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律師江天勇被《環球時報》離奇「採訪」 (第522期2017/03/16)

?"
中國維權律師江天勇與被迫移居美國的妻子金變玲。(自由亞洲電臺)



我們關注的是,讓一貫無公信力的《環球時報》記者優先於律師、家屬會見江天勇,是否有法律依據,是否屬於濫用公權的合法性問題。遍查國內法律就知道,與案件無關人員即記者優先於律師家屬會見當事人,係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屬典型的濫用公權行為,是媒體抹黑與輿論審判,十足的遊街示眾,公開侮辱了江天勇和謝陽律師。辯護律師嚴厲譴責長沙市公安局和《環球時報》的上述違法行為,並將立即開展投訴、控告、訴訟等一系列法律行動。

二、長時間單獨隔離關押,拒絕律師、家屬會見,至少屬於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中的不人道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者處罰(即虐待),如更長時間單獨關押如三年,或者有肉刑或者變相肉刑,殘酷的精神折磨,本身就是酷刑。酷刑和虐待行為,往往不可區分,虐待往往伴隨著酷刑。從關押時間、律師介入的具體情況看,有理由認為謝陽、江天勇都受到虐待,而長時間不給律師家屬會見二人,更增加了二人受到酷刑的合理懷疑。

三、在未保障律師會見權情況下,以胡錫進為首的媒體對江天勇的採訪,應視為虐待、酷刑合法化辯護、洗地,動機邪惡,有如狗狗為主人叼飛盤般為人所不齒。律師對無關人員的採訪的行為和內容,不予認可。

四、排除其辯護律師或者謝陽所在的律師協會人員、獨立法醫學專家及其他獨立協力廠商介入、參與的謝陽被酷刑、虐待的所謂「調查組」,及其作出的「調查報告」,不符合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所規定的酷刑調查的原則、程式、人員要求,沒有任何公信力,所謂的偵查實驗更是貽笑大方。

五、我們對於有關偵查部門在辦理江天勇案中,一再繞開江天勇的辯護律師、家屬而直接與無關媒體對接的行為感到憤慨,上一次是2016年12月16日提供通稿給澎湃新聞等媒體對江天勇進行輿論審判。政府操控多家媒體的優勢,與律師、家屬並無一任何媒體資源的絕對弱勢,力量對比相差懸殊,不利於酷刑虐待真相的披露,更不利於對責任人的調查與處罰。

六、我們強烈要求長沙市公安局立即安排律師會見江天勇(即停止不人道及有辱人格的待遇),並向辯護律師介紹基本案情。◇
 


上一頁 1   2   3   4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