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杭州一位二年級孩子的媽媽在微博上吐槽學校發的《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尺度太大。(大紀元資料室)

杭州一位二年級孩子的媽媽,近日在微博吐槽學校發的《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教材尺度太大。

從事多年教育工作的時事評論家邢天行表示,中共的教材涉及利益關係,看中的是金錢利益,不會真正考慮教育功效,對不好的東西不會發出聲音。

文 _ 蕭律生

近日,杭州一位二年級孩子的媽媽在微博上吐槽學校發的《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稱教材尺度太大,有些接受不了。「性」這個自古以來讓中國人難以啟齒的話題竟然進入小學教材,一位擁有三個孩子的張姓媽媽表示,教育孩子「潔身自好」才是根本。

2月28日,杭州蕭山的一位媽媽在其微博「新娘跟妝瑩子」上貼出女兒學校發放的性教育讀本部分頁面,並留言說:「現在小學二年級就開始學習了嗎?這書這樣編輯真的好嗎?最後那句我都看不下去了。確定這學校裡發的不是一本假書?」

在杭州蕭山媽媽所貼性教育讀本的頁面上,圖畫赤裸裸描繪男女性行為。

3月4日,蕭山媽媽表示,學校在發放這種書籍時並沒告訴家長,當家長聽到年幼孩子嘴裡念出這種淫穢詞時,不會感到被嚇到?

倫理價值觀出現混亂

旅德著名學者仲維光教授說,教育機構出這樣的讀本,是倫理價值觀出現混亂的結果;是中共一黨專制,拍腦袋放手去做的結果;也是沒有法制、輿論束縛,社會沒有自發調節能力,經濟至上、政治高壓的結果。

從事多年教育工作的時事評論家邢天行告訴記者,當學生了解這些事情後,心會不在學習上,神情也會發生變化,甚至會發生不該發生的事情,未來還會導致一些因情而凶殺這類慘案的發生。「不跟家長講,學校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只有中共這種冠冕堂皇的體制才做得出來。用所謂的性教育為外衣,摻雜淫穢教育,是在害孩子。」

然而,當陸媒記者去採訪該讀本出版單位──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相關負責人時,得到的回應卻是,該教材既符合審查流程,也符合教學規律。其次,主編這本教材的北京師範大學腦與認知科學研究院教授劉文利稱,這本讀本是根據每個年齡段孩子的生理、心理安排的。更有北京性健康研究會理事黃莉莉說,這本讀物在內容和尺度上並無不妥,還拿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10年出版的《國際性教育技術指導綱要》為依據。

教材涉及利益關係

湖北作家劉逸明認為,中國人跟外國人不一樣,中國人的思想比較保守,對於小學生來說,傳授這些露骨的教育是有問題的。他還說,聯合國的文件只是一個倡議,沒有法律效應,「把聯合國拿出來當擋箭牌,看來是為了矇騙公眾,還有可能是為了利益。」

中國歷史學專家、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說:「在西方學校裡,聯合國文件根本不是命令性文件,學校會根據社區、民族、文化背景等進行選擇。」

劉逸明表示,中國書籍審查,最主要的是書籍的政治傾向審查,「雖露骨,但是在政治上沒有問題,就能通過審核,這其中可能存在腐敗問題。」他認為負責審查的官員、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包括杭州市教育機構的一些官員,可能都有收到回扣。

對此邢天行表示,在中共的教育系統裡,要出什麼書籍都涉及利益關係。要推行什麼樣的教材,不是跟學校利益有關──拿回扣,就是私人關係,或是有利於提拔。「他們看中的是金錢利益,不會真正考慮教育功效,即便是對不好的東西,也不會發出聲音。」

事實上,早在2013年,這本《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就已被北京市10所打工子弟小學作為校本課程使用。


中國自古以來講究「男女授受不親」。專家表示採用中國傳統的教育,教給孩子潔身自好之理,以道德進行終身教育,才是好的出路。(AFP)

中國自古以來講究「男女授受不親」,男女之間交往必須嚴肅嚴格。這種思想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對維護中國社會的男女關係不過早敗壞,穩定以家庭為主體的社會結構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然而,在中共統治下,古禮遭到蔑視和背棄,男女之間的不檢點行為早已呈低齡化。中國歷史學專家李元華表示,採用中國傳統的教育,以做人為核心,教給孩子潔身自好之理,圍繞道德進行終身教育,才是好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