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幣的含金量僅為15%,難擋資金外流。(Getty Images)

中國非法跨境資金流動異常活躍,地下錢莊被指是主要通道之一。

大陸官方消息稱,2016年中國大陸地下錢莊涉案交易總金額逾9000億元,而人民幣的含金量僅為15%,中共央行雖變相提高利率,但還是難擋資金外流。

文 _ 莊正明

2017年2月26日中共公安部官網披露,2016年中國大陸地下錢莊重大案件有380餘起,涉及500餘個地下錢莊,涉案交易總金額逾9000億元,800餘人被抓。

中國非法跨境資金流動異常活躍,地下錢莊被指是洗錢和跨境轉移資金的主要通道之一。

目前大陸的地下錢莊已從閩粵江浙等經濟發達省分蔓延至新疆、青海、遼寧、黑龍江等大部分省市,其業務涉及金融證券、外貿出口、房產建築等產業。隨著新興支付工具的出現,地下錢莊轉移資金手法多,轉移速度快,特別是利用協力廠商支付平臺,可迅速跨境、跨國轉移資金。

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被查的地下錢莊涉案交易總金額比2015年少。2015年,浙江一地的地下錢莊交易總金額就達9000億餘元;同年廣東的相關涉案金額也有2000億餘元。

中共公安部反洗錢官員束劍平公開提到地下錢莊在外逃貪官案中的角色。一些貪官通過地下錢莊將贓款轉移到境外,然後尋機外逃。不過,即使把人追回來,再查證資金是怎樣轉移的,往往會遇到障礙。他沒有提到障礙來自何方。

這是中共官方罕見公開將地下錢莊與貪官聯繫起來。據大陸媒體2015年3月消息,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中共外逃官員人數高達1萬6000人至1萬8000人,外逃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海外中國問題專家季達說,目前中國大陸資金外流嚴重,其中一個因素是面臨清理的中共江派等利益集團懼怕被清算,紛紛透過各種管道向外轉移資金。江派壟斷中國經濟命脈長達20多年,央企和國企幾乎成了江派利益集團的搖錢樹。

大陸體制內專家辛子陵向《大紀元》表示,「六四」以後,在江澤民腐敗治國的影響下,腐敗墮落的官員數量之多、級別之高都令人瞠目結舌。所以習近平在去年6月的一次會議上承認中共已走到亡黨的邊緣。

人民幣「含金量」低 難擋資金外流

日前,有大陸金融界人士在談到大陸資金持續外流的原因時表示,人民幣的「含金量」為15%,僅僅相當於2004年以前的水準,所以,雖然中共央行在變相提高利率,但還是難以阻擋資金外流。

據上海「華爾街見聞」網站2月28日報導,海通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姜超日前發布了對2017年經濟和資本市場的展望。

姜超認為,從近20年的歷史來看,每逢7/8的年分容易發生金融危機,比如1997/1998年的亞洲金融危機,2007/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2017/2018年發生金融危機的風險也不容忽視。

從新興市場角度來看,過去金融危機爆發都和外匯儲備不足有關。截至今年1月底,中國的外匯儲備在兩年內減少了25%,降至3萬億美元以下。如果保持這一下降速度不變,兩年後可能會降至2萬億美元,而通常把6個月外貿的外匯需求當作外儲的臨界點,這意味著為了防範金融危機,保外儲和外匯的重要性已經空前上升。

從2016年8月分以來,大陸市場資金成本開始緩慢擡升,其中7天回購利率已從2.5%左右升至3%。而在今年2月,中共央行正式上調7天逆回購招標利率10個基點,顯示央行已在貨幣市場正式啟動加息。

中共央行上調利率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央行以此應對人民幣匯率貶值的壓力,因為人民幣貶值帶來資金外流,央行為保匯率又要消耗外儲。同時央行又嚴控外企向海外匯款,國企、民企的海外投資併購以及個人購買,但是無論外匯儲備口徑還是央行外匯占款口徑的資金依然在持續流出。

姜超認為,之所以利率上升以後還有資金外流壓力,是因為從預期的角度來看,國內貨幣的高收益源於央行提供了越來越多的貨幣(貨幣超發),但是貨幣中包含的美金和黃金等外儲硬資產卻越來越少,所以人民幣短期貶值壓力改善的代價是長期貶值壓力加大。

他說,2016年末廣義貨幣M2高達155萬億,但外匯資產只有23萬億,貨幣「含金量」只有15%,僅相當於2004年以前的水準,而當時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還在8.3。

姜超還對今年整體的經濟形勢進行了展望,他認為,今年經濟增速會前高後低。因為2017年上半年經濟增速壓力有限,但下半年,存貨周期應已結束,地產投資或面臨大幅跳水,去槓桿將傳導進實體經濟,屆時經濟或有極大的下行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