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60年代在緬甸作戰的中國知青。(資料圖片)

文革中,上萬中國知青越境去參加緬甸共產黨人民軍,在叢林山地中和緬甸政府軍打游擊戰。赤旗已易,煙雲消散。當年投身緬共打仗的知青,如今白髮蒼蒼的倖存者自嘲是「紅飛蛾」:飛蛾撲火,自取滅亡。這是一段不入正史、不為人知的知青歷史。

文 _ 玉清心

文革中,上萬被迫出逃緬甸參加緬共游擊隊的知青,很多都是家庭出身不好的「黑五類」子女,他們政治上受歧視,前途無望,只好鋌而走險,越境加入緬共游擊隊,以求改變命運。然而,很多人走上了不歸路。


緬中邊境戰火遍地。(AFP)

中共為緬共無償建立軍隊

20世紀60年代,中蘇公開分裂。1960年11月的莫斯科國際共運會上,緬共站在了中共一邊。1966年「國殤日」的天安門城樓上,作為毛澤東親密友人的緬共主席德欽丹東出現在毛的身邊。緬共是緬甸奈溫政府的「眼中釘」。1967年中緬兩國正式斷交,隨後,中共公開介入緬甸內戰,力挺緬甸共產黨。

緬甸國內多年來各種軍事武裝割據混戰,包括緬共武裝力量。1968年,中共在緬甸東北部一手建立起緬共軍隊,自稱「人民軍」,完全是按照中共建軍原則組建的。兵營裡每天學毛選,早請示晚匯報。人民軍立功證書上都印著毛穿軍服的頭像和毛語錄。


1963年8月,中南海,毛澤東與來訪的緬共副主席德欽巴登頂邊走邊談。(資料圖片)

緬共大批軍事指揮作戰人員、專業技術人員,由中共軍方送軍校培訓。一些傷員送中國境內醫院搶救療傷。

對人民軍所需裝備物資,中共全部無償提供,且裝備精良。當時國內解放軍還沒配備的仿M16的8號步槍,已優先提供給了緬共。據昆明軍區一老軍人透露,70年代緬共的一個連長寫張欠條,就可以從昆明軍區領取大批軍火。

去緬甸打游擊

1968年,來自北京、上海、四川、昆明的知青下到雲南邊疆。他們下來的一路上,隨處可見「打倒奈溫政府」、「支援世界革命」、「解放全人類」的標語。來自文革「高熱狀態」下大城市的知青,立時嗅到了這裡濃烈的「國際支左」火藥味。


中緬兩國兩山間夾著的一條孟古河,寬不過10米,卻還得脫鞋捲褲腿涉水而過,凡是投身緬共的中國知青都要在此偷偷涉過此河,他們因此被稱為「褲腳兵」。(資料圖片)

緬共軍隊建立後,在金三角邊境叢林中掛起了鐮刀斧頭旗和戰旗。招兵站就設在中緬國境線上,「腳一抬就過去了」。有青年出境幾天,返回中國時就身著簇新的草綠色緬共軍裝,頭戴的軍帽上,嵌著用薄氈製成的紅五角星。到1969年底,「去緬甸打仗」的知青暴增。緬共招兵站來者不拒,他們看好知青兵源,年輕力壯,有文化,有獻身精神。

據曾進入緬共上層的知青李書明回憶錄記載:從1969年到1970年間,出境參加人民軍的知青,昆明有3000餘人。此外還有北京的、上海的、四川的、重慶的……總數達萬人以上。

作家鄧賢說:2000年,我在國外網站查閱到一篇資料稱:1966年金三角游擊隊僅有數千人,到中國知青下鄉的1969年,游擊隊人數激增到近三萬人,最高達到五萬之眾。

一位曾經在金三角徵兵站工作多年的游擊隊幹部回憶說:最多一天曾經創造日接待中國知青600人的紀錄。

另據一份非官方材料透露,僅下鄉高峰的1969年5至8月,越過國境參加游擊隊的中國知青就達數千人之多。


娘子連的女知青。(資料圖片)

葬身戰火

中共派出了由某將軍領導的編號為八0八團的參謀團,制定了一個作戰方案:打通由緬典臘戌到緬共中央根據地的運輸通道。

1970年5月,緬共軍隊南下攻打臘戌城。但對方早有準備,緬共近萬名精兵被打得棄甲而逃。知青死了數百人,傷的不計其數。由中國知青組成的3031營,一場突圍混戰,營、連、排、班都失去了建制。「我們全班就只回來我一個,大多數都曝屍荒野了,悽慘呀!」倖存者哽咽著說。

1971年底,緬共軍隊攻打滾弄城鎮,三千兵力,與政府軍惡戰42天也沒攻克。剛學會打槍的一批知青,死的死,逃的逃,十幾人的班裡就剩下一個人。少數失散的女知青流落緬北,有的走投無路,靠出賣肉體生存。

