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讀過《華氏451》嗎? (第522期2017/03/16)

?"
小說中那些半個世紀前描繪的場景,今人讀來不僅不難想像而且順理成章,戶外超尺度的視頻、摩肩擦踵相對無視低頭刷屏的手機控,已是今天的日常風景。(Getty Images)

不是秦李斯的焚書、也不是清代的文字獄,《華氏451》(Fahrenheit 451)描繪的是現代極權政治的焚書,近代史上有納粹德國的水晶夜、共產黨極權的文化革命,《華氏451》是二戰後一本反烏托邦(dystopia)幻想小說。

文_ 還學文

追隨《1984》之後

不是秦李斯的焚書、也不是清代的文字獄,《華氏451》(Fahrenheit 451)描繪的是現代極權政治的焚書,近代史上有納粹德國的水晶夜、共產黨極權的文化革命,《華氏451》是二戰後一本反烏托邦(dystopia)幻想小說。

在斯諾登洩密政府網上監視公民而身陷政府追剿中,1949年問世的奧威爾的《1984》六十多年後梅開二度,一時洛陽紙貴。赫胥黎(Aldous Huxley,1894-1963,《天演論》作者赫胥黎Thomas H. Huxley之孫)三十年代的《美麗新世界》也一同被重新發現,《華氏451》實在也應被重新記起。

《美麗新世界》裡經過生物工程干預,人在胚胎階段就被操縱決定了未來終生,一舉排除了所有可能失控的不確定性。國家永續滿足人生一切需求,從生存所需到麻醉劑、性消費……杜絕一切懷疑和批評性思考發生的誘因。物欲的放縱與思想的管制始終是這類小說中未來社會的一體兩面。

《華氏451》的國度,消防隊是縱火的

《華氏451》,1953年出版,1963年改編成電影,作者美國人布拉德伯里(Ray Bradbury,1920-2012)的成名之作,長久享譽國際。小說從最先的短篇《消防隊員》(《Fire Man》1951)發展而成,書名中fire和man分開寫語喻雙關:滅火人抑或縱火人。

在德國電臺廣播中偶遇這部小說、還有對作者生前的採訪,非常有趣,買來這本書還看了它的電影。第一章的標題便引人入勝,「縱火是一種樂趣(It was a pleasure to burn)」。

《華氏451》描述一個未來極權社會——那裡徹底禁止書籍,一經發現立即捕人焚書燒房,徹底消滅;而縱火,則是消防隊的職責和日常工作。情節並不複雜:一個劃一、有序、受控而極權的未來社會中一名消防隊員蓋伊.蒙塔格(Guy Montag),真誠地熱愛他的工作——縱火燒書,生活充實而幸福。直到邂逅鄰家少女卡拉莉絲(Clarisse),女孩兒以她的純真自然和心智的成熟展現了另樣人生,動搖了蒙塔格不假思索的自信與滿足。蒙塔格行為開始脫軌,匿藏書籍並且私下閱讀;一位老婦人和她的書籍同歸於盡的一幕,決定性地把他推向體制的對面。妻子蜜德莉(Mildred)不願因此毀掉幸福生活,告發了丈夫。在受命到自家焚書時,蒙塔格舉起噴火器對準指揮官消防隊長比蒂(Beatty),最後一次行使消防隊員的守則:「不管什麼,燒!」之後他擺脫了電子獵犬的追殺,進入政府權力不及的荒蕪之地,加入了那裡保存文化的異議分子團體;他們每人背記一本自己最心愛的書,以為戰爭毀滅後的國家重建文化。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