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維權律師王全璋。(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推特)

曾為大量法輪功學員案件辯護的王全璋律師,2015年因「709」事件被抓的,據說曾遭電擊酷刑,一直沒讓家屬請的律師會見,很多與他相識的人都惦念著他,本文作者、河北法輪功學員田露(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文 _ 田露

在中國大陸,敢不敢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已經成為律師資質與人品的一種驗證,因為10幾年來,法輪功群體所遭受的人權災難是最為深重的。

王全璋律師就曾經說過:「如果今天別人不代理,我也不代理,那誰幫助他們呢?」據梁小軍律師說,王全璋在大學期間,「就能用所學法律知識,站出來為法輪功修煉者維權,不是一般的勇氣和膽識!」

2015年,王全璋律師因「709」事件被抓。知情人透露,在監視居住期間,他遭受電擊等嚴重酷刑,並被中共變相剝奪辯護權。近日,身陷囹圄的王全璋律師獲得了第三屆「曹順利勇氣獎」。

王全璋律師代理了大量法輪功學員的案件,很多與他相識的人都惦念著他,本文作者、河北法輪功學員田露(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 * *

和王全璋律師第一次見面,他給我的印象就是疲勞過度,總是眉頭緊鎖的樣子,那是2014年。

當時河北三河市發生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事件,我們需要律師的幫助。我們向王全璋律師敘述了事情的大概:國保警察沒有出示有效的法律依據,就綁架了74歲的馬維山老人,並將其拘禁到廊坊「法制學習班」(洗腦班),馬維山的老伴也高齡了,急得吃不好,睡不著,憂心如焚……

我記得王全璋律師當時說:「這幫混蛋,就得和他們碰撞,不斷地和他們碰撞和抗爭!」後來我們就請了王全璋和王宇律師給馬維山老人辯護。

2014年6月18日,王全璋和王宇律師到三河公安局國保大隊要求會見馬維山,遭到拒絕。

2014年7月1日,王全璋律師到三河市法院遞交了控告信:要求對三河市公安局非法羈押馬維山一事立案調查,並追究責任人的刑事責任;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要求三河市公安局信息公開抓捕馬維山的法律依據、公開「轉化」和不讓會見的法律依據等等。這些要求信息公開的法律文書,通過郵寄方式也送到三河市公安局。

2014年7月4日早上5時左右,王全璋律師被我們叫醒,能感覺到他還迷迷糊糊呢,他說:「好,這就起床了,昨天回家晚了點,夜間3時才到家。」

9時30分,他和李春富律師及當事人家屬一起來到河北廊坊「法制學習班」要人。李春富律師是法輪功學員康景泰的辯護人,我知道2014年的時候,李春富律師也多次到三河公安局,交涉、質問公安局非法拘禁的事情。

廊坊洗腦班2000年以後就存在了。裡面有20多個單間,每個單間可關押一個法輪功學員,吃喝拉撒睡都在裡面,房間和走廊都有視頻監控。當時在廊坊「法制學習班」遭洗腦迫害的已有2000多人。

洗腦班一層是拘留所。剛一進拘留所柵欄門不一會兒,洗腦班的一個人正好開車進來上班。進門先把拘留所的門衛罵了一頓,門衛挨了罵就攆家屬出去,家屬堅持在裡面沒有動。兩位律師徑直進入裡面拘留所大鐵門,剛一進門就被七八個穿便衣的彪形大漢圍住,一個領導似的人物也來了。

兩位律師也不理會他們,大大方方地開始侃侃而談,說到迫害法輪功毫無法律依據,洗腦班是對善良公民的非法拘禁,還講了積極迫害法輪功的高官周永康、李東生、徐才厚、薄熙來的被抓等等。過程中那個領導接個電話,叫退了那群大漢。

兩位律師說:「青龍山洗腦班、建三江洗腦班都已經解體了,你們能躲過今天,明天後天會有更多的人來到這裡,你們應該無條件放人。」那個領導表示,會把律師的意思向上級轉達。

聽王全璋律師說話,感覺他的法律知識非常淵博,他說話思路極其清晰,在辯論中,他能抓住關鍵環節鍥而不捨,有種一追到底決不妥協的勁頭。

他憂心法輪功學員的處境,從沒拒絕過我們提出的任何要求,總是急當事人所急,為維護當事人的權利盡職盡責。面對困難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他經常說:「你們不用考慮錢的問題。」

我知道王全璋律師接的大部分都是法輪功學員的案件,感覺那時他一直都是在一種不安全狀態下四處奔波。我也勸他:「您也要注意保護自己啊。」他說,「我不怕被他們關(押),如果我的被關(押)有助於案件的往前推動,是值得的,就得更多的人站出來和他們碰撞!」

回憶起來,王全璋律師做案子真是用心在做。過度的操勞使他經常在吃著飯的時候就在旁邊睡著了;說著話的時候突然沒聲音睡過去了……這就是我知道的王全璋律師。

2015年7月那段時間,我熟悉的律師包括王宇、余文生、王全璋和李春富都被抓了,江天勇律師當時也是被監控。

現在,王宇律師被「電視認罪」後失去自由,李春富律師被取保後被確診精神分裂,王全璋律師據說也曾遭電擊酷刑,一直沒讓家屬請的律師會見,音訊皆無,其妻子帶著孩子到處為他奔走呼籲……想想真是替王律師擔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