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求救信作者:四見江天勇 (第522期2017/03/16)

?"
2016年6月,孫毅(左)與江天勇律師合影。(孫毅提供)



只是原來還可以出國與妻兒團圓,但不久前他被禁止出境。看得出他很難受,他說女兒正值青春期,需要爸爸的時候,他卻不能在她身邊關照。他講到女兒從小就因他做維權的事受到傷害。

當時他還講了一個事,說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利用女兒威脅他、利誘他:「我們想讓她上學,她就能上學,我們不想讓她上學,她就上不了學。你要是與我們合作,這算個啥呀!她可以上北京最好的學校,在北京參加高考多好啊,這點事對政府算個啥呀!不就一句話的事嗎?」所以孩子上了初中,他就想把妻兒送走,必須得走,不走的話,家人就是被政府挾持的人質!當時覺得,警察如此赤裸裸地威脅真是讓人吃驚。

中共大抓捕「709」維權律師

第四次見面是2016年6月10日。

記得和江律師約見面地點頗費周折,為了安全,事先我找了一個祕密的房間。現在也明白了,當時他並不方便說出他的住址。

那天很熱,他穿了一件藍黑格子襯衫,一條幹淨的牛仔褲,很幹練的樣子。採訪時,他非常坦誠,說話樸實,直截了當,毫不掩飾。

記得開始他就說:「不管它對我怎麼監視、怎麼控制,只要現在這一刻它管不了我,只要我還能說,我就要說,因為恐懼是最沒有用的。」給我感覺,經過建三江(2014年江律師曾遭黑龍江佳木斯、建三江農墾局公安局酷刑打壓)那種被打斷八條肋骨的酷刑之後,他並沒有留下什麼心理陰影和後遺症,這一點給我的印象很深,因為大多數人是沒有這個心理素質的。

他講的一些隻言片語,非常到位、有力度。他說中國黑監獄(就是洗腦班),「它的工作任務和目標就是專門破壞法律實施的」。

他說:「一旦你真正的愛國,你真正的維護法制,真正為國家好,你就是對中共最大的威脅。當你真正愛這個國家,你可能就會犯罪了。它真正怕的,是律師不為錢、不為名,只為了公平正義,因為你這樣一來就等於是和它作對了,它維護的就是邪惡本身。」


中共大抓捕「709」的維權律師,引起國際關注,連署聲援,要求中共立即釋放仍受關押的律師。圖為「709」人權律師支持者。(梁博/大紀元)

他還說,所謂的「煽動顛覆」罪,不是顛覆國家政權,是顛覆共產黨的統治。

我記得採訪的最後,他說得有些激動,也感染了我們。他說:「我還能做,我還抱著希望,啥時我不抱希望,我就離開,因為想改變,所以我留下來,和別人努力一起改變!」

撼不動的內在意志

江律師失蹤是在5個多月後,2016年11月21日,我記得很清楚,因為那天是我結婚20周年。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