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世界上的一個最大熱點,是川普(又譯特朗普)出任美國總統之後,是否會對中國進行貿易制裁,並引發中美貿易戰。面對川普的壓力,中國政府小心翼翼,即使如口無遮攔的《環球時報》,也只敢以隱晦的方式暗示如果有貿易戰川普私人企業將受到損失。

在最近鬧得不可開交的薩德反導彈系統問題上,中國政府也同樣小心翼翼地盡量不觸怒美國,明明是美國的薩德,中國只把怨氣全部撒到南韓的頭上。

究竟,中國對美國有三千多億美元的貿易順差,過去二十年,中國靠這個順差帶來的利潤在經濟上成功「崛起」。因此無論如何,也不能輕易放棄兩國間的友好氣氛。

最近北京的人大會議上,中國總理李克強被問及,美國退出TPP之後,中國是否會取代美國成為區域經濟的老大。李總理回答得非常謹慎:維持開放,但不做能力之外的事情。這個能力,我覺得就是美國提供給TPP內的市場容量。中國政府無法像美國一樣向外國提供巨大的國內市場。

以前,各國控制外國貨品進入本國主要依靠關稅,但自從關貿總協定變成了世界貿易組織之後,各國開始更多使用非關稅的壁壘。這種壁壘,高度依賴國家內的行政權力部門,因此那些行政權力主導的政治體制,就占據了天然的巨大優勢。

中國正是依靠了這種優勢,而成功使中國貨品銷售到國際市場,而且阻擋他國貨物順利進入中國市場。

對美國來說,這是一場不對等的遊戲。如果川普鐵心要進行平衡和公平貿易,就必然要和中國進行全面談判,迫使中國政府對美國企業以更加公平的條件開放市場。我不認為中國政府能夠做到這一點,所以對中美兩國是否會發生全面的貿易戰爭持相當悲觀的態度。

有中國官員認為,商人出身的川普非常善於討價還價和妥協,因此中國可以採取「空間換時間」的方法,一小步一小步的退讓,避免全面貿易戰爭。只要等到四年或者八年川普下臺,換上一個不那麼強硬的美國總統,中國或許開始「敵退我進」再占據上風。

但這一次,中國的貿易游擊戰未必能奏效。第一,川普的強硬政策如果有所收穫取得不錯的效果,他的強硬策略會被美國主流接納,即使他卸任總統職位,他的政策也會成為一個和中國打交道的參考依據。

其次,現在的中共高層如果讓步過多,恐怕將帶來政治上的大問題。尤其是目前北京治國只靠三張牌,一是反貪,二是經濟,三是民族 主義。如果北京在經濟利益上讓步,其民族主義的效用會大大減低,三角架失去兩個,中國政治的平衡就有問題。

總而言之,中美之間的對抗關係,將首先在貿易方面體現出來。美國因為有很大的貿易逆差,反而占據了優勢。中國政府心知肚明,因此才會小心翼翼慢慢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