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_ 鄧正梁(正梁中醫診所院長)

吳有性

吳有性,字又可,江蘇吳縣人,明代著名醫家。其著作《溫疫論》開中醫探討傳染病學研究之先河。他提出溫疫由一種不可見的異氣所導致,由口鼻而入,與現代的病菌學、病毒學說接近,也啟發了清朝的溫病學派。

《溫疫論》自序中提到:「崇禎辛巳,疫氣流行,山東浙省,南北兩直,感者尤多,至五六月益甚,或至闔門傳染,始發之際,時師誤以傷寒法治之,未嘗見其不殆也。或病家誤聽七日當自愈,不爾十四日必瘳,因有失治不及期而死者,亦有治之太晚,服藥不及而死者,或有妄用峻劑,攻補失敘而死者,或遇醫家見解不到,心疑膽怯,以急病用緩藥,雖不即受其害。然遷延而致死,比比皆是,所感之輕者,尚獲僥幸,感之重者,更加失治,枉死不可勝記,嗟乎。守古法不合今病,以今病簡古書,不無明論,是以投劑不效,醫者傍皇無措,病者日近危篤,病愈急投藥愈亂,不死於病,乃死於醫,不死於醫,乃死於聖經之遺亡也。」

《四庫全書》提要中說道:「著為此書,瘟疫一證,始有繩墨之可守,亦可謂有功於世矣。」

徐大椿

徐大椿,字靈胎,號洄溪,江蘇吳江人。清朝醫學家。

徐大椿性通敏,喜豪辯,天文、地理、音律、技擊等無不通曉,尤精於醫。

其精勤於學,著述甚豐,皆其評論闡發,如《醫學源流論》、《醫貫砭》、《蘭臺軌範》、《慎疾芻言》等,均能一掃成見,另樹一幟,是千百年來獨見之醫學評論大家。又著《難經經釋》、《神農本草經百種錄》、《傷寒類方》等,及後人整理的《洄溪醫案》,後人將其所著輯為《徐氏醫學全書六種》等刊行,流傳甚廣。

《醫學源流論》上追靈素根源,下治漢唐支派,徐大椿認為讀書要先熟讀《內經》、《本草》、《傷寒》、《金匱》等古典醫籍,繼而博覽《千金要方》、《外臺秘要》以下各書,把知識與臨床聯繫起來,才不會落入窠臼偏見。他在《醫貫砭》中,猛烈地批評了明代醫學家趙獻可專以六味、八味為治,盡廢古人經方的做法。

徐大椿的醫學著作,許多後學都奉為金科玉律,他的《蘭臺軌範》、《神農本草經百種錄》尤為一般中醫所喜愛。徐大椿十年磨一書,在《難經經釋》序中說道,研究醫學十餘年,乃注《難經》,又十餘年才注《本草》,又十餘年才作《醫學源流論》,又五年才著《傷寒類方》。《傷寒論類方》完稿後又鑽研了七年,五易其稿而成。

徐大椿醫術精妙,遠近求治者絡繹不絕,乾隆皇帝,也多次召他上京。《四庫全書》中評價道:「有欲救俗醫之弊而矯枉過直者,有求勝古人之心而大言失實者,故其論病則自岐黃以外,秦越人亦不免詆排。其論方則自張機《金匱要略》、《傷寒論》之外,孫思邈、劉守真、李杲、朱震亨皆遭駁詰。於醫學中殆同毛奇齡之《說經》。然其切中庸醫之弊者,不可廢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