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偉(左)被業界認為是肖建華的「白手套」,並與前香港亞視實際控制人王征(右)關係密切。如今肖建華、田偉出事,王征恐怕也難太平。(新紀元合成圖)

肖建華與其操盤的明天系,能夠長期處於監管者的盲區, 甚至還獲得監管層的利益輸送,不過就是其背後權力來源比監管者更高。

資本大鱷假的是虎威,所以肖建華事件還要「敲山震虎」。

文 _ 齊先予

兩會前,就在中紀委宣布人保集團總裁王銀成落馬的同一天,全國政協委員田偉等人的資格身分也被取消,而這些都與肖建華案的發酵相關。

田偉被免政協委員 牽出肖與王征


2月23日下午,政協主席俞正聲主持召開全國政協第54次主席會議並講話,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撤銷田偉、侯小勤政協第12屆全國委員會委員資格的決定,並提請第19次常委會議追認。

侯小勤是武警部隊原政治部副主任,在「肅清周永康流毒」的大環境下出事,不出人意料。

而田偉何許人也?現年41歲的田偉現為合展集團董事局主席。現擔任全國青聯常委、北京市青聯副主席、吉林省青聯副主席,2008年成為政協委員;2013年成為全國人大代表,且是解放軍地區代表。

據《濰坊日報》2013年的報導,合展集團是一家集金融、能源、地產、旅遊、股權投資、影視文化等多種業務於一體的企業集團。年紀輕輕的田偉擁有如此多的頭銜和財富,一定背景很深。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調查顯示,山東人田偉一直被業界認為是「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的「白手套」,幫肖出面做事,如今田偉的政協委員資格被免,應是肖建華案發酵的一個徵兆。

另外,田偉與前香港亞視主要投資者及實際控制人王征關係密切。2011年亞視曾報導江澤民的死訊,引起巨大反響。此外,王征還是上市公司榮豐控股的董事長,香港華菁會榮譽主席。有消息稱,王征是江澤民的堂姨甥。

2014年7月,王征的榮豐控股在長達九個月罕見的超長期停牌後復牌,股民們迎來的卻是重組失敗的消息。蹊蹺的是,就在復牌前幾天,大股東突然將其持有的榮豐控股全部股份,質押給北京合展永力投資公司,而後者的老闆正是田偉。

據港媒披露,王征與肖建華是老朋友,兩人在香港同住在中環四季酒店。在亞視面臨清盤時,肖建華曾向王征貸款兩億。肖建華與王征的關係,顯然也促進了田偉和王征的關係。

如今肖建華、田偉出事,王征恐怕也難保太平。

肖建華被抓詳情 北京當局釋信號

肖建華在大年三十被抓回國,有消息說,由於跟肖建華有關係的中共太子黨、高官家屬相繼被查,於是肖建華決定中國新年後離開香港,逃往歐洲。哪知出逃前被中紀委截住。

據前《紐約時報》北京分社新聞助理趙岩披露,早在2014年6月,習近平曾在中南海召開了一個有王岐山、孟建柱、郭聲琨和傅政華等要員參加的重要會議,會上決定抓捕肖建華,但不到半個小時,也許參會的人還沒有走出中南海,這個消息就到了肖建華的耳朵裡,當天他就坐國際航班直飛香港,從此租住在四季酒店避風頭。然而躲過了初一沒躲過十五,神通廣大的肖建華最終還是落入了北京當局手中。


早在2014年6月,肖建華就入住香港四季酒店以逃避抓捕,但最終還是落入北京當局手中。(新紀元合成圖)

BBC報導說,1月27日(大年三十),大陸富商肖建華很清楚那天會有人來找他。凌晨一點,來到肖建華所住房間的五人中有兩人是肖建華的密友,另外三人是談判人員,肖建華不認識。

兩小時後,肖建華和兩名女保鏢以及來訪的五人,分乘兩部客貨車,靜靜地離開酒店。後在香港和深圳之間的落馬洲檢查站進入深圳。

報導還說,作為此前漫長討價還價的了結,肖建華同意回中國大陸協助調查2015年股市風暴中的違規操作。目前香港警方拒絕證實肖建華離開酒店時,是否像外界傳言的那樣坐著輪椅,或頭被蒙住。警方稱,現場並沒有受脅迫的跡象,並拒絕公開當晚的酒店監控錄像。

