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媒透露,今年秋季的中共19大,習近平當局將撤換376名中央委員及候補委員中的60%。(Getty Images)

中共兩會召開之際,外媒透露, 今年秋季的中共19大,習近平當局將撤換376名中央委員及候補委員中的60%。

中共黨內人士稱,習近平已經做好準備,要把這些空缺安排給「忠誠人士」。

文 _ 張頓

據中共當局和官媒發布的通知,今年兩會召開前的1月和2月,逾130名省級高官職位變動,遠高於近幾年的水準。

《華爾街日報》3月3日報導,習近平去年底開始高層人事調整,當時習近平的兩名親信分別被任命為中共國家安全部長和北京市長。另有兩人後來分別升任中共商務部長和國家發改委主任。習近平一些親信獲任的職位被認為是通往中共領導層手握大權職位的跳板。

報導說,在今年秋季進行換屆時,中共最高領導機構中央政治局的7名常委中至多有5人將退休,而王岐山可能會留任。另外,在包括各部部長、國有行業主管及軍方將領的376名中央委員中,預計將有超過60%的人被替換。

中共黨內人士稱,習近平已經做好準備,要把這些空缺安排給「忠誠人士」,但習仍需要與一些即將離任或已退休的中共領導人競爭,因為這些人也希望提拔自己的人馬。

中共18屆中央委員共有205人,還有171名中央候補委員,其中25名中央政治局委員是中共中央核心成員。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去年12月曾報導,習近平要放開手腳,自定人選,確保組成一個聽命於自己的「政治局班子」。

近期,各地「諸侯」和國務院部長提拔調動頻繁,正是習近平在加速給自己的人馬增加資歷分量、積累高層政治經驗,同時讓他們進入能隨時起跳進入政治局的關鍵崗位,從而為未來自己繼續合法掌權做好鋪墊。

「自由派習粉」去年11月曾向港媒透露,習近平矢志在19大領導高層,通過習家軍的絕對優勢比例,打破此前江澤民勢力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中占絕大多數的局面,終結「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掣肘現象。

他說,可能進入政治局的人選有:習近平浙江舊部、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習近平浙江、上海舊部、上海現市長應勇可能接替韓正而順利「入局」;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是習的中學校友,入政治局無懸念。

「自由派習粉」說,中央辦公廳常務副主任、習近平上海舊部丁薛祥,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習清華大學室友陳希等人也可能「入局」。

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在這4年多的反腐「打虎」運動中,已逮捕了13名中央委員,14名中央候補委員,他們都被指是清一色的江派人馬。

習兩會前擒三「老虎」
為19大布局

中共政協、人大召開之前,習近平當局接連拿下與江派有關的3名「老虎」。外媒認為,這是習近平為19大布局。

兩會前夕,習當局在2月最後一天抓了遼寧省人大副主任李文科,3月1日抓了上海「政法首虎」、前檢察長陳旭,3月2日抓了中共政協港澳臺僑委員會主任、中央委員孫懷山。


中共兩會前夕,習近平當局接連拿下與江派有關的3名「老虎」:遼寧省人大副主任李文科、上海前檢察長陳旭、政協港澳臺僑委員會主任孫懷山,為19大布局。(新紀元合成圖)

據法廣3月4日報導,北京當局高舉反腐重錘,多個「首虎」被砸,今年兩會會期就在3月3日這錘聲響虎哀鳴中拉開序幕。儘管今年兩會是年度例會,同時是本屆人大和政協最後一次會議,但更成為19大最大一場鋪墊襯托。

《華爾街日報》3月3日說,本周日召開的中共人大會議,是中共高層商定未來5年權力架構之前最後一個重大政治事件。人大基本是一個橡皮圖章式議會,但過去出現過批評當局政策的行為。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在中共兩會前夕,習近平當局連抓3隻與江派有關的「老虎」,震懾江派意圖明顯。

石實認為,習近平當局通過抓捕江派人馬,讓企圖在本次兩會議上向當局發起攻擊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政協主席俞正聲在報告中多次強調「習核心」,也是給中共高層、全國通報,需要聽「習核心」的。這為習全面掌控19大人事布局奠定了基礎。

落馬的李文科被指是遼寧幫人員,一直在遼寧任職。據悉,李涉嫌買官賣官問題;

落馬的陳旭是上海幫成員,曾任江澤民親侄吳志明的副手,吳任上海市政法委書記時,陳旭任副書記。陳旭曾在法院、檢察院、政法委擔任過要職,是上海政法系統的一員「宿將」,他的被查給人一種揭蓋子的感覺。

落馬的孫懷山被指是「政協大管家」,任中共政協副祕書長達17年,曾跟隨了江派前常委賈慶林10年之久。

外界猜測,孫懷山出事,或與賈慶林有關聯。孫懷山與令計劃也有工作交集。1987年到1994年,孫懷山先後任共青團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和主任,而令計劃在1990年到1994年期間擔任共青團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他們曾是同事。

兩會前清洗成常態

習近平上臺後,兩會打「虎」已成常態,本次兩會前夕再有多隻大老虎落馬,中共政協首當其衝。

3月2日中共政協會議前一天,中紀委官網通報中共港澳臺僑委員會主任孫懷山「涉嫌嚴重違紀」接受審查。孫懷山成為今年中共兩會的第一個落馬老虎,也是最新落馬受查的正部級官員、中共中央委員。

