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3月11日晚間,神韻紐約藝術團在臺南文化中心的演出。(鄭順利/大紀元)

「創造神韻的藝術總監非常了不起,他非常熱愛中華民族、熱愛整個人類,他的愛可以讓全人類感受到。」圖博流亡前國會議員、真德幸福公司文化出版社董事長德格爾觀賞神韻後,深受感動地說。

文 _ 大紀元臺灣臺南記者站

2017年3月12日下午,神韻紐約藝術團在臺南市文化中心舉行第五場演出,在爆滿觀眾的熱烈掌聲中圓滿落幕。德格爾和夫人徐真攜手觀賞演出後表示:「神韻的作用實在不可思議。」他說,神韻演出背後具有強大的力量,能帶動整個世界歸正向善,「其他人沒有辦法代替這麼震撼、這麼一個推動世界向善的力量,(神韻)真是很了不起。」

神韻演出展現當代最頂尖的舞臺藝術,並傳遞引人向善的正面能量,讓德格爾十分感動、敬佩,感受到神韻為全世界帶來救贖的精神力量。他並雙手合十,虔敬地對神韻藝術總監D. F.先生表達感恩。

「我非常感恩,您不是一般人,我覺得您是佛菩薩的化身。」德格爾說,「我是一個修行人,我就是迴向我做的功德給您,祝您健康長壽,繼續奉獻,做出更精彩、更美好的東西給整個世界,拯救整個世界。」


2017年3月12日下午,真德幸福公司文化出版社董事長、圖博流亡前國會議員德格爾和夫人徐真觀賞神韻紐約藝術團的演出。(陳霆/大紀元)

神韻震撼全世界 影響力不可思議

「我的原籍圖博,大陸叫西藏。」第二次觀賞神韻的德格爾表示,身為圖博人,他非常感佩神韻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發揚,「感觸非常非常深刻,我非常喜歡中華傳統的文化。」

德格爾強調,神韻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影響力絕對不僅僅侷限於華人社會或華人族群,神韻展現的中華傳統文化將影響全世界,「她對整個世界的震撼力,是非常非常不可思議的,對整個世界都有很重要的意義。」

「很多人看過神韻演出以後,他就知道中國文化是這麼美麗、有這麼大的震撼力。」德格爾解釋道,神韻傳遞的中華文化,不但絕美動人,並且還可以啟迪人心、反思生命的意義,因此具有普世影響力。

「每一個人看神韻演出以後,他的人生看法就不一樣。」德格爾說,「他就會開始尋找一個不一樣的東西,他們會再一進步思考自己的人生,到底人生的價值是什麼?我們到底要怎樣做人?她(神韻)影響的意義非常非常深遠。」

傳統文化是珍寶 神傳文化是精髓

神韻演出不但節目內容引人向善、啟迪心靈,神韻重現了中華五千年輝煌文明,並揭示傳統文化的神傳起源與博大內涵,更讓身為修行人的德格爾格外感觸深刻。

「我覺得神韻就是神傳文化,這也是中國文化的精髓。」他認為神韻具有良善能量與內涵,可以讓觀眾受益,「所以每一個人,不管你是從哪裡來,你應該去看神韻,你從中可以學到很多很多的最正面的能量、最好的東西,就在這裡。」

德格爾以舞劇《火燄山》為例,說明傳統神話故事可以帶給人智慧與啟示。

「《西遊記》這部分,對修行人來說,修行路上有很多的魔難。」他表示,「我們一定要用我們的勇氣、智慧,面對外界所有的障礙,這是一個修行人面對自己修行路上的困難,怎麼樣去克服的典型。」

他並認為,經過五千年歷史造就的中華神傳文化,也告訴了人們生命來到世上的真正目的。

「我們追求的是一個最圓滿的境界,不是一般求健康、發財,不是這麼一回事。」他強調:「我們一定往上提升,一定要求得一個佛菩薩這麼一個境界。這樣的話會需要一個蠻長的時間,考驗我們的智慧,考驗我們的勇氣。」

