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求救信作者:四見江天勇 (第522期2017/03/16)

?"
2016年6月,孫毅(左)與江天勇律師合影。(孫毅提供)

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自去年11月21日「被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而曾引起國際媒體關注的「馬三家求救信」的匿名寫信者、法輪功修煉者孫毅近期逃離大陸後撰文,記述了六年多來與江天勇律師的點滴接觸。

文 _ 孫毅

作為曾引起國際媒體關注的「馬三家求救信」的匿名寫信者,孫毅曾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遭受嚴重酷刑長達兩年,在江天勇律師介入營救下,勞教所才有所收斂。孫毅近期逃離大陸後撰文回憶他和江天勇律師四次見面的情況。

多位律師曾集體探訪「馬三家」

第一次見江律師是我從馬三家勞教所解教那天,2010年的9月8日。

在馬三家被關押期間,我遭受了嚴重的酷刑折磨,消息傳出後,家人在外面就找了律師,幫助營救我。勞教所後來有所忌憚,不敢再過分地折磨我,這確實與律師的介入營救有關。但我不知道律師是誰。走出勞教所大門,我看到了妹妹、一些朋友,還有江律師。江律師的個子不高,微胖,很有精神。

在教養院門樓前,江律師說要留個見證,於是所有接我的人和我一起照了相,可惜照片現在找不到了。後來大家為我接風洗塵,我有機會和江律師交流。妹妹說,江律為我的事來過勞教所很多次了。江律很健談,尤其從法律層面說的一些關於人權的事情,對我們這些並不深究法律規範,長期習慣中共潛規則的人,還是挺新鮮的。他還從律師的角度介紹了許多反迫害方法及提前防範流氓政府的策略,等等。

我知道因為做維權的事,他已被吊銷律師證,就問他,怎麼做辯護呢?他說可以以親屬的身分做法律諮詢援助。

江律師很忙,全國到處跑,大部分都是因為維權的案子。我記得吃完飯後他就要去車站,去另一個地方,車票都預訂好了,所以那次只是匆匆地見了一面。

因「茉莉花」事件被關押洗腦

第二次見面是2011年,我和妹妹去看望江律師。

當時江律師剛被釋放不久,因為「茉莉花」事件,他被關押了幾個月。那時他住在昌平弟弟的家,行事比較謹慎,我們在昌平一個公園門口見了面。他談了在黑監獄裡自己被洗腦迫害的經歷,每天早上被強迫唱紅歌、罰坐小凳子、不讓睡覺、強制學習什麼的。他說他越來越理解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遭受的迫害了。自己親身遭遇,才體會了洗腦班的邪惡程度。他說最後自己還是沒有挺住。但他已向國際社會聲明,他所言所說都是刑訊下的違心表態,只要他有機會,就一定要把一切都說出來。

沒過多久,我就在媒體上看到了江律師的聲明及相關報導,知道他沒有消沈氣餒,我感嘆他的勇氣,也有點為他的安全擔憂。

第三次是2016年6月4日約見江律師。

當時我個人的處境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因為警察抄家追捕,有家不能回,居無定所,不能用實名手機和身分證。

讓我沒想到的是,曾經給我做辯護、做營救的江律師居然和我處於一樣的處境!因與「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有關,他也被監視。為了防範跟蹤,他也像我一樣,使用不實名手機,打完電話就卸下電池,而且,也是只能通過網路與家人聯繫。

江律師很樂觀,說他也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他已經把妻子和孩子送到國外,一個人留在國內,可以放手做事,聽起來真有破釜沈舟的氣概。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