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聲援江西樂平冤案遭中共警方拘捕的大陸知名維權人士吳淦,近日其揭露「電視認罪」造假的公開信在網路流傳。此舉得到眾人的讚賞和支持。(新紀元合成圖)

近日被關押的知名維權人士吳淦給央視主持人董倩的公開信在網上流傳。

他痛批央視配合公安逼他「電視認罪」造假,並要求當時主持人董倩出庭作證,還原當時真相。此舉得到眾人的讚賞和支持。

文 _ 駱亞

近日被關押的知名維權人士吳淦給中共央視主持人董倩的公開信在網上流傳。他羅列民間對中共央視的各種負面評論,並勸其離開央視。

吳淦在公開信中表示:「大褲衩(民間對中共央視的別稱)副樓被火燒,網民拍手稱快;某男主播得喉癌,大家幸災樂禍;因李東生當皮條客送女主播給康師傅(周永康)而獲得CCAV及怡紅院美譽;網民把新聞聯播愚民宣傳範本用填空方式固定;畢福劍展現大褲衩裡人群人格分裂狀態,以上種種說明了你單位在民眾心中的形象。」

他強調,這是扭曲的制度「讓媒體變成愚民工具,成為萬惡幫凶,成為假大空的代名詞,成為邪惡的代表,所以只有及時逃離才能洗去污點,才能獲得人格獨立與尊重」。

吳淦希望董倩能出庭作證還原真相,「2015年8月1日我被戴黑頭套強制帶到你面前(接受)採訪,你把當時所見所聞拿出勇氣和良知告訴公眾,告訴大家我如何揭露和怒斥坐在我斜對面對我犯下暴行的安少東,告訴公眾他對我做了什麼,告訴公眾我的腰傷情況,告訴公眾那天幾個臨時演員如何表演,我相信你會展現人性善良的一面。」

吳淦透露,因為當時沒有配合安排的劇本演出,回去後受了安少東的不少折磨。

他還表示這次有幸親歷並深度了解了央視和公安如何配合製造需要的新聞。他譏諷只有這種神奇的國度、神奇的媒體、神奇的公安,才會製造出各種「神奇」的新聞,因此如果中共央視「正面」宣傳他,將是其一生的污點。

維權律師不承認「電視認罪」

記者從多位大陸律師處證實這封網路流傳的公開信是吳淦所寫。著名維權律師余文生也向《大紀元》記者證實這點,相信這封公開信出自吳淦之手。

「當局要他認罪,這是違反法律程式的一些問題,律師要求會見見不著,但記者卻能見到他,這肯定是不合法的。」

余文生強調:「如果這封公開信所說的內容是假的話,董倩可以出面闢謠說沒有這回事,並追究吳淦的責任。但是董倩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反過來證實這個事情是真的,這也證明警方違法。」

余文生介紹,自己也曾被「電視認罪」製作視頻,很多被抓的「709案」律師都做了「電視認罪」,比如江天勇、王宇、周世鋒等。

正因為中共手段卑劣,余文生披露:「現在有很多律師都事先寫好聲明,連視頻都做好了,一旦被逼『電視認罪』,這個聲明視頻就在網上公布。中共當局做事無底線,實在太無恥,我們只好提前做準備了。」

「電視審判」違法法治侵害名譽權

北京著名維權律師黃漢中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電視認罪」其實是過去中國沒法制下進行的「遊街示眾」的翻版。因按照法治原則,任何人只有看法院的判決才能知道是否有罪。中共當局近些年來公然利用電視媒體來延續「遊街示眾」,是嚴重違反法治的、侵犯人權的。

他進一步分析,從法治的觀點來看:第一,任何人是不是有罪應該由司法機關按照法定的程式做出判斷;第二,即使因為違法被法院判決有罪,但他仍然具有人格尊嚴,仍然享有名譽權,不應該在大庭廣眾之前示眾。

他強調:「中國目前司法不獨立、不透明,很多案件的辦理,沒有公開透明,大眾應該有的知情權沒有擁有,但這種志在抹黑人權律師和法治捍衛者的違法行為卻大行其道。大量的同類案件的審判,大陸公民並沒有能按照自己的志願通過旁聽了解案情,但是官方媒體卻在法律審判之前,對他們進行媒體審判,作為律師,我們對這種行為表示非常遺憾和堅決反對。」

他讚賞吳淦的勇氣說:「他在人身失去自由的情況下,敢於發出這種聲音,值得各界對其正義舉動表達關注和支持。」

吳淦背景

吳淦(網名屠夫)最早因鄧玉嬌案在網上聞名,他被抓前參與了不少重點維權案,包括福建網民案、浙江錢雲會案、瀋陽夏俊峰案、慶安徐純合案等。

2014年3月21日,大陸唐吉田、江天勇等四位維權律師為營救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建三江青龍山黑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引起社會各界極大反響,吳淦當時以網名「 超級低俗屠夫」在網路上發布「通緝懸賞令」聲援維權律師,指黑龍江建三江農墾公安局長劉國峰在當地無惡不作,知法犯法,私設黑監獄,迫害信仰人士,被稱劉魔鬼。

在吳淦聲援江西樂平冤案後,於2015年5月27日被福建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和誹謗罪」刑事拘留。

央視在逼吳淦電視認罪前,已經在央視《朝聞天下》欄目裡播放了一段長達近6分鐘的污名片──《網名「超級低俗屠夫」被拘真相》節目,將其高調「遊街示眾」。同年8月1日,中共當局安排吳淦「電視認罪」,因其不配合而夭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