肖建華所住的四季酒店以保安嚴密著稱。一位房產仲介表示,訪客在沒有得到住店客人同意的情況下,是無法在晚上進入酒店的。

有消息稱,在中共當局即將進入領導層調整的敏感期,中共高層必須保證「風險因素」降到最低。而且習近平在2月17日主持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會議時強調,「要特別注意經濟安全」。

肖2008年的出逃與2012年的回國

肖建華上一次「出逃」海外是2008年,當時被指因太平洋證券與王益的腐敗案發,所以遠走加拿大避風頭。肖建華此去蟄伏四年,後於2012年復出,明天系隨即取回當年由北大青鳥系(正元投資)代管的三家公司股權。

在2012年捲土重來之前,肖建華先於2011年12月向北大捐款200萬,而且破例讓媒體採訪,發布照片。當時有媒體報導寫道:「這是肖建華多年來第一次高調在公眾場合出現,其本人的照片,亦借由這次活動,第一次在互聯網上出現。」

一向神祕低調的肖建華,2012年復出時卻一反常態的高調,不能排除的一種解釋是有政治後臺給他打保票。一個現成的線索是,肖建華復出後被媒體公開報導的第一筆收購案──好來塢特效公司「數字王國」,資金合作對象車峰,他的岳父就是江派要員戴相龍,而戴相龍隸屬的天津幫要員則包括現任常委張高麗。

也有分析說,肖建華在習近平上臺後高調回國,這為三年後江派在股市上興風作浪埋下了伏筆。

在股市有「千億莊家」封號的肖建華,可說一人能抵十隻大鱷,不過他只是背後黑手的白手套而已。

肖建華落網後有消息說,當初周永康被抓時,盛傳有所謂的二號專案與一號專案,二號案代指周永康案,一號案查的是魯能案背後的曾慶紅家族。

案發於2006年的山東大型國企魯能案,是曾慶紅家族被公開報導最多的腐敗案件,也是曾慶紅兒子曾偉與肖建華在影子收購方面最廣為人知的一次合作,但隨後在2008年發生的臺灣南山收購案,則是兩人再度聯手、差點成功的又一大案。

南山收購案 曝光曾慶紅與青關會

2008年10月,肖建華赴臺灣進行南山人壽的投標案。當時肖建華轉往臺灣市場,被認為是他在中國大陸涉及多起炒股掏空案避走海外之餘,選擇臺灣另起爐灶,不過早在這之前,肖建華就開始來臺尋覓投資標的。

據臺灣媒體報導,對於與肖建華保持一定的關係,很多臺灣企業界人士不諱言,就是衝著他與曾慶紅兒子曾偉的這一層淵源。

關於曾偉與臺灣政商開始千絲萬縷的聯繫可溯自2002年,通過江綿恆擔任董事的上海東方航空公司,當時幕後控股的曾偉,找上了一家臺灣金控公司的執行長注資,就此打進臺灣金融界與建立政商人脈。


2002年,曾慶紅之子曾偉通過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擔任董事的上海東方航空公司,打進了臺灣金融界與建立政商人脈。(Getty Images)

所以在南山人壽這場臺灣金融業有史以來金額最大的一樁購併案中,肖建華在臺談合作時也是循曾偉在此地的金融人脈。因此臺灣金融界都深知肖建華與曾偉的交情十分深厚。

不僅如此,在臺灣媒體披露的一份配股名單中,隱身幕後的金主,除了江派要員李嵐清的兒子李聞雷,還有中港兩地的借殼大王、股市炒家,特別是深圳、北京國企,以及香港幾位知名大富豪們。

《新紀元》周刊在(第278期2012/06/07)發表了〈曾慶紅夥同臺灣富豪「玩政治」洗錢〉的報導,曾慶紅在2003年主管港澳工作後,第一步是安排香港特首的人選,從董建華換上了曾蔭權。胡錦濤不察,當時未能表示異議。第二步力推CEPA政策,江澤民與曾慶紅兩家資金在中港臺三地來去自如,也給江、曾家族境外洗錢開通了大門。2006年後,曾慶紅家族因為財富可以直接輸出到國外,下手也就「不再留情」,直接製造了山東魯能案,並將絕大部分財富洗到國外。

