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2月12日朝鮮成功發射了一枚「北極星-2」彈道導彈,射程至少2000公里。(Getty Images)

中朝兩國用鮮血凝成的「革命友誼」其實是用金錢建立起來的關係。鴨綠江上的水電站,例如最大的水豐水電站,六十年來,中朝各得百分之五十的電量,但是中國卻單獨承擔所有造價和維修費用,做的是賠本買賣。朝鮮戰爭期間,水豐大壩曾多次遭受飛機轟炸。據中共官方媒體報導:2017年2月12日朝鮮成功發射了一枚「北極星-2」彈道導彈,射程至少2000公里,可以覆蓋日本全境。未報導的是:三峽大壩距離發射點只有1800公里。

朝鮮謾罵中國隨著美國的調門起舞

中共官方媒體2月13日報導:朝鮮於2月12日成功發射了一枚「北極星-2」彈道導彈。聯合國安理會13日發表媒體聲明,強烈譴責朝鮮再次發射彈道導彈,敦促朝鮮停止此類行動。中國支持了安理會的立場。

2月19日中國宣布禁止從朝鮮進口煤炭,因為朝鮮試射彈道導彈違反了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其實在禁令正式宣布前,一艘來自朝鮮載運1.63萬噸無煙煤的船隻已經被溫州港作退運處理,價值94.5萬美元,理由是煤炭中的汞超標。該批無煙煤的汞含量檢測值為0.651ug/g(微克/克),超過國家《商品煤品質管制暫行辦法》中「小於0.6ug/g」的限量要求。據說,朝鮮目前的外匯收入有四成左右來自對中國的煤炭出口,中國的禁令應該是很有力量的經濟制裁手段。

作為回應,朝鮮發表聲明直接指向中國的進口禁令,稱中國已經「採取了非人道步驟,諸如阻止全部的外貿」,這有助於朝鮮的敵人「搞垮朝鮮的社會制度」。朝鮮國家通訊社則諷刺中國說「這個國家,自以為是個大國,卻隨美國的調門起舞」。

3月6日朝鮮又同時發射了四枚導彈,導彈飛行距離約1000公里,飛行高度約260公里。導彈發射處距離中國遼寧丹東市不足50公里,擺出一副根本不怕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制裁的樣子。

記得1958年周恩來陪同金日成來杭州訪問,作為小學生的筆者還到馬路邊夾道歡迎,還要先學唱朝鮮歌曲:「長白山綿綿山嶺,沾滿血印鴨。綠江水曲曲彎彎,飄著血痕。

今天自由朝鮮光榮花環上,燦爛的放射著神聖光芒。啊,敬愛的領袖,金日成。」都說中國和朝鮮是用鮮血凝成的革命友誼,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其實,中國和朝鮮的關係是用金錢鑄成的一種畸形的關係。中國宣布禁止從朝鮮進口煤炭,斷了朝鮮的一條財路,朝鮮開罵也是可以料到的。本文將介紹中朝兩國在水電開發上用金錢建立起來的這種「革命友誼」。

中國承擔建設和維修費用,朝鮮免費取得電力

鴨綠江的大部分河段是中國和朝鮮的界河,入海口的部分河段則成為朝鮮的內河,目前中方還有使用權。鴨綠江水資源豐富,平均流量1040立方米/秒,年徑流量327.6億立方米。不少中國人曾提出過北水南調的建議,將鴨綠江水通過管道引到北京。鴨綠江源頭到河口的落差達到2440米,水電資源豐富。可開發的水能資源為250萬千瓦,年發電量100億千瓦時。鴨綠江幹流上建有雲峰、渭源、水豐、太平灣四大水電站,其中水豐水電站是最早建設、也是最大的水電站。


水豐大壩地理位置(網路圖片)

水豐水庫大壩工程為中朝兩國共有的水電站工程,位於中國遼寧省寬甸縣境和朝鮮平安北道朔州附近,距中國丹東市和朝鮮新義州約70公里。水豐大壩與三峽大壩都是混凝土重力壩,最大壩高106米,壩頂高程131米,壩頂長899.5米。水庫正常蓄水位(海拔122.5米)時的總庫容為116.5億立方米,死水位(海拔95米)時的庫容為41.8億立方米,有效調節庫容為74.7億立方米。水庫面積345平方公里。

這個工程於1937年日本侵華期間開始興建,1941年建成,建設速度非常快。為當時亞洲最大的水庫(世界第二位)。總裝機容量為63萬千瓦,平均年發電量39.3億千瓦時,發電量中朝兩國各得百分之五十。這個70多年前用勞工建造的水豐水電站工程,其經濟技術指標遠遠超過長江三峽大壩工程。