有知青回憶錄說,數以百計的中國知青腰縛炸藥撲向敵人暗堡工事,瞬間灰飛煙滅無影無蹤。他們來不及留下隻言片語,甚至沒有留下真實姓名,年輕生命就已無情消失。

知青王曦說:對我們中國知青來說,「被俘」和「戰死」是同義詞,緬軍最恨的就是被他們認為侵犯了自己神聖國土的外來人,這和我們仇恨日本鬼子一個道理。凡被緬軍抓住的中國知青是絕無活路的,一律亂棒打死,腦漿迸裂,五馬分屍,這種慘況我所聽甚多。

不僅如此,還有戰場外更殘酷的——被自己人殺。

周恩來一插手 幾個知青再沒音信

有幾個知青,看到緬甸政府軍生活待遇極好,而且頗受當地百姓擁護,不像緬共走到哪都不受歡迎。哥兒幾個就「投暗」去了。緬共上報北京,周恩來讓外交部照會過去。緬甸政府害怕中共那邊報復,就將幾個知青五花大綁地給送了過來。只有一人在過江時跳水逃脫,其他人則進了縣大獄,以後就再也沒了音信。

民國名人唐繼堯曾孫小G之死

南下戰役失敗後,為制止悲觀情緒,緬共強化專政手段。

昆明知青小G有顯赫的家庭出身,他的曾祖父是辛亥革命後雲南大都督和「討袁護國軍」總司令唐繼堯。游擊隊總部認為,唐繼堯是那樣的歷史名人,是統治階級的代表,曾孫小G自然會「對革命動搖,散布失敗言論,遲早當逃兵。」鬥爭大會一結束,小G立即被就地槍決。

2000年,作家鄧賢尋訪到小G的一位親屬。老人記憶裡的小G:聽話,愛學習,講衛生,從小自己洗衣服,樂於助人,喜愛吃甜食等等。如果不是趕上文革,不當知青,他會順理成章地考取名牌大學,攻讀碩士、博士,到國外留學深造……。

滾燙的人血 濺到他臉上

知青杜士元打仗玩命,多次負傷,受到提拔。「大清洗運動」讓他一夜之間成了「李、徐、杜反革命暴動事件」的主犯。為此,百餘知青被捕,數百人受牽連。杜被關進死牢,多次遭遇陪殺和假槍斃。那個首犯「李」,就是當著他的面被活活打死的,滾燙的人血濺到他臉上,感覺跟開水一樣。杜被判刑十年,他在境外的一半時光是在緬共的監獄裡熬過的。

據作家鄧賢回憶,1972年他在林子裡幹活時,遇到3個衣衫襤褸的知青逃兵。他們狼吞虎嚥了一鍋米飯後又逃了,害怕游擊隊把他們抓回去。其中一個胳臂上縛著繃帶的知青說:你們知道那邊有多可怕?殺了那麼多人……。

漂亮的「女一號」之死

緬共的蠻光監獄地處後方深山,幾乎與世隔絕。這裡關押重犯。「大清洗運動」後,被五花大綁從前線押送回來的知青犯人越來越多,常人滿為患。

一位女犯人在女牢的編號為一號,罪名是「特務」,人們都叫她「女一號」。她長得很漂亮,但都納悶,這個漂亮的中國女知青為什麼非要來緬甸當女特務?「女一號」是帶著身孕入獄的,沒有人知道她的案情,連監獄守備隊長都一無所知,所有的祕密都鎖在上級機關的檔案裡。

一天總部來了兩個幹部跟「女一號」談話,內容無人知曉。但是,他們走後,她哭了一整夜。第二天她照樣在廚房裡幹活。中午,男炊事員去餵豬,她突然痛苦呻吟,用頭抵住自己的大肚子對女看守小潘說:「我不行了,恐怕要生了!」「好妹妹,你快去叫人,走遠些,千萬別待在屋子裡!」

女看守跑出去向隊長報告,剛跑十來米遠,就聽身後響起一聲炸雷。只見廚房門被掀翻在地,牆壁炸開一個大洞,冒出濃煙。她感到背上又濕又重,順手摸了一把,等她看清不禁嚇呆了,她手上滿是熱乎乎的鮮血和碎骨。跑回廚房裡,「女一號」已經倒在血泊中,原本像小山一樣突起的大肚子已經深深地塌陷下去,只見她嘴唇動了動,吐出兩個字:謝謝……

直到這一刻,看守小潘才發現自己身上的手榴彈少了一顆,不用說是剛才女犯人趁她摔倒時偷偷拔走的。可她為什麼非把她攆走,她完全可以把她這個看守一起炸死啊?!女看守突然放聲大哭。

之後,小潘調離了蠻光監獄。再之後,這裡的知青犯人發起了暴動,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誰之過?


