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會期間習近平、王岐山先後到八個省市代表團參加審議工作,均是典型的江派窩點省分。(Getty Images)

中共兩會召開期間, 習近平先後到上海、遼寧、四川、新疆、軍隊代表團參加審議工作; 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則先後參加北京、湖南、雲南、甘肅代表團的審議。

習近平、王岐山下團的這八個省市均是典型的江派窩點省分, 都曾被重點清洗過,或仍在清洗之中。

王岐山下團的北京、湖南、雲南、甘肅四省市均被「回馬槍」巡視。

習、王二人在各代表團發言釋放多重打虎信號, 施壓政治局委員韓正與張春賢等人; 「回馬槍」巡視或鎖定多名省部級高官。

文 _ 謝天奇

習近平施壓韓正與張春賢

中共18大以來,習近平名義上在上海地區當選中共人大代表,每年都按慣例參加上海代表團的審議。3月5日下午,上海人大代表團成為習下團的第一站。習在發言中,對上海官員提出4個要求,包括在反腐敗上有新作為,在深化自貿區改革上有新作為等;要求上海官員負起「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習的發言,對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等官員問責、施壓意味明顯。

3月10日,習近平到新疆代表團參加審議。2013年至2015年,連續三年參加新疆代表團審議的政治局常委都是政協主席俞正聲。2016年兩會前夕,發生新疆無界新聞網攻擊習近平事件,隨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破例參加新疆代表團審議。去年8月底,江派大佬、政治局委員張春賢被提前免去新疆書記職務。2017年兩會,習近平親自坐鎮新疆代表團。


今年兩會,習近平先後到上海及新疆代表團參加審議,對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左)和江派大佬、前新疆書記張春賢(右)等人施壓意味明顯。(AFP)

新疆曾經是江系鐵桿周永康盤踞多年的地盤,也是江派重要攪局窩點。參加新疆代表團審議的常委級別不斷提升,與近年來對新疆官場的清洗進度相呼應。

習近平在新疆代表團發言中,強調「圍繞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總目標」,「推進新疆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這為進一步清洗新疆江派勢力的攪局行動定下基調。

3月12日,新疆代表團的媒體開放日,新疆現任書記陳全國和前任書記張春賢皆罕見缺席;而3月10日習近平到新疆團時,他們都在場。新疆團更把提問媒體和回答人安排好。多位港媒抗議沒有提問機會,但數十名工作人員圍上媒體席,反覆催促記者趕快離開。

近年來,江派大佬張春賢調職、被查的傳聞一直不斷。隨著對新疆官場清洗行動的不斷推進,張春賢的仕途命運成為外界關注點,也成為習江鬥及19大高層人事的風向標。

習李王聯手圍剿上海幫江家族

習近平下團施壓上海官場的當天上午,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李克強報告中宣布「年內全部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降低多種電信費用」;3月6日,習李當局即公布,從2017年10月1日起,國內三大運營商將全部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


習近平下團施壓上海官場的當天上午,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時,高調宣布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被視為清洗江綿恆「電信王國」的又一個標誌性事件。(Getty Images)

大陸手機漫遊費始於1994年原中共郵電部發布的《關於加強移動電話機管理和調整移動電話資費標準的通知》。而正是從1994年開始,中國電信市場利益落入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手中。

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被稱為「電信大王」,長期操控與壟斷中國電信業及電信費用,牟取暴利至今已逾20年。

18大以來,江綿恆的「電信王國」如中國聯通、中國移動的高管紛紛被查,相關整改方案不斷推出、實施。

此次兩會,李克強高調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宣布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降低多種電信費用,成為清洗江綿恆「電信王國」的又一個標誌性事件。

3月9日,江綿恆馬仔、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前董事長常小兵被提起公訴,被指控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常小兵曾主事中國聯通11年,而江綿恆被認為是中國聯通幕後的大老闆。

3月10日,中紀委網站通報,中央第12輪巡視組已陸續進駐29所中管高校開展專項巡視以及對內蒙古、吉林、雲南、陝西等4個省區殺「回馬槍」等。其中李五四帶隊進駐上海交通大學和同濟大學。上海交大是江澤民的母校。去年,李五四曾揭中共團中央四大問題。

3月10日,江澤民堂妹江澤慧接受陸媒採訪時稱,她將卸任中共政協委員。

兩會前夕,3月1日,中共上海市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涉嫌「嚴重違紀」被審查。陳旭是繼艾寶俊之後,上海落馬的第二隻大老虎。因其長期任職上海法院、政法委、檢察院,被視為上海政法系統「首虎」。

陳旭曾任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是時任上海政法委書記、江澤民侄子吳志明的第一副手。

兩會伊始,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聯手行動,加速圍剿上海幫及江澤民家族的信號明顯。