水豐水電站:發電裝機容量63萬千瓦;平均年發電量39.3億千瓦時。

三峽水電站:發電裝機容量1820萬千瓦;平均年發電量840億千瓦時。

(注:三峽水電站資料按未安裝6臺70萬千瓦的地下電廠計算。如將地下電廠計入,三峽水電站效率更差。)

長江三峽大壩工程用水豐工程28.9倍的發電機,生產出電量只是水豐工程的21.4倍。相比之下,三峽大壩工程投入大而產出小。

1945年日本投降,蘇聯紅軍占領東北。蘇聯人拆走了水豐水電站的三臺發電機組。抗美援朝期間,水豐大壩工程又遭到聯合國部隊空軍的轟炸,損失嚴重。1955年成立了中朝鴨綠江水力發電公司,雙方合營水豐發電廠並進行了恢復改建。發電機全部安裝在朝鮮一側。到1958年恢復改建工程竣工。中國方面承擔了全部修理和重新安裝的費用。1987年和1988年又將水電站的發電裝機容量擴大到90萬千瓦,中國方面承擔全部費用。發電量仍由中朝兩國各得百分之五十。

按照三峽工程所有水輪發電機的所有者——長江電力股份公司的報表,發電成本占發電收入的百分之六十多。如果把這個比例套用在水豐水電站上,中方是賠錢買吆喝,朝鮮是白得電量。

由於水豐大壩使用已超過六十多年,2009年中朝兩國決定對水豐大壩防洪設施進行更新工程,更換所有金屬部件。由於2009年是中朝兩國建交60周年,為進一步深化中朝之間的友好合作關係,中國方面又承擔了所有更新工程的費用。

不料2010年8月下旬鴨綠江發生大洪水。本來承擔防洪任務的水豐水庫因正在實施更新工程,洩洪閘的閘門已經全部卸下,水庫沒有任何防洪效益。通過大壩的洪水淹沒了下游中國丹東和朝鮮新義州部分地區,人員損失和財產損失十分嚴重。特別新義州是朝鮮第四大城市,損失更大。為了中朝兩國之間的兄弟加朋友的關係,中國方面向朝鮮方面提供了大量的災後救濟,實際上是承擔了水豐工程因實施更新工程而無法承擔防洪效益所造成的全部洪水損失。

鴨綠江的大部分河段是中國和朝鮮的界河,鴨綠江上水電站生產的電力中朝各得百分之五十,也是合理的分配。只是工程造價、維修費用也應該由中朝各承擔百分之五十才對。而中國方面主動地承擔了全部的造價、維修費用,是為中朝兩國用金錢建立起來的「革命友誼」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既然這個友誼是用金錢建立起來的,那就不能怪朝鮮這個朋友不講交情,只能怪中共擇友不慎。

三峽大壩在朝鮮導彈射程之內

文革間常唱的一首歌:「東風吹,戰鼓擂,如今世界上到底誰怕誰?」如今兄弟翻臉,朋友交惡,中國和朝鮮,到底誰怕誰?

目前看來,朝鮮根本不怕中國,說罵就罵,說嘲笑就嘲笑,這是因為朝鮮直接控制中國的命門,控制定點威脅的目標——三峽工程,理由如下:

第一:朝鮮核武劍指中國。張璉瑰〈在朝鮮核武其實劍指中國?〉一文中對此有詳細論述,不再展開論述。

水庫大壩會在戰爭中成為軍事攻擊的對象,這是以基礎設施為直接目標,而不是以居民點為直接目標,轟炸造成水庫潰壩,其殺傷力遠遠超過直接轟炸居民點,而且使基礎設施長期不能起作用,破壞敵方在戰爭期間的經濟實力。

水庫大壩的目標極大,並非如三峽主上派所想像的,炸彈非要直接擊中大壩才能造成潰壩,而是只要將炸彈投擲在水庫的水面上即可。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英國空軍就炸毀了德國的多座大壩。英國工程師Barnes Wallis發明了專門炸毀大壩的跳躍式炸彈(英文Bouncing bomb,德文Rollbombe)。投擲這種炸彈,無需直接擊中大壩,只要扔到水庫的水面上即可。炸彈在水庫的水面上跳躍式地向下游大壩方向運動,遇到大壩後,炸彈自動下沉,然後爆炸,增加爆炸效果,摧毀大壩。所以被打擊的目標非常大,不是一座大壩,而是整個水庫區。對此朝鮮深有體會。在朝鮮戰爭中,聯合國部隊的空軍就把朝鮮的水庫大壩作為目標來炸,就是中朝界河鴨綠江上的水豐大壩也不放過。

第二:三峽大壩已在朝鮮導彈射程之內。根據中國媒體報導,朝鮮於2月12日發射的「北極星-2」彈道導彈,射程至少2000公里,可以覆蓋日本全境。但是中國媒體沒有報導的是,三峽大壩距離朝鮮導彈發射地的距離為1800公里。三峽大壩也在朝鮮「北極星-2」彈道導彈射程之內!