此外,神韻表現的傳統文化不僅是神傳文化,也涵蓋了其他民族的舞蹈藝術與豐富文化。其中,民族舞節目《藏鼓豪情》,讓身為圖博人的德格爾不禁感動落淚。

「那是我們傳統的一個舞技,非常傳統,可能有一千年歷史,我非常感動、非常感動!他絕對是我們圖博傳統的古物,我非常喜歡,非常感恩。」他說:「像神韻這樣世界一流的藝術團,表演我們的舞蹈是對圖博文化藝術的一種肯定和重視,也是對圖博人的最友善的表現。」

他並從這個節目中感受到正面精神訊息,「給人一種力量,讓人面對生活應該自強不息,就是這種力量。」

然而,看到中華神傳文化的璀璨絕美與深邃智慧,也讓德格爾不禁對當今社會現象反思感嘆。

「看到很多的年輕一代,由於現代文明的一些誤導,他們忘記自己的本,他們越來越跟自己的傳統文化離得越來越遠了,他們不應該這樣。」他向年輕一代呼籲,「他們應該回到自己的傳統文化,他們應該繼承和發揚自己的老祖宗留給你的最好的東西。」

「雖然現代的文明,他有他的好處,比方說自由、民主,但是作為一個華人,你應該有你自己最好的東西,在去追求這些現代的東西的同時,不要忘記自己的傳統的最好的東西,一定要記住,這是我想說的話。」德格爾語重心長地說。

真善忍是宇宙精華
法輪功學員展現大忍之心


2016年11月26日上午,臺灣及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約6300人在中正紀念堂前排出壯觀的「法輪圖形」、16道光芒及下方文字「真善忍」。(陳柏州/大紀元)

「真、善、忍」的中華傳統理念,是神韻演出傳遞的核心理念。雖然僅有簡短三個字,但德格爾卻認為,裡面奧妙精深、內涵巨大,甚至涵蓋了整個宇宙。

「真善忍,這就是整個宇宙、整個人類最精華的東西,就在這個裡面。」德格爾說,「就是這三個字,所有千言萬語、很多的宗教、很多的文化、不同的種族,他們最終就是在『真善忍』這三個字裡面,都包括在這裡面了。」

他也從修行的角度,說明他對「真」的體悟,「沒有真,就談不上什麼善良的東西,做一個人一定要真,就是真正的面對,就是真心真意地面對每一個人。」

至於「善」,德格爾體悟到,「對自己的身邊的人,對整個世界的每一個人,都應該拿自己的真心善良對待每一個人,同時要善待生活當中所發生的一切。」

至於「忍」,德格爾認為,這是任何修行者最大的考驗,「我們在人世間、特別現在這個社會當中,有很多的挑戰,那就是考驗我們修得怎樣,你只要能做到真善忍,特別是『忍』這個字,那你就是一個很好的修行人。」

不過,他強調「忍」是最難的,但也是必須做到的。「你做了一百件善事、好事,你生了一次氣,那個一百件好事全部沒有了,就等於歸零了。所以不能生氣,人不能生氣、不能發脾氣。」

德格爾表示,生氣、發怒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好事,特別是對於修行人,更是大忌。

「人生氣的時候,我們譬喻那個怒火啊,火大嘛,那一把火可以燒掉整個一片森林,你雖然做了很多功德,但是你忍辱這個沒做到的話,就全部沒有了。」「再真的人,再有愛心的人,再美的東西,你沒有這個『忍』字,那其他你做了再好、再多的事,都沒了。」「所以這個忍辱實在是太重要,最難做到的也就是這個。」