1970年12月底,中緬外交關係開始恢復。陣前的「敵人」——奈溫政府又被中共接納了。知青們被出賣了!圖為1971年8月,緬甸政府總理奈溫(前排左二)訪問中國。(資料圖片)

1970年12月底,中斷了三年多的中緬外交關係開始恢復。知青們尷尬地發現,陣前的「敵人」——奈溫政府又被中共接納了。知青們有被出賣了的困惑。事後證明,他們確實被出賣了。

1976年毛死後,中共派往緬共的軍事顧問組撤了。中共對緬共的援助大量減少,不再公開。緬共盤踞在金三角,走了「以毒養兵」的路。

1989年,緬共解體。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倖存知青陸續回國。他們雖「戰功累累」,但跨過界河,便什麼也不是了,一概不入檔案。「滿身傷殘」無處就醫,自生自滅。

修車匠老唐沒有腿,他踩上了地雷,轟地一聲,就變成現在這樣。在金三角街頭,他坐在一輛舊自行車改裝的輪椅上,給人修自行車。他苦笑:如今這段歷史屬於非法越境,後果自負,所以我們不能享受傷殘軍人的政策照顧。

當時的緬甸政府親蘇,被中共視為眼中釘。中共想拔掉這個釘子,推翻奈溫政府,扶植緬共上臺。中共為了讓緬共武裝奪取政權,把緬共軍隊武裝到了牙齒。

在兵源上,知青比緬共游擊隊裡那些沒文化、一身惡習的兵油子,顯然更能提高戰鬥力。所以對知青去緬甸打仗,中共是巴不得的。在做法上是故意放縱,暗中支持。有些知青就是受官方鼓勵去緬甸的。有人手裡還有走前收到的「參加革命」的證明書。

緬共把招兵站設在邊境線上,明顯是面向中國招兵,給邊境線上的知青提供了方便。一天能跑過去幾百人的「叛國」事件,中共高層能不知道?幾個知青投奔緬軍都能讓周恩來大動干戈,誰敢大張旗鼓地大批招收中國知青去緬甸打仗?得不到中共默許,招兵站早就挪窩了。

中共為了更大的利益和緬甸政府握手言和,打得火熱後,對自己侵略緬甸的那段醜惡歷史,除了淡化、迴避、掩蓋外,為撇清自己,還歪曲事實,嫁禍於被推向戰火的知青。如果知青是「非法越境」,那麼,滇緬公路上常年跑的軍用車隊直接開入緬共根據地腹地,是不是「非法越境」?中共當年在緬甸挑起大規模內戰,死傷無數;多年支援緬共游擊戰,嚇得人都跑光了,這算什麼?

上萬知青被誆騙當炮灰,已經令人心碎。中共為了在緬甸政府和輿論面前充當好人,毫無廉恥地把罪責推卸給那群受害者,那不是卸磨殺驢嗎?青春、鮮血、生命都獻出去了,還不夠!還要再為其承擔罪責,被冠以污名。


上萬知青與其說做了緬共的炮灰,倒不如說是做了中共的炮灰。(資料圖片)

上萬知青與其說做了緬共的炮灰,倒不如說是做了中共的炮灰。緬共失去了中國的軍援,東北根據地很快淪陷。原本游擊隊水準的緬共武裝,沒有中共的全力打造,不會發生那些大規模的殘酷戰役,雙方都在屠殺對方和被對方屠殺。緬共和中共狼狽為奸,都嗜血成性。如果在前面撕咬的狼是緬共,那麼後面出壞招兒的狽,就是中共。

知青王曦說:「說實話,我走上緬共這條血淋淋的道路純屬迫不得已,我已經清醒地看到,在一堆冠冕堂皇的革命理由後面,是一個巨大的死亡陷阱。我也想適可而止,趕快逃離,可是,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回頭無路!我這『黑崽子』逃回去有啥好下場?還不如戰死!」

這是中國知青去緬甸打仗送死的悲哀。始作俑者不是中共嗎?

知青下鄉高潮的1968年,古巴的格瓦拉在玻利維亞游擊隊營地裡被玻利維亞政府軍槍殺;中共煽情地報導了格瓦拉的「犧牲」,使他成了紅衛兵崇拜的偶像。迅速出版的《格瓦拉日記》成了紅衛兵的《共產黨宣言》。很多脫胎於紅衛兵的知青,正是懷揣著這本書,甚至它的手抄本,投身緬共戰火的。輸出暴力革命的格瓦拉,把很多中國紅衛兵引進了緬甸叢林的死亡陷阱,成百上千的「中國格瓦拉」步其後塵,被緬甸政府軍視為外國侵略者殺死。

中共給中國人洗腦的結果是善惡不分。選擇為緬共賣命,無疑是認賊作父,這就注定了悲劇的命運,惡報的結果。

面對殘酷的現實,「紅飛蛾」們委屈、窩囊、悔恨、悲傷、惱怒……為什麼發生這樣的悲劇?正是源自禍亂人間百年的馬列共產主義。知青從中共投奔緬共又逃回,緬共和中共有何不同?是一丘之貉,都出自同一個祖師爺馬克思,嗜血成性,殘暴害人。這段歷史慘烈得令人震驚,值得認真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