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歷年的中共兩會都是勞民傷財、走過場的「政治秀」, 兩會的代表和委員及外界對此都心知肚明, 會場上多人鼾睡已是「常態」,尋找新鮮看點成為中外媒體新焦點。

文 _ 韋拓

「709事件」成兩高首要「政績」

3月12日,大陸最高檢和最高法在兩會宣讀工作報告,將「709事件」作為首要「政績」,隨後,周強的報告再提「配合最高檢出臺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司法解釋,依法審理郭伯雄、令計劃、蘇榮等重大職務犯罪案件」,將「709事件」放在習近平反腐打虎的政績之上。

大陸律師認為此案是司法系統的恥辱,歷史會證明這是一起辦案機關的公檢法人員集團犯罪的案件。有專家認為讓周強宣讀高院的工作報告不妥當,有學者認為周強任最高法的院長是法律人的恥辱。

政協發言人:政府部門對媒體公眾撒謊「不聰明」

2016年中共全國政協兩會發言人王國慶,是其第二次擔任兩會發言人。陸媒《新京報》記者問去年新聞發布會後,他給自己的「首秀」打多少分,他只給了自己60分。「就像學生考試,事先做了那麼多的準備,結果做題時卷子沒做完,時間就到了。」王國慶說。


兩會政協發言人王國慶在2016年中共兩會。(Getty Images)

王國慶說:新聞發言人要有個性,但不能標新立異。不能發言人講完後,人家只把他的一句話記住了,但是把他想要傳遞的信息、政策等最根本的東西淹沒了。結果第二天媒體上,都是他的那個「金句」。

對記者提問:「去年有地方政府瞞報災害死亡人數,引發了強烈的社會反響。你覺得,為什麼到現在,有的地方政府對重大事件的應急處理還停留在這種水準,不僅回應不及時,還故意隱瞞,甚至撒謊?」王國慶說:這些人不聰明。我說他們的思想觀念還停留在二、三十年前,他們不知道今天的信息傳播方式、輿論形成方式都已發生了深刻變革,他們還以為只要「捂住」了,別人就不知道了,存在僥倖心理。誰都會做錯事兒,要承認、糾正,別再撒謊。你做錯了事想掩蓋再撒謊,一個錯就成了兩個錯。

中共收緊言論 今年兩會很「安靜」


今年中共兩會,代表委員更加不說話,媒體人士認為,今年兩會太「安靜」。去年的兩會代表已經不敢說話,尤其面對記者的採訪鏡頭,一個個緘口不語,匆匆離去,有人甚至作出「噓」的噤聲動作。

外界注意到,兩會開幕式上,中共高層個個面無表情,聽報告時幾乎全程無交流。但是在沉悶的表面之下,卻是暗流洶湧。

有媒體人士發微博評論今年兩會的氣氛時稱,有幾位媒體同行認為,兩會上代表們受到的約束一年比一年嚴,敢講話的人一年比一年少,社交媒體上的討論也很平淡。一名同行抱怨,「今年兩會太安靜了!」對於本次兩會,「安靜」是一種直觀的形容。

港媒:兩會記者會「潛規則」持續

歷年的中共兩會上,幾乎所有公開記者會或各省的媒體開放日,獲得點名提問的無一例外是中共喉舌媒體及左派背景的港媒。這一兩會潛規則持續至今。港媒今年再次抱怨,在中共人大地方代表團開放日上多次舉手都被「無視」。


歷年的中共兩會上,幾乎所有公開記者會或各省的媒體開放日,獲得點名提問的無一例外是中共喉舌媒體及左派背景的港媒。這一兩會潛規則持續至今。(Getty Images)

據《明報》報導,近日在多場人大小組討論後的採訪環節中,被點名提問的無一例外一定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社這樣的中共黨媒,就算是香港傳媒,也多是左派背景媒體。在廣東團和海南團的開放日,有家香港左報女記者竟接連兩次都被點中提問,命中率百分之百。

報導還說,記者掛在胸前的採訪證印有姓名及機構名稱,不過字號不大,隔幾步就不一定看得清,但負責點名提問的人總是能隔著數米選中目標。

尤其是海南團新聞辦人員,煞有介事地拿著話筒來回高舉著手,甚至站起來的記者面前不停走動,似乎在左看右看,卻無眼神交流,接著他會突然將話筒塞到剛才他並未注意的記者手中。

日前在黑龍江團媒體開放日上,一家大陸在港開辦的電視臺記者本無提問機會,卻因找到人拉關係,不僅可提問,還可以點名省長陸昊回答問題。連當地媒體記者都忿忿不平:「做什麼事都要託人找關係,這才是問題所在。」

此前港媒曾披露,兩會記者會或地方團對媒體開放日中,獲得點名提問的都是官方暗中指定的,所提問題也是事先要通報「受訪人」,這因此成了雙方的一場「問答秀」。一些國際主流媒體處於坐「冷板凳」的境地,無法得到提問的機會。

