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國埃森的猶太教堂
無標題文件

去年十一月底,張威廉女士到科隆參加慈善捐款晚會後路過埃森,我們一起去參觀了在埃森的德國最具歷史的猶太教堂。這個猶太教堂建於一九一六年,毀於三六年希特勒的水晶夜,近年來重新修整,是德國最重要、最具歷史性的猶太教堂。裡面展示了幾乎所有的猶太名人,包括愛因斯坦、佛洛德、甚至電影和體育明星,數百人。但是我們尋遍M那一欄,卻沒有馬克思,這讓我們非常奇怪。為此我們問管理人員,對方回答說不是遺漏,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所以,連猶太人都覺得在他們的行列,讓他們感到難堪的馬克思,現在真的是只有送給各國共產黨的子孫,特別是我們中華民族的不肖後代了。


張威廉女士在沒有選入馬克思的猶太名人錄旁的留影


因為居然有人說,馬克思好,共產黨不好……繼而又有人說,共產黨好,中國共產黨變了味……最後竟然說,列寧、史達林、毛澤東不好,鄧小平好。這樣的說法,付出的是成千上萬的民眾的生命,得到的是天安門大屠殺。

對於這樣的荒腔走板、不知好歹的論調我是不會浪費時間的。因為五十年前的我,也曾經被真理部的這種觀點扭曲過、蒙蔽過。七十年代時由於鄧小平的復出,由於七六年清明天安門事件,我一直與這類論調對抗,而我一生前半段的很多工作就是在解析這些問題。

八十年代末,當我剛到德國的時候,我是準備繼續研究這一問題,研究自然辯證法,也就是馬克思主義為什麼說不是學術,在科學史和學術思想史上毫無影響及作用。為此,德國批評理性主義,即科學哲學的代表人阿爾伯特在支持我、為我寫的推薦信中開章明義就說:這類問題是毫無學術價值的問題。自然辯證法的出現不僅對科學毫無影響,而且和科學及科學思想的發展毫無關係。可是對於中國的所謂學界、知識界來說卻有著現實意義。

我後來對於意識型態和極權主義問題的研究讓我徹底明白:它是一種旨在確立一種人間真理的世俗觀念論;即意識型態,一種世俗宗教、政治化宗教。為此,這就讓人們很容易地看到,它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所以,誰如果把這樣一種世俗宗教當作學術,不管他是西方人還是中國人,不管他是老的馬克思主義者,還是新馬克思主義,不管他是薩特還是顧準,都要麼是智力和學術感覺疲軟,要麼是道德出了問題。而就是在這兩方面,我的一生經歷都讓我有非常深刻甚至可說是痛切地體會。我一直不斷地遭遇這兩類人,甚或直接就是連體人。

所以,我懇請那些見了棺材不掉淚的人,我和阿爾伯特一樣,認為這是昏話和胡話。您如果不同意就請到別處去說,我沒有興趣和您再繼續塗抹這些問題。套一句克雷洛夫寓言中的話,「朋友,你是灰的,可我已經白髮蒼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