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中國換器官的等待時間超短,器官資源反常的多,這使得人們不得不思考這其中到底有啥見不得光的真相被掩蓋了。圖為示意圖。(Getty Images)

對於中共活摘器官的驚人事實,很多人難以想像,畢竟此事太邪惡,超出一般人的接受範圍。

不過,越來越多直接或間接的證據顯現,證實中共活摘器官事件並非空穴來風。

多倫多大陸移民王女士即親身見證中國器官移植業的反常現象。

文 _ 伊鈴

2001年底,居住多倫多的中國大陸移民王女士經家庭醫生檢查,發現右腎有一個鵝蛋大的結石。為了減少創傷和手術風險,家庭醫生建議她去安大略省倫敦大學醫院(London University Hospital)作鐳射碎石治療。治療期間,因泌尿系統感染,導致腎功能衰退,併發尿毒症,王女士不得不靠做腎透析維持生命。

加拿大難獲腎源

王女士每隔一天要做一次腎透析,她的胃腸道反應很大,嘔吐得厲害。日復一日,她不想再堅持下去,要求醫生給她換腎。醫生說:「我可以把你的名字排期,但不能保證有腎源。」在加拿大,如果沒有人捐獻,就無法找到腎源。這位醫生建議她找家人捐腎,並舉了一位患尿毒症的媽媽獲得19歲女兒捐腎的例子。

王女士考慮到女兒已成家,不適合捐腎,兒子也不合適,丈夫年齡大,捐腎有風險等情況,最後決定回中國換腎。

北京紅旗醫院告知「兩個月能得到腎」

2002年,王女士從多倫多出發,坐飛機到香港,再到杭州。首先在杭州中醫學院附屬醫院做中西醫結合治療。半個月後,醫生對她說:「你的腎像個梨一樣,沒有再生能力了。如果早點來,可能有希望,現在兩個腎都萎縮了,沒有工作能力。」醫生建議她盡快去北京換腎。當時,她的媽媽從廣西過來陪伴。

王女士第二天就離開杭州,和媽媽一起前往北京協和醫院。這家醫院病人多,連續兩天清早排隊都沒掛上號。她已經幾天沒做透析,手腳腫大厲害。最後經人指點,王女士來到該院的急診科就診。在急診科做透析時,她向旁邊的病人打聽換腎的事。一位病人告訴她,協和醫院的床位緊,可能換不到腎,建議她去紅旗醫院。

王女士和媽媽來到北京紅旗醫院,直接告訴醫生要求換腎。醫生給她驗血,定血型,一個星期後結果出來了。醫生告訴她:「要等兩個月才能得到腎。」於是,她給醫院留下兒子和弟弟的聯繫電話,然後決定回家鄉廣西等待。

河南新鄉腎病醫院的經歷

王女士到北京火車站買車票回廣西。她在車站看到一則廣告,上面說,河南省新鄉市腎臟病醫院有腎透析,各方面醫療條件都很好。王女士考慮自己的家鄉在廣西縣城,那裡可能沒有腎透析設備,不如先去新鄉市腎病醫院,一邊治療,一邊等待北京的通知。

王女士在新鄉市腎臟病醫院住了一個半月。期間每個禮拜做腎透析兩次,也給她一些藥物治療。王女士說:「當時住院期間,附近有很多小醫院來探望我,做我的思想工作,一直叫我去他們那邊去做(換腎)手術。有三、四家醫院,他們說,他們那裡有外國回來的專家,保證能夠做好的。」

後來,王女士的兒子來了,阻止她,擔心她上當受騙:「這些小醫院不會把你做好的,只能把你做壞,做死了他們不賠你。跟我回廣西吧。」王女士聽了兒子的話,來到廣西醫科大學(桃源路)。在那裡,王女士重新掛號,定血型。

兩個月等到腎源

王女士離開北京大約兩個月的時候,接到北京紅旗醫院的電話,通知她去換腎。王女士考慮,從廣西坐火車到北京,要兩天兩夜,加上家人陪護,一路下來費用很多。就問:能不能保證那個腎是給我的?對方回答:不能,這裡有四、五個人在等,誰合適就給誰了。最後,王女士放棄了去北京紅旗醫院換腎,繼續在廣西醫科大學等待。

2002年9月下旬的一天,廣西醫科大學通知王女士上手術臺。王女士說,到那一天為止,在廣西醫科大學等待總共不到兩個月!