毛新宇領徽戴反惹熱議

2017年兩會政協會議開幕當日,中共領袖毛澤東嫡孫、中共政協委員、少將毛新宇的著裝引起一番熱議。

3月3日,毛新宇出席政協開幕,其軍服上佩戴的領徽反轉,照片登出後在網路上瘋傳。不少網友指出,「領徽反了」,亦有網友回應稱,「毛將軍是好人,大智若愚」。

次日,毛新宇出席中共政協12屆五次會議的社科、新聞出版界聯組討論時,終於將領徽戴正了。

藝人的言行觀點受矚目

宋丹丹在兩會上發言,內容直指一些合作過的小鮮肉,早上明明先到片場卻要等著另一個人先入場自己才進去,突顯自己比較大牌……

宋丹丹還痛批了喜歡帶著一大票隨行人員的新生代演員,直指當今娛樂圈沒人告訴這些入行的年輕人什麼對什麼不對,從而導致這些年輕的演員只認人氣全然不能低頭精進演技,三觀扭曲。

陳凱歌說,「你不能吸毒,不能做違反社會公德的事,這是一個基本的要求。在螢幕出現,就對社會有一定責任,應該自律,不該給年輕人造成負面影響。」他還說一定要對票房注水採取懲罰性措施。

張國立在會上大批臺獨,據說之後被臺灣媒體堵在廁所門口出不來門,還被追問他所指的「臺獨」藝人是誰。

而曾陷入輿論風波的趙本山頭戴鴨舌帽,帽沿壓得極低,大花圍脖蒙面,疾步走向禮堂。報導稱,被記者認出來之後,趙本山拉下蒙面和記者打招呼,但並不願多說話。太詭異了。


2017年3月4日,負面消息纏身的趙本山蒙面進入中共兩會會場。(新紀元合成圖)

2014年10月,趙本山接連缺席國家、省、市三級文藝座談會後,各種醜聞、不利消息頻傳。

此前媒體披露,趙本山與已經落馬的遼寧省政府副祕書長魏俊星和曾主政遼寧的薄熙來關係密切。趙本山被曝是薄熙來和周永康密謀政變後的「文化部部長」。

近日,負面消息纏身的前軍旅女歌手譚晶身穿黑色外衣出席兩會,似乎是要刻意保持低調,不過她還是被記者認出來。譚晶稱自己響應軍改號召脫下軍裝。

現年40歲的譚晶是山西人,近期參與了湖南衛視綜藝節目《歌手》。然而近期她突然遭到節目組刪除所有演出片段,一度引來輿論猜測其是否與上層政治鬥爭有關。她發微博回應,自己「選擇退出」,其工作室也闢謠,解釋退出是因為檔期以及版權問題。

兩會時政段子:「三手」代表

【三手代表】中共兩會「三手」代表:見面握手、表決舉手、通過拍手。


中共兩會「三手」代表:見面握手、表決舉手、通過拍手。(AFP)

【最想問的事】中共央視有個專欄「兩會有啥事,我們幫你問」。我最想問的就是:你們什麼時候能下臺滾蛋,別再忽悠中國百姓?

【中國人越活越明白】在言論管制嚴厲的今天,這種管制無法禁錮語言智慧。中共當局對民眾發現「趙家」的祕密很緊張,極力圍堵。近來,民眾不僅普遍認識到「趙家」一直把持著中國核心財富,而且出現進一步的認知:趙家利益與郭家(國家)無關,只是竊國者。

【中共究竟做了多少喪盡天良的壞事】情況正如覺醒者推測的那樣:社交平臺國安部門接管了,下一步就是封網了,加上各種實名制,中共在一步步的控制著百姓的一舉一動。百姓聊個天就能把你們的政權聊垮了?走到這一步,真為你們悲哀,惶惶如喪家之犬不可終日。你們究竟做了多少喪盡天良的壞事才這麼的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防火牆最大的惡果】防火牆最大的惡果是,時至今日,很多紅朝的年輕人都不知道這世界還有Facebook、Youtube、Twitter和很多很多東西了。他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什麼樣子,當然不會渴求翻牆。它們築起的牆,在物理上隔斷的是網路連接,從心理上隔斷的是對這個世界全部的理解和渴求。這才是最可悲的東西。

【中共腐敗定律】1. 官場逆淘汰,不腐敗是例外。2. 腐敗的概率和數額,與官員實權大小基本成正比。3. 腐敗被懲處的概率和輕重,與官員或其靠山的實權基本成反比。4. 腐敗是全域性、制度性的。

【中國憲政為何舉步維艱】清末著名五大臣出東西洋考察憲政,五大臣之一的載澤考察後深有感觸地總結說,「憲政有利於國,有利於民而不利於官」。為什麼百年來中國憲政舉步維艱?載澤先生早就給出了明確的答案。原來中國近現代改革的核心分歧,並不在觀念而在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