直到四年多後,陸媒類似的披露才剛剛出現。

臺灣輿論當年很警覺,認識到肖建華借殼吃南山後,不僅對臺灣股市、房市,還可能對臺灣金融、經濟市場秩序產生重大影響,「不該以單純的商業行為視之。」所幸2010年8月,臺灣經濟部投審會正式駁回這起收購申請案。

時事評論員陳思敏分析說,在南山收購的戰役中,肖建華不但吃了敗仗,還讓他與曾慶紅之子曾偉的深厚交情遭到臺媒大曝光。與此同時,臭名昭著的香港青關會也與曾慶紅、肖建華扯上了關係。

據臺媒當時報導,肖建華在臺灣收購南山案的前期,如果是較敏感的地方,肖建華則派出分身:博智資本的總裁宦國蒼出面。

擔任過多家外商銀行高管的宦國蒼,曾被中國人壽的股東舉報他行賄中國人壽董事會祕書兼新聞發言人劉廷安,金額4000萬元是透過境外帳戶洗出去的。巧合的是,在博智收購南山期間的2009年8月,時任中國人壽香港總裁的劉廷安也到臺灣出席一場論壇會議。

不過在後期重要階段,宦國蒼就沒有再出現,並且改由博智資本轉投資的「博智金融」出面投標,就是因為他的另一個身分被臺媒曝光:宦國蒼還身兼大陸國企北京控股集團(北控)子公司的董事。

北控系最有名的一支上市股票,就是生產中共「兩會」專用酒的燕京啤酒股份有限公司。燕京啤酒在深交所上市前,隸屬北控集團的前身──「北京控股」,正是在賈慶林任北京市委書記、市長的1997年在香港掛牌上市。

近年,燕京啤酒公司引發國際傳媒聚焦的事件,是被曝其為「青關會」的幕後金主。青關會幾名主要成員均兼具燕京啤酒公司高管身分,如青關會主席洪偉成,還是燕京啤酒公司總經理。


香港青關會副會長林國安(左)和主席洪偉成(右)。(余鋼/大紀元)

青關會是江派周永康、曾慶紅等人在香港騷擾破壞法輪功的主要機構。青關會及其附屬組織,不但是在現任香港特首梁振英上臺後跟著竄起,而且是隸屬中共「610」系統。據報導,洪偉成曾在中聯辦工作,負責培養中共地下黨員,並受曾慶紅、周永康栽培,在香港設立燕京啤酒分公司。


2013年3月3日反香港青關會大遊行,呼籲剷除中共地下黨青關會和保衛法輪功。(宋祥龍/大紀元)

肖案是政治案 19大前哨戰開打

肖建華雖然已被帶回國,但北京官方一直沒有表態。2月9日,具有王岐山背景的財新網發表了〈金融風險、資本大鱷與「肖建華現象」〉一文,把這三者聯繫在了一起。

很多人認為,肖建華從香港被帶走,實質上是一個政治行動。北京當局對像肖建華這樣資金雄厚、且能祕密轉移巨資的商人表示關切,因為他們不僅能造成股市動盪,激化金融風險,而且還有相當能量左右政局。

另一訊息源稱,肖建華手裡有賄賂中共領導層家人的信息。該訊息源說:「北京當局試圖釋放一個信號,那就是不會再容忍對領導人家人的賄賂行為了。」於是習近平提醒高官警惕被「利益集團圍剿」。

美國之音報導稱,肖建華案還在持續發酵。之前在北京,肖還可以和家人以及朋友通話,但近幾日,這些聯絡管道也被切斷,他的公司的員工也已經被禁止離開中國。

中共黨史學者高文謙告訴美國之音,肖建華是中共權貴集團跨派系的共用白手套,其中包括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賈慶林等家族。誰掌握了肖建華,誰就掐住對手的命門,在黨內權鬥中占據上風。


肖建華是中共權貴集團跨派系的共用白手套,其中包括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賈慶林等家族。(新紀元合成圖)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程曉農認為,這次抓肖建華,目標可能是那些委託肖建華圈錢、洗錢的紅二代、官二代們的財產。目的只是要他們把已經轉移到境外的部分資產送回國內,但仍歸權貴子弟們所有。

把肖建華抓到手中,對所有的兩屆常委都構成了威脅,非常有利於習近平對19大布局的掌控。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表示,預計19大前還會爆出大案,由於中共政治集權、黑箱、內鬥殘酷等性質,案子一曝出就是驚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