腎源:23歲男「死刑犯」

手術完成以後,王女士既不知道腎的來源,也沒有見到供腎者的家屬。只聽醫生說,家屬不能去現場領屍體,而是一周以後去火葬場領骨灰。

一天,王女士去隔壁跟病友聊天。一位姓鄭(男性、45歲)的病友說:「我的主刀醫生是我的老鄉。他告訴我,你的這個腎本來是(給)我的。這個腎是(來自)一個很年輕的男孩子,他才23歲。因為那天我的血型還沒有定,醫生不敢給我做手術,所以就輪到給你了。」


手術完成後,王女士不知道腎的來源,只聽醫生說家屬一周以後才能去火葬場領骨灰。一天,王女士從病友那兒得知,她的腎源是一位23歲的男孩。圖為描繪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畫作。(Getty Images)

這位鄭姓病人還說:「我換的這個腎質量比你(王女士)換的那個要差。我這個腎是在縣城摘取的,縣城到省城要三個小時的車程。而你換的那個腎是在省城摘取,兩三個小時就上手術臺。因為隔的時間越長,越不新鮮,成活率就越低。」

鄭姓病人還說:「他們(被摘器官者)在縣城被槍斃,槍斃完了以後,醫生把器官拿到一個特定的保溫瓶裡,開車回到省城。一回來,他不馬上換給我,他們(醫生、司機、公安)還要去餐館吃一頓,到下午他們才慢慢地給我換,到手術時等了五、六個小時。」

三年內換三個腎

手術一個月後,王女士回到加拿大,一直服用專科醫生開的藥物維持。

三年後,王女士給廣西鄭姓病友打電話,接電話的是一位老太太。說:「自從跟你一起在廣西醫科大學換了第一個腎以後,回來剛剛一年多(就不行了)。開始是吃外國進口的藥,後來經濟方面支撐不起了,就改國內的,國內的(藥)吃了半年,他的腎就壞了。」

她說:「後來又到另外一個醫院換了第二個腎,情況跟頭一個一樣。頭半年吃進口藥,還維持得挺好的,後來因為根本沒有錢了。錢只有花出去,沒有掙回來。跟親戚朋友該借的都借了,有借無還,以後再借,人家就怕了。他又換國產,吃了半年(腎)又壞了。」

老太太最後說:「到他快死的時候,已經換了三個腎。換第三個腎的時候,已經沒有錢買藥了。他死的時候,家裡窮得揭不開鍋了。他的兩個男孩上高中,都沒有錢去讀書。」

五人同期換腎 四人已死

王女士說:「跟我同一批手術的五個人,其餘四個都不在了。並不是說手術不成功,手術很成功。但是他(們)沒有錢來維持,吃這個藥來維持腎功能。有一個從海南島過來的男孩,23歲,回去以後也沒有錢維持吃藥,後來也沒命了,死了。」

「另外兩個,一個39歲,一個41歲。41歲那個是女的,姓李,跟我同一個病房,是南寧郊區人。她也給了我電話。後來我打電話過去,也是去世了。」

加拿大居民王女士回國換腎的經歷,再一次印證了海外對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業奇怪現象的很多調查,即器官來源充足,等待時間超短;中國一定存在活體器官供應庫等。

器官來源畸形充足 等待時間超短

原中共航空軍醫主任、軍事醫學委員會委員,現供職於哈佛大學心血管研究中心汪志遠醫生表示,正常情況下,同種異體大器官移植,配型比例很低。國際腎臟協會的數據顯示:非親屬間配型比例為6.5%。即要完成一個器官移植,至少需要在15個特定的、可提供器官的人群中配型,才有可能找到一個匹配適合的人。

美國是全世界器官移植最發達的國家,有龐大的器官捐獻系統,還有1億2000多萬自願捐獻的人群和發達的全國網絡。但在美國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為:肝移植兩年,腎移植三到七年。2012年3月24日,美國前副總統切尼做了心臟移植手術,他在移植名單上排隊等了近兩年的時間,才獲得捐贈器官。

汪志遠目前是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負責人。他說,據追查國際調查報告,1999年以前,中國是全世界器官移植最落後的國家;人體器官捐獻率僅約0.6/100萬人口。2010年之前,全國沒有器官捐贈系統。追查國際調查統計顯示,1999年以前的20多年,中國的肝移植累積總數僅135例,平均每年只有5至6例。1991至1998年8年肝移植共78例,平均每年9.7例。

可是,1999年以後,中國器官移植來了個驚天大逆轉。1999至2006年8年間,肝移植1萬4085例,平均每年1760多例。與1999年前同期比,相差約180多倍。躍升為全世界最發達的器官移植國家之一。而且出現了兩種特別奇怪的現象:

一、器官等待時間非常短,平均是2至4周,甚至1至2周。

二、器官過剩。國內用不完,向全世界廣告推銷,數萬外國人到中國器官移植旅行。

即使一個普通的外國旅遊者,待不到三個月就可以獲得腎移植。甚至一名患者作腎移植手術用了8個備用腎。呈現典型的「器官等人」,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反向配型。

汪志遠說,上文中王女士談到,從摘取腎到移植手術,等待時間僅兩三個小時,這種驚人的快速,更證明活體供應庫的存在。


原中國航空軍醫主任醫師、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負責人汪志遠分析中國存在活體供應庫。(大紀元)

死囚犯、自願捐獻是騙局

中共衛生部曾宣布,自2015年1月1日起,器官移植全部使用公民捐獻。在此之前,中共衛生部稱是用死囚器官。根據追查國際調查,2015年以前,按官方宣布的數字,每年全國的器官移植是1萬例左右。

汪志遠說:「根據大赦國際的報告,中國的死囚犯一年共1600多例,這絕對不可能成為器官移植的來源。所謂『死囚器官』只是一個騙局。」


根據大赦國際的報告,中國的死囚犯一年共1600多例,而每年全國的器官移植是1萬例,死刑犯遠不足成為器官移植的來源。圖為大陸一死刑犯被押上死刑執行車。(大紀元資料室)

汪志遠強調,「『自願捐獻』是中共掩蓋活摘器官的又一個騙局。」2010年以前,中國根本不存在器官捐贈系統。2011年後,全國10個大城市做器官捐獻試點。但調查結果顯示,從2015年1月到11月份,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數量仍然龐大,器官來源也很充足。而他們的器官捐獻系統回答是沒有器官捐獻,或者是非常少。與全國的器官需求量比,幾乎是沒有捐獻。

追查國際調查員給大陸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打電話過程中發現,大部分電話無人接聽,少數幾個有接電話,稱捐成的沒有幾個。而且有的自願捐獻系統還在籌建之中。

北京是全國器官移植量最大的城市,僅衛生部指定的器官移植醫院就有20家,僅北大人民醫院就稱一年之內做過4000例肝腎移植手術。實際移植量大得驚人。然而調查顯示,他們的捐贈系統還在籌建中,根本沒有人捐贈。

據大陸媒體報導,2010年3月天津市啟動人體器官捐獻工作以來,累計器官捐獻123例。這樣低的捐獻數量,無法解釋天津市巨大的器官移植量。

經2015年調查,全上海市器官捐獻成的只有5例。而上海有11家衛生部指定的器官移植醫院,全部是國家級移植中心,每年開展大量器官移植,5例捐獻器官絕不可能是上海眾多器官移植機構每年移植供體的主要來源。

法輪功是器官移植的最大受害群體

據追查國際調查報告,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一個分水嶺,從這一年開始,中國的器官移植開始了爆炸性增長,全國大大小小的醫院蜂擁而上做器官移植,大量器官移植中心和配型中心迅速建立,同時伴隨大量醫學界的反常現象出現。

汪志遠說,這與法輪功遭受迫害時間驚人的吻合。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數千萬法輪功學員大規模到北京上訪。數百萬人因為不報姓名被大批地帶走,祕密轉移到不為人知的地下監獄、勞教所或集中營關押。從此失蹤,成了器官移植的活體供應庫。


2000年起中國器官移植呈爆炸性增長,與法輪功受迫害時間吻合。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失蹤,成了器官移植的活體供應庫。圖為2012年10月1日香港遊行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潘在殊/大紀元)

關押在全國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在遭受肉體虐待和精神凌辱,包括打傷、打殘、打死(據明慧網,截至2015年8月3日,被害死並被證實的已經有3870人),被強制驗血,而且驗血之後,也不告訴被迫害者得病的情況,重病得不到醫治,不允許保外。這樣的事情在全國普遍存在。與此同時,其他勞教人員、囚犯並沒有如此被對待。甚至有在家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驗血的情況出現。

追查國際調查報告顯示,據2010年3月中共官方媒體《南方周末》發表的《器官捐獻迷宮:但見器官,不見人》報導:「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6年時間翻了30倍!

所有證據都指證了一個事實:法輪功學員成了中共器官移植業畸形發展的受害者。

汪志遠畢業於中國第四軍醫大學航空醫學系,曾任航空軍醫主任,長期從事航空醫學保障,曾擔任《航空軍醫》雜誌編委,文革之後任第一屆中共全軍軍事醫學委員會委員,1995年來到美國在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心血管研究中心從事心血管研究。

2006年開始,汪志遠開始從事中共活摘器官調查,至今逾10年,著有多篇調查報告。詳情請瀏覽追查國際網站:https://www.zhuichaguoj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