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傳統價值流失,這國樸實的德性就開始變味了。(大紀元資料室)

騙人為殺人洗地 (第522期2017/03/16)

小時候我非常恨人扯謊。那時還不懂大道理,只是覺得撒謊的人特狡猾、特低級、特沒品。上了學也是這樣,要好的同學朋友一定是真誠以待,倒不至於一定兩肋插刀,但至少不能剛吃了餃子卻哭喪著臉說棒子麵窩頭沒吃夠。然後不小心一呲大牙,牙縫裡塞滿韭菜,打嗝薰人一跟頭,咱交情就算掰了——吃頓餃子都怕人仇富,都要跟哥幾個撒個小謊,哪天我吃滿漢全席沒叫他,不得恨我一輩子啊。這樣的沒得交,散夥。

文_ 九天劍

小時候我非常恨人扯謊。那時還不懂大道理,只是覺得撒謊的人特狡猾、特低級、特沒品。上了學也是這樣,要好的同學朋友一定是真誠以待,倒不至於一定兩肋插刀,但至少不能剛吃了餃子卻哭喪著臉說棒子麵窩頭沒吃夠。然後不小心一呲大牙,牙縫裡塞滿韭菜,打嗝薰人一跟頭,咱交情就算掰了——吃頓餃子都怕人仇富,都要跟哥幾個撒個小謊,哪天我吃滿漢全席沒叫他,不得恨我一輩子啊。這樣的沒得交,散夥。

後來自己有了孩子,這種做人要誠實的堅守,便開始傳宗。我不止一次把孩子叫到跟前囑咐: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孩子歪著頭問:這學期考「雙百」?——切!考零蛋都沒關係,但不能撒謊!給我記住了:現在、將來、永遠都不能撒謊!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也許孩子有點遺傳,就使勁點頭,可能心想,這很難嗎?

幾十年前的百姓社會,雖然都是大鍋飯,誰都不富裕,但整個民風是鄙視撒謊的。特別是熟人圈裡,哪位是謊話簍子,大家都躲得遠遠的,還會特別囑咐孩子別沾那傢伙的邊,以免學壞。

有句俗話叫人要臉,樹要皮。那時候常說。直到有一天,國風變了,臉皮不再重要,錢比臉值錢了,黑貓白貓了,笑貧不笑娼了,誰敢幹誰發家了,昔日騙人的混混一堆堆變老闆了,這國樸實的德性就開始變味了。

又到了一天,有個叫小悅悅的4歲女孩,在街上玩耍被一輛車撞倒,沒人管,接著被一輛輛車軋過,還有18個「人」經過,也沒一個「人」報警、幫助,眼見孩子斷氣!看了監控視頻,我的心在流血,我想全國的良心都在流血。誰能感受那個幼小柔弱的生命,被龐大的機器碾壓,臟器破裂、骨頭折斷,心臟停跳?誰能感同身受?!孩子還沒斷氣前,是不是一次次看見「叔叔阿姨」們走過身邊卻假裝沒看見,連呼救的最後一絲力氣都被他們的冷血帶走?!

再到了去年9月的一天,廣東惠來19歲女學生蔡淑妍因被騙1萬元學費自殺身亡的消息網路炸鍋。蔡姑娘已被廣東外語藝術職業學院錄取,收拾好行裝,將要報到入學,卻收到詐騙短信稱蔡「獲獎」,騙子團伙嫺熟的一步步誘騙蔡姑娘,把她卡中的一萬學費分三次騙走,致使蔡姑娘無顏面對辛苦打工的父母,一步步走向大海,結束了年輕生命。

蔡姑娘發給弟弟手機的「遺書」中充滿了對自己「愚蠢」的後悔與傷心絕望:「老弟,當你看到這條短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自殺了,自殺的原因就是因為自己太蠢了,相信了短信詐騙,被騙光了老媽給我的一萬多元錢,很蠢對吧?我也覺得自己很蠢……有了希望,然後絕望,這種感覺真糟糕,我真的承受不了,只能以這種方式來結束我的生命,來躲避責罵,我很懦弱對吧!很對不起你們,老媽、老爸,對不起,不能給你們養老送終了,還要讓你們白髮人送黑髮人,徒添傷心……為我的去世傷心一陣就把我忘了吧!就當沒生過我這個女兒……」

