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貿易戰如果開啟,中共會先扛不住,但中美都會有所損失。中美貿易戰怎樣才能徹底避免呢?圖為美國財長姆欽(Steven Mnuchin)在川普和彭斯的監督下宣誓就職。(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如前所述,如果中美之間爆發大規模的貿易戰,美國面臨的最大風險,是飛機、農產品和計算機產品對中國出口下降,大量民生產品、日用品價格上漲,帶動美國通脹率上升。但這種後果只會產生短期的影響,因為美國很容易會從其他發展中國家那裡找到中國的替代國,中國也負擔不起長期拒絕美國優質、廉價的糧食及農產品。

英國經濟學家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建議的從資本運作的管控入手,防止中共購買西方重要資產;彭博社記者舒曼(Michael Schuman)的「精確制導戰術武器」、以中共之道還治中共之身、限制中國投資、保證高科技不流入中共之手,這兩個策略才是川普政府手中的殺手鐧,是足以讓中共乖乖讓步、俯首稱臣的法寶。美國新國務卿蒂勒森(Rex Wayne Tillerson)訪華的重要議程之一,在朝鮮核武器問題之外,應該是如何讓川普和習近平在會面之際,能夠達成避免貿易戰的協議。

其實,美國政府也不想進入與中國的貿易戰,商人出身的川普更是以達成商業妥協而著稱。在德國準備參加G20財長會議的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就表示,川普政府並不想進入貿易戰,但某些貿易關係「需要被重新評估」,「使它們更加公平,更加互惠。」這些貿易關係最大程度上說,就是指的與中國的貿易關係。並且,姆欽認為,美元走強從長期來看是有好處的,認為「長期美元走強是對儲備貨幣有信心的跡象」。美國財政部對美元如果有這樣長期走強的期望,削減美國貿易赤字就是其必由之路。而削減貿易赤字的努力中,首當其衝的就是消除中國對美國的巨大順差。

坊間有人談及,中美有避免貿易戰的「解藥」,那就是,中國作為世界領先的基礎設施建設大國,有望成為美國基礎設施建設「最大的合作夥伴」,如此一來,中美貿易戰將不了了之。這基本上是一廂情願的天方夜譚。川普高達一萬億美元的美國基礎設施建設計畫,一定會體現出川普「僱用美國人」、使用「美國造」的策略,而不會把這個基礎建設的大餅,分給外國人,更不可能分給中國人,這是肯定的。

曾經是華爾街的金融主管、現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的Michael Pettis說,如果大肆投資機場和鐵路能夠拉動美國就業和經濟增長,川普「兌現承諾拿中美貿易開刀的必要性就會降低」,因為「這可能足以把注意力轉到別的地方。」這也是非常令人感到奇怪的、沒有太多根據的說法。為什麼美國經濟增長了,就可以容忍不公正的貿易做法呢?再者,難道川普的「注意力跨度(Attention span)」就只有那麼一點點嗎?這可不是從過去一年多的競選,和如今兩個月的執政中,川普給人們的印象。

認為中國可以幫助美國重建基礎設施,從而避免中美貿易戰的人們,還包括香港亞洲時報在線網站的特約編輯道格‧鶴岡,他認為,中國的建設大軍,包括世界前四大工程承包商之一的中國鐵路工程總公司、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中國鐵路建築總公司,和中國交通建設集團,可以在美國的基礎建設中一展身手。還有,中國的巨額外匯儲備,近年來很多用於境外基礎設施投資,中國為新設立的「絲路基金」就出資400億美元用於基建,所以,也許這些錢有一部分會投入美國?

但是,美國利用中國勞力修鐵路的時代,早已過去了,那是150年前的事了。中共不會真正的運用他們好不容易從美國賺來的外匯儲備,反過頭來再投資於美國,壯大美國的實力。這是由於中共反人類、反美、反正義世界的本性所決定的。中共在境外的投資,從來不是純粹經濟上的決定,而都帶有國際政治和地緣政治的背後目的,所以,雖然中國企業很早就希望進入美國基礎設施市場,中國建築總公司也通過併購等方式擴大了在美國的市場份額,但中資從來不能獲得港口設施等資產的所有權,以及涉及美國國家安全的項目。

從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和美國的國家利益角度看,中美之間其實的確存在經濟上巨大的互補性。如果是在公平和開放的貿易架構之下,中美雙方都可以從雙邊貿易中獲益。阻擋中美正常貿易的,不是別人,其實就是中共的利益集團。中美之間的貿易和投資摩擦,實際上是中共和美國的摩擦,不是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的摩擦;是中共的特權利益及其對政治、經濟實施絕對控制的慾望,導致和美國政府的對抗。

中國不需要數萬億美元的貿易順差積累,中共需要,中共需要數萬億美元的外匯財富供他們揮霍;中國需要價值數萬億美元的美國產品,需要美國的進口以滿足中國百姓自身的需求。從赴美中國遊客在美國大肆搶購、掃貨的驚人購買力,就可以看出美國產品在中國的市場潛力。是誰阻止了美國產品廉價的進入中國?是誰在把持外匯儲備、限制匯兌,讓中國人民不能享受他們辛勤勞動的果實?

目前世界錯綜複雜的局勢之下,各國都在尋找出路,避免政治和經濟上的動盪,哥倫比亞大學國際公共事務學院的兼職教授榮大聶認為,中國目前處於「巨大的不確定」中,這種不確定「比我能回想起來的任何時候都大,因為基本框架在受到質疑。」所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或在今年4月就要訪美,會晤川普。習近平面臨的國內危機,會使他努力尋求美國的支持;而川普政府不會放棄這個難得的機會達到修理中美貿易格局的計畫。但是,讓習近平真正擺脫國內困境的方法,剷除「不確定性」的根源,和消除「基本框架上」的隱患,還需要從經濟上讓中共斷糧、斷奶。為什麼呢?

可以讓中共在中美貿易戰中俯首稱臣、低頭屈服的川普戰略,如前所述,一個是資本運作的管控,防止中共購買西方重要資產;另一個是「精確制導戰術武器」、以中共之道還治中共之身、限制中共投資、保證高科技不流入中共之手。這兩者都是中共帶有自身利益和目的的經濟戰略,也是中共賴以生存的經濟基礎。只要中共存在,只要中共需要中國經濟對其輸血、餵奶,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就很難避免,中國就避免不了美國的兩個殺手鐧和經濟核武;只有中共不存在了,美國才不需要祭起這兩個超級的武器。

中共看來是急了,所以,與川普談判妥協的機會在增加。但如果要真正、徹底的避免中美貿易戰,一勞永逸的消除貿易壁壘、取得雙贏局面,就需要中共放棄自己的私利和目的,或使中共被迫放棄自己的特權,才能真正實現。換言之,必須解體中共,中國人民才能實現經濟上的自由,中美貿易戰才能從根本上真正的、徹底的被消弭和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