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人為殺人洗地 (第522期2017/03/16)

?"
當傳統價值流失,這國樸實的德性就開始變味了。(大紀元資料室)

(維基百科)

我就不懂了,老毛這個農民,就算坐上了土皇皮椅子,也不可能忘了祖宗幾千年來一畝地產小麥產稻穀的極限吧?那個660平方丈大小的地界兒,能長出十幾萬斤糧食,兩年後還能餓死幾千萬人麼?一個村幾千畝地,這嚇人的產量夠全村老少吃一輩子了,還會野菜挖光、樹皮剝光,餓殍遍地?一畝地產十幾萬斤稻穀,中國能養活全世界幾十億人了。難道這種沒有常識的騙術老毛不覺得低級?

另一大騙戰就是1957年的「反右」。毛先是假惺惺的讓知識分子給黨提意見,一下讓千萬文人墨客上了彌天大當,還以為老毛終於想聽諫言了。加上多年遭黨洗腦,愚忠赤誠,便一吐為快,沒想到是個大坑。結果章伯鈞、羅隆基、彭文應、儲安平、陳仁炳等大小「右派」幾十萬,被一夜扣上帽子,發配邊疆勞改,很多人凍餓而斃。

不少人昨天還是體制內高官。章伯鈞當時是全國政協副主席、交通部長、農工民主黨主席。他的「反黨言論」:「現在工業方面有許多設計院,可是,政治上的許多設施,就沒有一個設計院。」羅隆基當年是全國政協常委、森林工業部長、民盟副主席。他建議成立一個委員會,不但要檢查「三反」、「五反」、「肅反」運動中的失誤偏差,還要公開鼓勵大家有什麼冤枉委屈都來申訴。這老兄的發言後來被定為中國右派的三大反動理論之一。《光明日報》總編輯儲安平呢,竟敢發表「向毛主席和周總理提些意見」的講話,說「這幾年黨群關係不好」,「關鍵在『黨天下』這個思想問題上」。您說這不是公然挑戰獨裁麼?上海市政協常委彭文應則稱「學習蘇聯不一定好,學習美國不一定壞」。估計是被1943年的《新華日報》社論騙得深。民盟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陳仁炳因〈陳仁炳對共產黨整風方法有不同意見〉被毛澤東直接點名。那還能有好嗎?

天真的知識分子真的缺乏防騙培訓,對黨,就像個小兒,給塊糖就跟著走。當然,主要是萬萬想不到「大救星」居然會食言,出爾反爾,結果誤了眾卿卿性命。

接下來的中共紅禍騙術更上臺階。「文革」十年浩劫,毛澤東慫恿趨炎附勢的大批跟班,用造謠對手、編排歷史、放大錯誤、扣帽打棍等共黨一貫手段,徹底打垮了對其最高權力有威脅的同夥;同時撬動平民人格負面,鼓勵政治幼稚的學生,聯合起來為毛賣命,欺騙和花言巧語,最終令人們不僅打垮了政敵,專政了標籤上的階級敵人和走資派,還以全民暴亂運動,最終擊碎了所謂「四舊」——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傳承。「文革」中,父子反目,夫妻互誣,學生打死老師,好朋友落井下石……十年間,大批中國人的正義感、情義鏈、是非觀、誠信念蕩然無存。

要我說,說謊臉都不紅了,這就是國魂沒了。中國人外表還是中國人樣,但張嘴就是謊,共產黨改變了國人的善相。

記得剛「改革開放」那會,我雖然有工作,想也嘗試著做點生意吧,反正大家都做,又鼓勵第二職業、沒啥限制。做什麼呢?不打砸搶了,要蓋樓了,鋼材成了俏貨,最時髦的是「盤條」,你看那會滿大街夾著公文皮包到處亂竄的毛頭小夥,十有八九聽見誰有「盤條」批文都會撲上來套近乎,你再看飯館裡搓啤酒侃山的姑娘大爺,10桌上有8桌在盤條長盤條短……這股風颳了幾年,我後來聽一個鋼廠的朋友說,其實90%都是大忽悠,他們的生產指標和貨源走向是穩定的,計畫外的很少,有也被一幫高幹子弟私下瓜分了,哪來那麼多批文,沒啥真格的,就是想掙錢想瘋了,當時的商風,你騙他,他再騙我,就是那會興起的。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