習近平影射江澤民集團的陰謀活動

3月7日、8日,習近平先後參加遼寧代表團與四川代表團審議。習在發言中均強調政治生態問題,重提「權欲薰心、陽奉陰違、結黨營私、團團伙伙、拉幫結派等」亂象。習要求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帶頭執行六中全會通過的政治生活準則與監督條例。

遼寧是包括薄熙來、徐才厚、李長春等人在內的江派「遼寧幫」的老巢,四川是周永康的老巢,18大以來,這兩地官場持續被清洗。尤其遼寧賄選窩案被引爆後,從去年兩會至今,已有6名省部級官員落馬。

值得關注的是,這是習近平上位後第二次在兩會期間赴遼寧團參加審議,2013年習近平上位頭年,遼寧團就是他「下團」行程中的一站。

3月7日上午,習近平參加遼寧代表團審議時,批評經濟數據造假風,並稱「必須堅決剎住」。

此前,1月17日,中共遼寧省人大會議上,遼寧省長陳求發首次公開確認,遼寧省2011年到2014年存在經濟數據造假。而這段時間,正是王珉任書記主政遼寧;陳政高任省長,主管經濟工作。王珉已落馬;陳政高2014年4月被調任住建部部長後,要出事的傳聞就不斷。

此次習近平再度下團遼寧省,特別批評經濟數據造假風,或意味著「遼寧幫」漏網之「虎」陳政高在劫難逃。


習近平再度下團遼寧省,特別批評經濟數據造假風,或意味著「遼寧幫」漏網之「虎」陳政高在劫難逃。(新紀元合成圖)

甘肅震盪 施壓戴相龍大祕劉昌林

3月10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甘肅代表團參加審議。王岐山發言中,要求紀檢監察機關強化自我監督,防止燈下黑;對執紀違紀的堅決查處、失職失責的嚴肅問責。


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在19大前面臨去職,3月10日,王岐山要求甘肅紀檢系統強化自我監督,施壓甘肅紀委書記劉昌林,或將促進甘肅官場清洗。(新紀元合成圖)

去年8月,時任甘肅省紀委書記張曉蘭轉任中共婦聯副主席、書記處書記。去年10月,從無紀檢工作經驗的江西省副省長劉昌林調任甘肅紀委書記。

劉昌林,1992年至2001年長期在財政部工作;2001年至2010年在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任職長達十年,歷任理事會祕書處副祕書長、股權資產部副主任、主任、投資部主任、理事會祕書長兼辦公廳主任。2011年至2015年歷任江西省景德鎮市長、市委書記;2015年7月至2016年10月,任江西省副省長。

劉昌林在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任職期間,理事會理事長分別為劉仲藜(2000年12月至2003年3月)、項懷誠(2003年3月至2008年1月)、戴相龍(2008年1月至2013年3月)。其中,2008年12月至2010年10月,劉昌林任理事會祕書長兼辦公廳主任,是時任理事長戴相龍的大祕。

2015年6月,戴相龍女婿車峰被抓。據媒體披露,車峰案不僅牽扯其岳父戴相龍、中共江派曾慶紅心腹的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及盤古氏投資實際控制人郭文貴;而且還涉江派兩大常委曾慶紅和劉雲山。

車峰被抓後,戴相龍也多次傳被調查。但戴相龍被抓消息官方未證實。

劉昌林長期在財政系統工作,並擔任過戴相龍的大祕;又在曾慶紅老家江西官場任職升至副省長;其江派背景色彩不可忽視。

比如,已落馬的中共政協副主席蘇榮曾任江西省委書記。蘇榮落馬後,媒體披露其妻子與景德鎮陶瓷藝術圈及官場的勾結黑幕。蘇榮的妻子被曝從景德鎮拉走難以數計的瓷器。而劉昌林2011年至2015年歷任景德鎮市長、市委書記。

去年甘肅省高層變動頻繁,除了紀委書記換人之外,2月,仕途與劉雲山關係密切的甘肅宣傳部長連輯被調離,習近平主掌黨校時的舊部梁言順「空降」接任。

3月底,王岐山的舊部、時任遼寧省委常委、紀委書記林鐸轉任甘肅省委副書記,隨後任省長。江派大員吳官正的祕書、甘肅原省長劉偉平轉任中科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

6月,甘肅常務副省長咸輝轉任寧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代主席。

已經64歲的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在19大前面臨去職;據信,王岐山舊部林澤將接替王三運主政甘肅。和江派其他大員一樣,王三運也積極追隨江澤民、周永康,殘酷迫害法輪功。他也因此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