雖然黨國神勇的警方很快破了案,抓到了詐騙團伙6個罪犯,但是,蔡姑娘再也無法回到父母身邊。聯想到7月被騙9900元後心臟驟停猝死的山東高考生徐玉玉、亦因網路詐騙被盜走1996元後心臟驟停猝死的山東在校大學生宋振甯等幾案,此三案共抓獲20多名騙子,都是海南、福建、江西等地的網路流氓,專靠騙人吃飯,害了無數的善良「蠢人」不說,也給了中國社會民間幾乎歸零的誠信以最後一擊。難道這些流氓不是在間接殺人麼!

加上那些為了錢錢錢,不惜白酒裡勾兌工業酒精,白麵裡摻滑石粉,刨光黴大米當好米賣,地溝油炒菜,豬肉注水,蘇丹紅醃鹹鴨蛋的,還有影響億萬家庭和孩子的著名三聚氰胺奶粉……連袂構成紅朝的五毒俱全、互害不止。簡而化之,所有的毒根表象都是騙人!

那麼,騙人的根子又在哪兒?中國人原來不騙人的。這個,也不用諱莫如深,不用手搭涼棚、黑地裡打燈籠,一抬眼你就看到它無所不在,從中國人的肉皮直扎到骨髓裡!它,就是萬惡的中國共產黨——欺騙人類、毒化中國的老根!

共黨騙人早在抗戰時期就已「爐火純青」。欣賞一下中共窯洞機關報《新華日報》的騙詞:

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美國在民主政治上對落後的中國做了一個示範的先驅,教育了中國人學習華盛頓、學習林肯,學習傑弗遜,使我們懂得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需要大膽、公正、誠實。


「放衛星」的宣傳海報。(維基百科)

可惜它到現在也沒學會美國的誠實。再看看中共篡政後第九年的報紙:《人民日報》有關湖北麻城創出早稻畝產36956斤記錄的報導。這就是所謂的「吹牛皮、說大話、誇大聲勢」的社會主義「大躍進」、「放衛星」。《人民日報》刊登的還只是顆小衛星,更大衛星是青海柴達木盆地賽什克農場第一生產隊小麥畝產的8586斤,稻穀畝產最高的是廣西環江縣紅旗人民公社的13萬0435斤。


大飢荒時期《人民日報》有關湖北麻城創出早稻畝產36956斤記錄的報導。(維基百科)

我就不懂了,老毛這個農民,就算坐上了土皇皮椅子,也不可能忘了祖宗幾千年來一畝地產小麥產稻穀的極限吧?那個660平方丈大小的地界兒,能長出十幾萬斤糧食,兩年後還能餓死幾千萬人麼?一個村幾千畝地,這嚇人的產量夠全村老少吃一輩子了,還會野菜挖光、樹皮剝光,餓殍遍地?一畝地產十幾萬斤稻穀,中國能養活全世界幾十億人了。難道這種沒有常識的騙術老毛不覺得低級?

另一大騙戰就是1957年的「反右」。毛先是假惺惺的讓知識分子給黨提意見,一下讓千萬文人墨客上了彌天大當,還以為老毛終於想聽諫言了。加上多年遭黨洗腦,愚忠赤誠,便一吐為快,沒想到是個大坑。結果章伯鈞、羅隆基、彭文應、儲安平、陳仁炳等大小「右派」幾十萬,被一夜扣上帽子,發配邊疆勞改,很多人凍餓而斃。