政協職位雖然並無實權,但過去十多年來成為江澤民集團統戰、滲透及收買的「政治工具」,香港不少富豪、高官甚至黑道富商為得到政治好處熱買政協「頭銜」。香港《成報》去年也曾披露,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等人利用統戰機會設立大量社團為自己撈錢。

去年10月,中紀委第五巡視組曾批評中共政協機關「一些部門和企事業單位利用政協資源謀利」。

據香港《東方日報》報導,孫懷山是中共政協機關的大管家,手中掌握中共政協委員席位擬定等大權,哪個省多一席少一席,港澳地區以及各界別政協委員的增減,孫懷山都有很大的話事權,這自由裁量權給了他源源不斷的黑金。每屆中共中共政協委員推選之時,便是孫懷山發財之日。

除了孫懷山,外界還注意到,官方公布的「政協會議祕書長、副祕書長名單」中,賈慶林的另一名祕書仝廣成也不在列。

現年近64歲的仝廣成,任中共全國政協機關黨組副書記,曾任前政協主席賈慶林辦公室主任、祕書、政協機關黨組成員,2013年7月,仝廣成任政協機關黨組副書記、紀檢組組長、副祕書長。

目前,政協港澳臺僑委員會正值多事之「春」,政協委員王穗明請辭,孫懷山落馬,原任該委員會副主任的國臺辦前副主任鄭立中因「嚴重違紀」,被撤銷中共政協委員資格,卻仍被國臺辦發言人稱為「同志」,被指其是個人原因被免職,根據慣例估計可能是紀律處分。

吳愛英和一幫將軍未循例入政協

中共兩會前一周,人大和政協均增補了部分專門委員會的副主任,分別是一批剛卸任的地方官和一些卸任的國務院部委官員。

如廣東前省長朱小丹、重慶前市長黃奇帆等人進入人大。原發改委主任徐紹史、商務部長高虎城均被安排擔任中共全國政協專委會副主任,尚福林則到中共政協經濟委員會就任。但同期卸任的原司法部長吳愛英,卻未獲安排。

此前,司法部政治部主任盧恩光嚴重違紀下臺,外界紛紛揣測其頂頭上司兼山東同鄉吳愛英難逃干係。

一大批被解職的中共軍隊正戰區級上將,也未在這一輪人大政協增補中出現,引起外界好奇。

按級別,最近卸任的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前北部戰區政委褚益民,聯參部4名前副參謀長孫建國、徐粉林、戚建國、王冠中,政工部兩名前副主任吳昌德、賈廷安,軍紀委書記杜金才等一眾將領,不僅都屬正戰區職軍官,而且都有上將軍銜。但近月來他們不僅在公開報導和公眾視線中消失,也未被增補入人大或政協,被外界認為情況極不尋常。

《明報》分析認為,這樣的情況只有幾種可能性,一是現時人大政協專門委人滿為患,無法一下子容納這麼多退役將領,但無法解釋為何黨政正部級官員一退即獲安排。

另一種可能性是這批退役將領多少都受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連累,需逐一調查甄別,在查清後才予以安排;最後一種情況就是,今後退役將領一概不再安排進人大政協「養老」。


兩會前的中共中央軍委紀委擴大會議上,杜金才已卸任軍委紀委書記。杜金才與郭伯雄、徐才厚關係過近,有被調查的可能。(新紀元合成圖)

以往,中共軍方上將級正戰區(以前的正大軍區)職將官,退役後多會退居二線閒職。如不久前退役的劉少奇之子,中共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就進入了中共人大財經委員會任副主委。

在中共人大政協各專門委員會任副主委(副主任)的還有副總參謀長章沁生上將、前二炮兩任政委彭小楓和張海陽、前武警司令吳雙戰、前海軍政委劉曉江、前副總參謀長侯樹森等。

大事件前奏 軍紀委書記換人

在兩會前的中共中央軍委紀委擴大會議上,軍紀委書記張升民主持會議並作工作報告,顯示杜金才已卸任軍委紀委書記。杜金才剛到中共上將65歲的最高服役年齡。

接近軍方的消息人士對《南華早報》表示,65歲的杜金才可能是到齡退休。但他與郭伯雄、徐才厚關係過近,讓他也有被調查的可能。

消息人士對《南華早報》透露,杜金才的離任或說明他將接受調查。杜曾被指涉郭伯雄、徐才厚案。其先後在郭伯雄的老巢蘭州軍區任政治部副主任,蘭州軍區21軍政委,成都軍區政治部主任,總政治部主任助理、副主任等職。

在3月5日中共兩會的分組審議報告中,中共軍委主席范長龍再次強調「從嚴治黨」,「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分析稱,杜金才離任表明了習近平決心在19大前夕清除徐、郭有害影響。

除了杜金才,傳已有多個上將被查,包括賈廷安、李繼耐、廖錫龍、張樹田、朱福熙、蔡英挺和張仕波。這些人都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親信、徐才厚和郭伯雄的黨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