三峽大壩衛星圖(互動百科)


根據中媒報導,朝鮮發射的彈道導彈,射程可以覆蓋日本全境。但沒有報導的是,三峽大壩也在射程 之內。(網路圖片)

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中認為一般常規武器是難以摧毀三峽大壩的,除非使用核武器(其實這一點根本不成立)。而朝鮮在中國的幫助下,已經擁有了可以摧毀部分世界的原子彈。2013年2月14日,德國聯邦地球科學與自然研究院(BGR)發表其監測資料,稱2013年2月12日朝鮮核爆炸能量釋放約為4萬噸TNT當量,是1945年廣島原子彈爆炸力的3倍。這樣的原子彈足以摧毀三峽大壩。

為什麼在戰爭中會選擇攻擊水庫大壩?這一點朝鮮有過經驗教訓,記憶猶新。

第三:如果朝鮮發起進攻,不會在7天之前通知中國。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中認為三峽大壩是安全的,是建立在戰爭有預兆的前提下的。三峽工程有14天的時間(後改為7天),可以將水庫中的水放空。即使敵方炸毀三峽大壩,也不會有嚴重的後果。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希特勒搞的都是突然襲擊,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北朝鮮向南朝鮮發起進攻,搞的也是突然襲擊,九十年代美國打伊拉克也是突然襲擊。

朝鮮發射導彈、爆炸原子彈,沒有通知中國,更不要說提前7天。中國方面也無法預先撤離居民,讓他們避免可能的核輻射。如果為了預防朝鮮的突然襲擊,三峽工程採取預防的措施,事先將水庫中的水放空。一旦三峽水庫的水被放空,長江航運就被中斷,對中國經濟打擊極大。朝鮮輕易取得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勝利。

當然中也可以向蘇聯的史達林學習,英雄斷臂。1941年9月希特勒德國入侵蘇聯烏克蘭,為了不讓德國人得到位於紮波羅熱市第聶伯河上的薩波里沙(Saporischja)水電站,史達林下令,炸毀薩波里沙大壩。這個紮波羅熱市正好和三峽大壩所在地宜昌市結為友好城市。

第四:朝鮮不怕中國的報復。實際上支撐三峽工程上馬的是中共軍方鷹派的極限戰爭理論。如果有人膽敢用核武器來襲擊三峽大壩,必然遭到中共軍方的無限制的反擊。
雖然中國的核武器在數量上和品質上不如美國、俄國,他們的核武器可以摧毀地球幾次,但中國的核武器足以摧毀地球一次。摧毀地球一次的效果和摧毀地球五次的效果相等。美國人和俄國人都是明智的也是怕死的,所以美國和俄國不會用核武器襲擊三峽大壩。

但是現在冒出來一個朝鮮,一個新的核武國家。如果朝鮮用核武器襲擊三峽大壩,它是絕對不會害怕中國的報復。朝鮮有意把核武器和發射器布置在朝中邊境地區,離中朝邊界很近。如果中國採取核報復,等於是向自己的國土上扔原子彈,而且中國受到的破壞要比朝鮮更大,中國死的人要比朝鮮更多。

1991年錢偉長教授撰寫〈海灣戰爭的啟示〉一文,指出:「我們絕不能花了幾百億或幾千億人民幣來修一個世界上最大的水壩,給我們的子孫背上包袱,成為外部敵人敲詐勒索的籌碼。這裡啟示我們,在和平還沒有保障的國際形勢下,三峽工程是千萬不應上馬的。」

2月12日朝鮮成功發射了一枚「北極星-2」彈道導彈,射程至少2000公里,可以覆蓋日本全境,三峽大壩也在導彈射程之內。朝鮮的原子彈足以摧毀三峽大壩;朝鮮在發起攻擊之前絕不會通告中國;朝鮮也不怕中國的核報復。你說,朝鮮和中國,到底誰怕誰?

轉自《民主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