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如果開啟,誰會先俯首稱臣呢?圖為美國總統川普簽署退出TPP的行政令。後排站立者右二是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Getty Images)

如筆者在〈中美貿易之戰是否已經開打〉一文中所述,中美貿易戰雖然沒有正式進入上規模的衝突,但試探性的武力偵測、暗嘗彼此的虛實,甚至部分的短兵相接,已經進入實施。中共的策略,應該是在川普正式發難前,通過外交接觸化解美方攻勢,使中共在貿易戰中的損失成為最小。任何貿易戰,如同真正的戰爭一樣,交戰雙方都會有不同程度的損失。中國人講,殲敵一千,自損八百。但是,一旦貿易戰正式開打,規模升級,中美之間誰的損失會更為嚴重,誰更加不能承受開戰的後果,會首先讓步、俯首稱臣呢?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

如筆者在〈中美貿易之戰是否已經開打〉一文中所述,中美貿易戰雖然沒有正式進入上規模的衝突,但試探性的武力偵測、暗嘗彼此的虛實,甚至部分的短兵相接,已經進入實施。中共的策略,應該是在川普正式發難前,通過外交接觸化解美方攻勢,使中共在貿易戰中的損失成為最小。任何貿易戰,如同真正的戰爭一樣,交戰雙方都會有不同程度的損失。中國人講,殲敵一千,自損八百。但是,一旦貿易戰正式開打,規模升級,中美之間誰的損失會更為嚴重,誰更加不能承受開戰的後果,會首先讓步、俯首稱臣呢?

德國之聲今年3月報導說,中國政府警告稱,美國如果不遵守世貿組織的規則,將「可能重蹈貿易戰的覆轍」。此前,川普政府已經正式退出TPP,並表示美國不受世貿組織的制約。德國人問,美國欲踢開世貿組織,中國為何如此「激動」?問題提得好。是中國特別在意遵守國際規範,是按規矩辦事的國家,能在道義的制高點指責美國不守規矩了嗎?當然不是。曾幾何時,是美國和歐盟一次次指責中國不遵守世貿規則,世貿一半以上的糾紛、申訴,都是針對中國的,針對中國的傾銷、補貼和不公平對待。薩德入韓,中共操縱民眾,演出了針對樂天,韓國一個普通商家,一個在中國大力投資、給中國民眾帶來市場競爭、帶來價格優勢的公司進行的無禮非難,再次向世界展示了流氓政權的嘴臉。

中國對美國可能不受世貿決定的制約感到如此的「激動」,如此關切,恰恰說明了中國對世貿組織的依賴,說明了中國對世貿組織的主要成員、歐美市場的巨大依賴。世人很遺憾的看到,世貿組織已經成為中國不公正貿易行為的保護傘,是中國帶動了其他部分發展中國家攪亂了世貿組織本來非常有規範的準則。不按規矩辦的玩家太多、不按規矩辦的案例太多,守規矩的玩家肯定要退場,不跟你玩了!

中共官員說,「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的裁決結構具有強制執行力,是『有牙齒』的。」但恰恰是中共在排斥世貿組織的裁決,拖延實施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時的承諾。中國擔心多邊貿易體制名存實亡,「可能重蹈上世紀30年代貿易戰的覆轍」,但始作俑者,正是中共自己。其實,中國已經看出了美國可能無視世貿的決定、進而導致世貿組織解體的可能,因為只有這樣,川普才有可能對來自中國的商品徵收懲罰性的關稅,實現競選諾言。川普對中國貿易的承諾遲遲沒有兌現,很可能就是因為世貿組織的這個絆腳石。

中美一旦開打貿易戰,中國顯然是更容易受傷的一方。因為美國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對美國的出口,是中國全部出口的幾乎20%;而中國從美國的進口,占中國全部進口的約10%。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占中國GDP的3.8%;而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只占了美國GDP的0.65%。

2015至2016年,美國對中國最大的出口是飛機(132億美元)、大豆(128億美元)、汽車(96億美元)、電子產品器件(84億美元)、核反應堆及發電設備(26億美元)。川普選擇了愛荷華這個農業州的州長、習近平的老朋友做中國大使,中國要對美國農產品下逐客令,可能還先要通過人情、這個中國人蠻難過得去的關!

中美兩國直接競爭的產業,包括那些占了美國製造業僱用的人數5~15%的行業,是金屬產品、機器設備、汽車及零部件、化工產品、橡膠和塑料產品,以及食品。這些行業中國對美國的進口占美國市場的份額,都在1~7%之間。也就是說,對這些中國對美國的出口產品加以限制,川普會容易實現其增加美國就業的目標。

中美之間一旦因為川普實施對來自中國的商品徵收懲罰性的關稅,貿易戰就會升級。中國可能使用的反擊性武器,包括減少或停止美國糧食如玉米和大豆的進口;減少或取消美國波音飛機的訂單,轉向從空客訂購;或拋售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但中共可能不太情願以拋售美國國債來做為報復手段,因為這樣做了,債券價格下跌也會給北京造成巨大損失。

柏林科學與政治基金會貿易專家迪特也認為,中國可能會在貿易戰中更加「吃虧」,中國付出的代價可能更大。在中國的政治制度下,保持經濟增長是執政合法性的基礎。川普不擔心貿易戰會讓他失去白宮的寶座,但中共會擔心貿易戰讓它們丟掉中南海。

美國面臨的最大風險,是由於減少美國從中國的進口,而導致大量民生產品、民用產品、日用品和電器的漲價,甚至帶動美國的通貨膨脹率上升半個百分點。川普政府那時需要做的,是安撫沃爾瑪前不滿的美國民眾,告訴他們漲價是暫時的,同樣廉價的產品很快會從越南、泰國、馬來西亞和印度進到美國來。

英國《金融時報》的經濟學家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建議,西方應該強硬起來,直擊中共。他建議不採取貿易保護主義的手法,不引發貿易戰,而採用一個更好的辦法,亦即從資本運作的管控入手,防止中共購買西方重要資產。如果歐美採取這個策略,這也應該是川普政府考量之中的方案,這對中共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打擊,因為這直接擊中了赤龍的錢囊,使得中共既得利益集團攫取的財富不能轉移到海外來,這也等於是斷了中共高官外逃和中共沉船計畫的實施。從這一點看,中共如果意識到了其中巨大的風險,就很難不對美國屈服。

彭博社駐北京記者舒曼(Michael Schuman)認為,中美貿易戰美國肯定可以贏。他提出了一個讓北京心驚膽戰的方案。舒曼認為,中國組裝蘋果手機不算什麼,中國一旦發展出自己的手機技術,才是對美國的真正威脅。所以,舒曼方案拋棄了跟中國爭搶製造業工作機會這類川普策略,而採用「精確制導的戰術武器」。也就是說,美國可以將計就計,用中共之道還治中共之身;中共採取什麼樣的限制美國產品、美國投資的策略,美國就也用同樣的策略限制中國產品、中國投資。這樣,就會保證製造業和研發的高科技和技能,不會流入中共之手。其實,美國國會已經開始審議中國在美的收購了,從工業企業到農業,到好萊塢影業,美中經濟安全評估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做的就是這件事。川普看來很可能會採取這個策略,如此,中美貿易戰中,中共也只就能俯首稱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