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幾年相繼落馬遭報的中共肥大碩鼠群。(大紀元合成圖)

這幾年中共經濟大滑坡,金融界那些碩鼠級的蛤蟆爪牙,操控股市匯市基金國債財險社保,本來把國有資產玩弄得像自家錢櫃似的滴溜溜轉,自從黨會「十八大」後新主習總、閻王老王打壓緊盯後,拿浮財就不那麼順手了。對在位和下野的碩鼠來講,目前局面已是:貪腐有風險,秀款腿哆嗦了。一眾蛤蟆骨朵和白手套們恨得眼冒綠光,牙根兒吱吱冒酸水,卻也只有使出吃奶的力氣最後一搏——移花接木、暗度陳倉、八妖過海,成噸外運美金、歐金、澳金、港金和人幣……。

文_ 九天劍

這幾年中共經濟大滑坡,金融界那些碩鼠級的蛤蟆爪牙,操控股市匯市基金國債財險社保,本來把國有資產玩弄得像自家錢櫃似的滴溜溜轉,自從黨會「十八大」後新主習總、閻王老王打壓緊盯後,拿浮財就不那麼順手了。對在位和下野的碩鼠來講,目前局面已是:貪腐有風險,秀款腿哆嗦了。一眾蛤蟆骨朵和白手套們恨得眼冒綠光,牙根兒吱吱冒酸水,卻也只有使出吃奶的力氣最後一搏——移花接木、暗度陳倉、八妖過海,成噸外運美金、歐金、澳金、港金和人幣……。

一時間,好不容易撅起的世界花老二,外匯儲備塌方式跌落,外貿順差坐著滑梯出溜。這還不算,大批超級國企、私企別看帳本上沒掙錢甚至舉債,這兩年卻突然趕廟會一般跑出國斥鉅資購買洋人企業,勢頭既猛又萌……黨國一貫篤信真金白銀是硬道理,然而,加班狂印鈔票仍然追不上大河奔流一樣的銀兩流失,這讓習王撓頭上火,晝夜不寧。

負報正酣時,野地裡傳來振奮人心的好消息——貪官們埋到墳頭裡、樹洞裡甚至糞坑裡的大把銀兩被我英勇的紀委幹員武警戰士們挖到了!哇,這無異於給中共疲軟的血管注射了一針強心劑。

從黨媒報導看,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來,被查處的大批貪官裡,贓款贓物類型主要是現金、銀行存款、基金、股票,實物則有房產、汽車、金銀珠寶、名貴書畫等。還有一些新型投資權證,如公司股權、大額保單等權屬類贓物。貪官共有的一個特點是:成億的現金藏於家中。自河北科級貪官馬超群家中搜出1.2億元現金起,老王幾年來在大小碩鼠家中起獲的現金珠寶幾乎都得用卡車拉走。我就想,假如把一個徐才厚家地下室裡沒被老鼠咬破的鈔票擺在中紀委大門口,即時登記發給上萬窮困復轉老兵,估計二會前安保經費能省下一大筆,省下的錢可以再發給被送到馬家樓的上訪百姓;百姓一回家,省下的截訪經費,即可勒令各地衙門發給貧困失地農民……這麼個羅圈帳一算,即可誕生一個新類型GDP增值模式:貪官經濟。當然,這麼簡單的事,要做可不容易。


(Fotolia)

你看看黨國貪官護財到了什麼地步就知道了,且看黨媒2017年2月盤點。

當局在湖南省公路運輸管理局前副局長陳貪京元的住處發現500餘萬現金,部分已被老鼠咬了洞;還赫然發現兩枚特製炮彈,彈殼裡面沒有火藥,被塞得滿滿的百萬鉅款所取代,真可謂糖瓤炮彈。

在江西贛州公路局前局長李貪國蔚家中,發現各種價值不菲的贓物,最特別的是一個煤氣罐,看上去和普通煤氣罐沒區別,但煤氣罐底下發現夾層,內藏大量贓款——此罐是李貪官找人精心訂製的。

天津塘沽區前副區長姚貪建華,當年因受賄罪被判處死刑。姚氏夫妻把金項鍊和金戒指用小塑膠袋和速食麵包裝袋裡外4層包好,塞進魚肚內,放冰箱冷凍。還在木紗門底框裡挖了個槽,把存單嵌藏進去再釘好木板,抹上膩子(填泥),又刷了漆,看起來完好如初。姚貪還把美鈔封在一水泥包中,放在煙道眼下部,再用水泥上下裡外封住。真可謂費盡心機。辦案人員對姚家進行了兩次搜查,耗時9個多小時才找出全部贓物。

廣東疾控中心免疫規劃所前所長羅貪耀星,因收贓款太多,自家實在堆不下,於是租了一套豪宅給錢「住」。無獨有偶,河北外經貿廳原副廳長李貪友燦竟與羅貪友不謀而合。李貪特意在北京一處不顯眼的地段買了棟別墅,專門用來藏錢。而其人生最大享受,便是把現金一摞摞鋪在地上,數上幾遍,然後「靜靜地欣賞」。

江蘇省建設廳前廳長徐貪其耀則深諳狡兔三窟道理,不僅將貪款一部分轉移到北京的妻妹住處,一部分現金和存摺轉移到妻子徐州的老家,之後還意猶未盡,再把錢用層層塑膠紙包裝後埋在樹洞、灰堆、稻田中和屋瓦下,最大招是藏進糞坑裡。我雖然不知此公是不是黨史愛好者,但一定對紅軍打土豪、挖浮財那段特別熟悉。不過雖然他超越了財主鄉紳的防搶智慧,居然藏錢於臭氣薰天的糞坑,但還是沒能鬥過自家紅軍後代——挖地三尺哪怕挖糞,也要把小的們最詭異的藏寶手段拆穿。

不管這餡餅是天上掉的還是糞坑裡撈的,反正餓急眼就顧不了那許多了,是銀子吧?是銀子就好,什麼?埋到糞坑裡的太臭?沒關係,洗洗用,轉幾手就不臭了。

挖浮財不是今日首創。想當年共匪叫匪時,沒少挖豪紳的浮財,而且基本是奪財殺人的路數。不像現在,加了10%的「文明」,要命的,主動交代挖了財的不殺,要錢不要命的守財奴,被動挖出貪款,按不義之財的多寡訂出牢飯:多挖出1000萬,多吃10年黴窩頭煮爛白菜,也算公平和報應。

這些貪官也真像碩鼠,不僅貪而且笨。人們抓老鼠無非是利用貪吃,笨鼠也多死在鼠夾子上。不同的是,狡猾的鼠兒們還有個吃飽了到處溜達逗貓的時候,而在奇葩國偉光正照耀下的鼠兒們,卻個個像地獄轉生出來的餓鬼鼠,每時每刻都在貪婪的吃啊吃,沒個停。所以老王們一夾一個準——鼠兒們也幾乎個個死在錢夾子上。這可真夠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