三會」間多頭馬車各自發力的問題獲得緩解。新規將進一步明確包括禁止表內資管業務、打破剛兌、統一產品槓桿要求、禁止資金池操作、禁止多重嵌套等要點。


外界看到,由央行統籌的「一行三會」聯手圍獵資本大鱷的監管框架即將形成。人們不禁要問:今後金融體制改革是否就是「一行三會」模式呢?或者能否走得更遠,成立獨立於政府機構之外的監察系統呢?


觀察最近官方動向,可見到由央行統籌的「一行三會」聯手圍獵資本大鱷的監管框架即將形成。(AFP)

王岐山挑頭監察委 管轄監字頭

從習近平、王岐山大力推進國家監察委時,《新紀元》就獨家報導了,這是習近平為了留任王岐山而新設的崗位。這個監察委將獨立於政府系統之外,統管全國各地和各級的官員。

《新紀元》還分析說,這很類似臺灣搞的五權分立,即孫中山在西方三權分立的基礎上,又根據中國國情添加了兩權,即在政府的三個分支(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之外,設立獨立的考試權及監察權,是為五權分立。不過習近平、王岐山現在還只提檢察權。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從大陸股市、證監會的發展歷史上,1980年代,中國第一批人開始搞股票市場,如王波明、胡舒立,也包括王岐山。當時王岐山他們想在中共政府系統之外,獨立搞出一個股市監管機構,只有獨立其外,才能起到監督作用。

於是當時是中國人民銀行在內部成立了證券小組,行政審批上市公司,而新成立的證監會,負責外部監督。但在中共體制下,兩個完全無法工作,於是被迫合併成現在的證監會,同時負責行政審批權和監督權。

「我記得當時中國第一位證監會主席,是邀請香港證監會的一個女主席來當的。王岐山想把證監會辦成獨立於行政管理的『非政府組織NGO』,但由於體制上行不通,沒辦法,只好把證監會納入政府部門,成為正部級單位。監督功能就沒了。」石藏山回憶說。

時隔30多年後,王岐山又提到獨立監督,要成立國家監察委。這可不是把現在的監察部,簡單擴張就能成為監察委的,而是新起爐灶,建立一個相對獨立於各級政府機構的獨立監察系統。

「這是在學習原來的紀委系統、那種垂直管理體系。比如,各個地方的安全監察,官員貪腐監察,都不歸地方管,而是由中紀委垂直管理。據說這是系統管理的一個重要原則,系統內正反饋、負反饋形成一個圓圈,這樣的系統才能高效穩定地工作。」

「據我觀察,不光要一行三會協調,再往前一步,很可能銀監會、保監會、證監會等,凡是帶監字的,都從政府中獨立出來,歸到國家監察委,這都是很有可能,也只有這樣,才能真正達到監督的作用。」

在中共獨裁專制的體制中,能夠允許一個真正獨立的監管機構嗎?石藏山認為,這是王岐山再重溫30年前的美夢。「也許他認為當時自己位卑言輕,做不成的事,如今位高權重了就能做出。事實會給他一個無情的回擊。」

石藏山還認為,雖然周小川與王岐山私人關係不錯,周小川是朱鎔基的愛將,但周、王兩人思路不同,「王岐山獨立出來做監督,周小川的位置就得換,他就得走人,畢竟也69了。」

不難看出,從人保總裁王銀成落馬,到前海人壽的姚振華被踢走,再到何立峰等人的上位,面對日益緊迫的金融危機,習陣營正在緊密鑼鼓調整金融機構,無論是簡單的「一行三會」聯手,還是把監字頭的獨立出來成金融監管局,或者再進一步歸入國家監察委,這些變革都將觸動既得利益者,新一輪的動盪就將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