不少人昨天還是體制內高官。章伯鈞當時是全國政協副主席、交通部長、農工民主黨主席。他的「反黨言論」:「現在工業方面有許多設計院,可是,政治上的許多設施,就沒有一個設計院。」羅隆基當年是全國政協常委、森林工業部長、民盟副主席。他建議成立一個委員會,不但要檢查「三反」、「五反」、「肅反」運動中的失誤偏差,還要公開鼓勵大家有什麼冤枉委屈都來申訴。這老兄的發言後來被定為中國右派的三大反動理論之一。《光明日報》總編輯儲安平呢,竟敢發表「向毛主席和周總理提些意見」的講話,說「這幾年黨群關係不好」,「關鍵在『黨天下』這個思想問題上」。您說這不是公然挑戰獨裁麼?上海市政協常委彭文應則稱「學習蘇聯不一定好,學習美國不一定壞」。估計是被1943年的《新華日報》社論騙得深。民盟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陳仁炳因〈陳仁炳對共產黨整風方法有不同意見〉被毛澤東直接點名。那還能有好嗎?

天真的知識分子真的缺乏防騙培訓,對黨,就像個小兒,給塊糖就跟著走。當然,主要是萬萬想不到「大救星」居然會食言,出爾反爾,結果誤了眾卿卿性命。

接下來的中共紅禍騙術更上臺階。「文革」十年浩劫,毛澤東慫恿趨炎附勢的大批跟班,用造謠對手、編排歷史、放大錯誤、扣帽打棍等共黨一貫手段,徹底打垮了對其最高權力有威脅的同夥;同時撬動平民人格負面,鼓勵政治幼稚的學生,聯合起來為毛賣命,欺騙和花言巧語,最終令人們不僅打垮了政敵,專政了標籤上的階級敵人和走資派,還以全民暴亂運動,最終擊碎了所謂「四舊」——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傳承。「文革」中,父子反目,夫妻互誣,學生打死老師,好朋友落井下石……十年間,大批中國人的正義感、情義鏈、是非觀、誠信念蕩然無存。

要我說,說謊臉都不紅了,這就是國魂沒了。中國人外表還是中國人樣,但張嘴就是謊,共產黨改變了國人的善相。

記得剛「改革開放」那會,我雖然有工作,想也嘗試著做點生意吧,反正大家都做,又鼓勵第二職業、沒啥限制。做什麼呢?不打砸搶了,要蓋樓了,鋼材成了俏貨,最時髦的是「盤條」,你看那會滿大街夾著公文皮包到處亂竄的毛頭小夥,十有八九聽見誰有「盤條」批文都會撲上來套近乎,你再看飯館裡搓啤酒侃山的姑娘大爺,10桌上有8桌在盤條長盤條短……這股風颳了幾年,我後來聽一個鋼廠的朋友說,其實90%都是大忽悠,他們的生產指標和貨源走向是穩定的,計畫外的很少,有也被一幫高幹子弟私下瓜分了,哪來那麼多批文,沒啥真格的,就是想掙錢想瘋了,當時的商風,你騙他,他再騙我,就是那會興起的。不過當時被騙而死的不多。

到了血腥「六四」,就是中共槍筆黨特色又一次大亮相了。殺了多少市民學生它自然知道,哪天共匪垮臺必定公布,最可惡的是那個叫袁木的中共國務院發言人,6月17日接受美國電視記者採訪時,竟稱共軍「六四」在天安門廣場武力清場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軋傷一個人」。在全世界媒體曝光共軍坦克軋人、血流遍地的畫面下,袁某竟能不錯眼珠的大撒其謊,毫無赧色。如此,這個紅禍黨還有什麼不敢幹不敢說?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失國60多年後,「文革」40多年後,「六四」20多年後的中華大地,勞苦掙扎的大眾包括大批「中產」,除了要恐懼被殺被關被毒食品毒空氣害至生命之憂,還要時刻小心被騙財騙色騙去身家外帶靈魂,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國家體驗?我們生而為人,憑什麼要一再「享受」這揮之不去的紅色災禍呢?為了能明白的活著,不該頓悟一下嗎!◇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524/17638.htm(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