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觀看《肖申克的救贖》之後 (第523期2017/03/23)

?"
《肖申克的救贖》電影海報(網路圖片)

文_ 仲維光

無標題文件

一位大陸的青年朋友希望聽聽我對電影《肖申克的救贖》(編注:臺譯「刺激1995」)的看法,為此從來不看電影的我,昨天上網搜索這部電影,看到電影的連結,也看到youtube的連結中有個石濤評述介紹影片連結。有意思的是,卻就在昨天晚上(2017/2/25),VOX臺八點十五播出了這部電影的德文翻譯版。於是我看完電影,立即也看了石濤是如何評介的。看的過程中,順手打下了這幾點看法,和大家分享。

通俗藝術的感官刺激

上小學和中學的時候,我和所有對生活充滿好奇和希望享受到一切的孩子們一樣,喜歡看電影,並且到處找電影看。懂事以後,立志以後,也就是六九年以後,我決心一不再打牌下棋,虛度光陰;二不再看電影,浪費生命。這讓我與電影的關係變得十分簡單,將近五十年下來只有可數的幾個事件。

我很少看電影,是因為不再把它當作感知社會和生活的一個手段、一個窗戶。雖然有幾部電影始終讓我無法自拔,回味無窮,如《卡薩布蘭卡》、《海角情潮》,可更多的電影,尤其是最近三、四十年的電影,電視上的電影,很少有能夠打動我的。這中間最慘痛的經歷是看《鬼屋》。那是我到德國後唯一一次進電影院看電影。因為在報上和電視上看到對它的介紹,說它如何好。可我看了後,覺得很上當,因為根本沒有任何像《卡薩布蘭卡》那樣讓我感到雋永著迷,盪氣迴腸的東西。從此我決定再也不進影院,消費自己。

我不看電影大約也和另外一位朋友對電影的評價類似。他認為電影是通俗藝術,稱不上是一種上檔次的藝術。我也覺得電影不是一種無可替代的藝術。因為人類能夠利用並且能夠深刻而豐富表達自己的精神和思想內容的工具是文字和音、像。在這三個感知表達手段上產生了文學、音樂和繪畫。而正是在這方面,電影的深度和豐富性無法達到,甚至無法和文學、音樂和繪畫的高度和深度相比。那位朋友說,電影的特長,即別的表達方法不能達到的只有「科幻」和「性」,可這兩點給人的更多的不過是感官的刺激。對此,我非常同意,而電影市場的走向也的確如此。

在這個意義上,我不愛看電影,尤其是改變自文學作品的電影。如果看,大約喜歡看些充滿感情和生活趣味的故事,用來消磨時間。但是儘管如此,很多時候在飛機上雖然百無聊賴,可還是難以靜心看完一個電影。唯一的一個例外是李察‧吉爾的《風情佳麗》(Pretty Women)。我居然在飛機上看完,後來在家中,電視播出的時候又看了兩次。而其他絕大多數著名電影,包括《肖申克的救贖》我都沒有看過。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