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98年起擔任中共政協委員至今的江澤慧,兩會期間被媒體點名稱本屆中共兩會將是她最後一年履職。報導不禁令人猜想氣數已盡的不僅是江澤慧。

文 _ 陳思敏

最近幾年,凡是有關江澤慧的新聞,引發的不外這兩個具有因果關係的關注點,一是她號令林業系統20多年,二是她的「總書記」妹妹身分所襯托出的江澤民身世。

以林業系統被顯著清洗的2015年來說,王岐山啟動中央巡視組第三輪巡視林業局之後,此一領域也開始有現任或退休的官員落馬,如中南林業科技大學原校長周先雁、江西省政協副主席劉禮祖等人,均長期任職林業系統,也與時任中林院院長的江澤慧工作上多有互動。

也是在2015年年底,官媒高調披露江澤慧的十大頭銜與諸多兼職。同時延續之前流傳多年的江澤民日偽漢奸等證照資料,網路上不僅翻炒江澤民的漢奸生父,就連「烈士養父」江上青曾被曝是叛徒的文章也突然被解禁與大量散發,那就是被稱為中共黨史「權威專家」司馬璐在1992年的訪談錄。

其實官方也曾有兩件「欲蓋彌彰」的事情。一個就是江澤慧自己寫的文章,2009年9月24日刊登於《南方都市報》,原題為〈江澤慧撰文紀念父親江上青 披露江澤民家世〉,江澤慧清楚回憶說:江澤民是江上青去世後才過繼的。

另一個是官方在2013年8月出版的畫冊《江澤民與揚州》。畫冊稱,「揚州淪陷時期,寧可變賣家具度日,也不到偽政權中任職。」這段話看似在替江世俊撇清關係,實則不然。裡面非但沒有肯定江澤民生父江世俊「拒當」漢奸,反而暗示偽政權確實給了江世俊一個職位,而江世俊是否任職可不是中共官方宣傳說了算。而且裡面只提到揚州淪陷時期,沒說他整個8年都沒去上班。各種資料顯示,江世俊曾擔任南京汪精衛偽政權宣傳部副部長兼社論委員會主任委員。按照國民政府《懲治漢奸條例》和中國共產黨以往慣例,偽軍科級以上公務員,就定為漢奸。

此外,大陸著名民間歷史學家呂加平「二奸二假」的文章,主要談了「江澤民的歷史和入黨問題」,以及「有關江澤民和宋祖英的事」,呂加平曾將這些材料於2004年2月向「中央領導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反映過,所以江澤民這檔事,在中共高層不是祕密,甚至習、胡二人應該都看過知悉。

《新京報》在兩會期間跑去採訪江澤慧,並引出她說這是自己最後一年履職,不禁令人猜想氣數已盡的不僅是江澤慧。

尤其江澤慧說,她20年來沒有遺憾。江澤慧在中林院11年都不把胡錦濤放在眼裡,當然沒有遺憾。不過她當年那篇形同「拆臺」的文章可真讓江澤民遺憾死了。江澤民是在江上青死了之後才過繼,不但不是「紅二代」,還是漢奸之子。漢奸二代爬上中共黨魁位置,這不僅是江澤民個人的醜聞,更是中共的曠世醜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