甘肅官場大調整之際,王岐山要求甘肅紀檢系統強化自我監督,防止燈下黑;施壓現任甘肅紀委書記劉昌林的意味明顯。這或將促進甘肅官場清洗。

王岐山兩會下團
接連釋放打虎信號

此次中共兩會中,王岐山在參加甘肅代表團審議之前,已先後參加北京、湖南、雲南代表團的審議。

3月5日下午,王岐山在北京代表團會議上發言,主要談及國家監察體制改革。

3月7日,王岐山在湖南代表團參加審議,強調「從嚴治黨」,並稱要害在黨員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

3月9日上午,王岐山參加了雲南人大代表團的審議會議。王岐山在會上指,巡視是政治體檢,「回頭看」是一次複查,檢查上次巡視整改情況,發現黨內政治生活存在的問題和以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對待中央決策布署的行為。

值得關注的是,王岐山目前已參加審議的四個代表團所在省分,北京、湖南、雲南、甘肅,均是江派重要窩點,而且已被或正被巡視組殺「回馬槍」。

2016年2月底,習近平、王岐山對遼寧、山東、湖南、安徽4省展開18大以來的首次「回馬槍」巡視;6月底至8月底,針對天津、江西、河南、湖北4省市「殺回馬槍」;11月至12月,對北京、重慶、廣西、甘肅4省區市進行「回頭看」巡視。今年2月22日,王岐山布署對內蒙古、吉林、雲南、陝西4省區開展「回頭看」巡視。

「回頭看」巡視期間及之後,多名省部級高官落馬,如遼寧官場從去年兩會至今,已有前省委書記王珉等6名省部級官員落馬;天津代書記黃興國及副市長尹海林落馬。但北京、湖南、雲南、甘肅在巡視期間及之後,迄今尚無省部級高官落馬。

王岐山緊盯「回頭看」省市,連環提出要求,施壓「打虎」,或意味著這些被「回頭看」省市將步遼寧、天津官場後塵,更多省部級「老虎」或將被拋出。


今年兩會期間,王岐山鎖定「回頭看」省市,接連釋放打虎信號。(Getty Images)

回馬槍或鎖定多名省部級「老虎」

諸多跡象顯示,去年以來四輪「回馬槍」巡視的省分中,包括北京、湖南、雲南、甘肅四省市,已有多名省部級高官處境不妙。

湖南省與雲南省都是江派的重要攪局窩點。去年首次「回馬槍」巡視,僅有湖南省沒有省部級「老虎」落馬。隨後官媒接連發文批湖南省委反腐不力。

2016年8月底9月初,江派「江蘇幫」與「湖南幫」要員、63歲的徐守盛被提前免職湖南省委書記。隨即有消息稱,徐守盛面臨被查處的命運。

2014年中共兩會前夕,雲南昆明火車站發生砍殺血案。當年10月,時年64歲的秦光榮提前卸職雲南省委書記,調任人大閒職。當時即有報導稱,秦光榮很可能等待被調查。

在此前後,雲南前書記白恩培、雲南省副省長沈培平、雲南省副書記仇和先後落馬。據報,白恩培、秦光榮都曾向江派前常委周永康輸送巨額利益。秦光榮還曾多次向習近平當局叫板。

這次,正當雲南省被殺「回馬槍」之際,王岐山在雲南代表團直接對「回頭看」巡視提要求;意味著對雲南官場的清洗還在深入。

對於北京官場而言,去年10月底,國安委辦公室專職副主任蔡奇任北京市副市長、代理市長,北京市長王安順卸任。隨後,王安順轉任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

海外中文媒體隨即報導,出身「石油幫」的王安順是「石油幫」大佬周永康、曾慶紅的親信;王隨時有被拿下的可能。早在2016年1月,有消息透露,因涉周永康案件,時任北京市長王安順曾被中紀委約談。

甘肅官場被習陣營人馬紛紛接管之際,江派人馬被清洗或為時不遠。吳官正的前祕書劉偉平去年3月被免掉甘肅省長職務,調任中科院閒職後,今年3月7日又被免掉中國科學院大學黨委書記一職。

劉偉平1986年至2001年長期在江西官場任職,期間任江西省長吳官正的祕書;2001年至2006歷任青海省副省長、省委祕書長、副書記,期間,蘇榮2001年至2003年任青海省書記,劉偉平獲提拔任省委祕書長,成為蘇榮的大祕。

劉偉平以正部級身分貶任中科院副職,這種人事安排在中共官場並不多見。其能否平安著陸還是未知數。

從2014年起,已經連續三年兩會期間「打虎」不停。今年兩會期間,王岐山鎖定「回頭看」省市,接連釋放打虎信號。上述高危省部級高官會否在兩會期間及之後落馬,且拭目以待。另外,如同遼寧官場被連續清洗一樣,在這些「回頭看」省市,除了上述正部級高危高官外,更多副部級「老虎」落馬,也不會出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