德格爾表示,自己深刻體悟到「忍」的深邃內涵,也因此,他更敬佩法輪功學員,儘管他們受到中共的謊言抹黑與暴力打壓,卻依然堅忍不屈、慈悲為善。

「法輪功他們做到這點了,他們忍辱的功德實在是不可思議!」他由衷讚佩法輪功學員的大忍之心。

神佛下世救度眾生 感受神恩慈悲

德格爾說,從大幕一拉開直到最後一個節目,都讓他非常感動,因為整場演出處處體現了神佛救度眾生的慈悲。

「佛法裡面講現在是末法,無數的佛、菩薩都在想辦法救度眾生。」他表示,「因為眾生現在是越來越迷,你看看現代的文明,雖然帶來很多方便,但是從佛法的一個修行人角度來講,有些人越來越走得太遠了,已經是迷了心,他們不知道他們的本性了,所以佛、菩薩非常著急。」

因此,當演出開始,大幕一拉開,神佛天界的輝煌莊嚴景象,立即讓他感動落淚。

「哇,真的有佛菩薩已經下到人間在救度的感覺!我覺得非常感恩,大幕一拉開眼淚就出來了。」他說,「真的來了!佛的慈悲、佛的愛,我們馬上就可以感受到,神韻真的了不起!」

特別是最後一個節目《洪恩浩蕩》,創世主在危難前拯救眾生的震撼場景,更讓他感動得難以言喻。「太感動了、太感動了!」他表示,「我們修行人每時每刻都在想著眾生,眾生這麼迷啊,醒不過來,他們受這麼多的苦,我們看到的、看不到的,各界的眾生,他們在求救,他們需要佛菩薩的慈悲加持。」

德格爾語帶感動地說,節目最後體現了佛法修煉者救度眾生的宏願,「當最後一幕佛陀從天而降的時候,那種感覺就是,我們修行的時候的那種願望,就好像是一下就達成了。」

神韻殊勝莊嚴 觀眾要心存感恩

神韻演出從舞臺美學、藝術造詣以至節目的文化底蘊與精神啟發,在在體現了中華傳統文化的精緻瑰麗與神傳文化的博大智慧,讓德格爾大力盛讚,也大力推薦。

「我希望就是每一個人,不管你是從哪邊來的,都應該去看。」他表示,「最起碼看一趟神韻,至少看一次神韻,因為她的震撼力實在太強了。」

同時,他強調,神韻內涵殊勝莊嚴,觀賞神韻時必須抱著謙卑、感恩的心。

「我感恩神韻的每一位成員,第一個就是感恩創造者(藝術總監),第一個創造這麼一個團隊的那個人。」德格爾向神韻臺前幕後的參與者表達敬謝,「還有這個樂團,他們的樂團演奏,他們的設計,他們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設計、最好的藝術家,所以我們每一個人應該抱著感恩他們的心,來看這個演出。」

願以修行功德
感恩神韻及藝術總監

德格爾表示,神韻演出純善純美、內涵莊嚴神聖,帶給他無限啟迪與感動,為了表達對神韻的感恩,他願意以自己修行的功德來感恩神韻。

「舞蹈演員每一個動作是那麼的柔軟、那麼的完美,我看到他們的衣服、那麼美好的動作,我就想,我們修行人所有的美好的東西、所有好的東西,就是願意供養給佛、菩薩。」德格爾說,「今天我有緣看到這麼美好的演出,我願意供養、弘揚佛法,我所有的都供養給他們。」

最後,德格爾也特別向創作神韻的藝術總監D. F.先生表達崇敬感恩。

「神韻非常了不起,所以我非常感謝創辦這個文化的人(神韻藝術總監),非常了不起,他非常功德無量。」德格爾感恩地說,「雖然我們沒看過他,但是我知道他是非常了不起的一個人,他非常熱愛這個民族、熱愛整個人類。他的愛,可以讓全人類感受到他的愛。」

德格爾也再次對參與神韻演出的藝術家與幕後人員表達感謝,「由衷感謝神韻的藝術家們,演出這麼好的精彩傳統文化。作為一個圖博人,非常非常敬佩、非常非常感恩他們,功德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