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儘管今年兩會場上異常「安靜」,仍有數位敢言政協委員在會議期間向外發聲批評中共。(AFP)

今年中共「兩會」期間,有多名政協委員、學者發聲批評中共。

如上海蔣洪為批毛教授鄧相超打抱不平,北京王建勛批評有關民法修訂案「荒唐透頂」,上海張泓銘則批「兩高」報告中隻字不提「雷洋案」等。

文 _ 古清兒

多位敢言委員會尾發聲

3月13日,中共全國政協會議結束。與往年相比,今年的「兩會」顯得異常「安靜」,連大陸媒體人也說「今年兩會太安靜了!」

不過,還是有多名敢言政協委員在此期間向外發聲批評中共。

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蔣洪為山東建築大學教授鄧相超事件打抱不平。他對港媒表示,去年有一位山東政協委員,無非是在微博上對「文革」和之前中共的一些不正確政策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被政協和學校免職了。「我要求全國政協對山東省政協的處理重新審查。」他說。

今年蔣洪在小組會提出,要特別關注公民的知情權和表達權,提出重審鄧相超「因言獲罪」的處理。蔣洪幾乎每年都在中共兩會上大膽諫言。他曾批評財政預算「讓人看不懂」,批評人大制度「說是橡皮圖章,我也有切身感受」。

上海社會科學院應用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張泓銘3月12日在討論中共兩高(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工作報告時,批評兩高報告中隻字不提「雷洋案」、「炎黃春秋案」及「鄧相超案」。

張泓銘說,上述三個案件在兩高的報告中隻字不提,如山東的鄧教授,受到了一些人的圍攻騷擾和人身辱罵,中共公安卻視而不見。「我不知道什麼叫依法治國,我只知我心受到了嚴重的傷害。」他說。

此外,今年中共人大審議的新版《民法總則》草案,採納部分人大代表的建議,新增「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譽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的條款。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王建勛認為,對所謂的「英雄烈士」的法律界定非常困難。他還認為,這些人本來就是公眾人物,甚至還曾擔任公職,「對他們的批評和指責是言論自由保護的核心,怎能禁止人們發出不同的聲音?」

王建勛批評有關修訂案「荒唐透頂!」

中共篡權以來,為掩蓋歷史罪惡,顛倒黑白地樹立許多假英雄,如中共大力吹捧的劉胡蘭、雷鋒、王杰、邱少雲、董存瑞、黃繼光等。為了讓這些人成為「英雄」,中共刻意隱瞞相關真相,亦如其歪曲抗戰歷史一樣。

「鄧相超案」背景

去年,「雷洋案」、「炎黃春秋案」及「鄧相超案」成為引發國內外強烈關注的重大公共事件。

鄧相超於去年12月26日(毛澤東生日)在微博轉發批評毛澤東的言論,「如果他1945年死,中國少戰死600萬。如果1958年死,少餓死3000萬。如果1966年死,少鬥死2000萬。直到1976年才死,我們才終於有飯吃。他做的唯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死了。」隨後,鄧相超的微博遭到「毛左們」的圍攻。

今年1月5日,山東當局相繼免去鄧相超省政府參事和政協常委等職務,鄧被校方勒令停職檢查、記過處分和強迫退休。


原山東政協委員、山東建築大學教授鄧相超因轉發批評毛澤東的言論而被政協和學校免職。今年兩會數名政協提出重審鄧相超「因言獲罪」的處理。(新紀元合成圖)

「鄧相超事件」發生後,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北京外國語大學政治傳播副教授喬木、原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等自由派人士紛紛發文,對毛左和中共打壓言論自由、大搞文革式圍攻批鬥的做法進行抗議和譴責。

中共中央黨校黨建教研室主任王長江也曾因批毛而遭到左派攻擊。2016年7月,王為大陸各地黨校老師講課的錄音和錄像被曝光,內容包括「毛澤東搞了將近30年,什麼手段都使出來了,運動一個接著一個,結果老百姓的溫飽都沒有解決」。因此,王長江遭到左派圍攻,被指「反黨」、醜化毛澤東、抹黑黨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