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左復辟運動這股暗流,在動盪不安的中國社會裡時不時隱現。(Getty Images)

最近幾年,動盪不安的中國社會裡,有一股叫囂回到過去的暗流在翻騰。

紅色口號喊得山響,血腥味十足,大有挑戰當今中共高層政治布局,顛覆幾十年改革開放路線的勁頭。

這股暗流就是毛澤東原教旨主義信徒發起的毛左復辟運動。


文 _ 韋拓

中共19大召開逼近,在習近平當局反腐深化之際,左派輿論據點「烏有之鄉」網站3月16日在北京舉辦一場「反思改革形勢交流會」,設法製造雜音。

毛左黨近年生存形態

2011年12月31日至2012年1月3日,自稱毛派共產黨(俗稱毛左)的網站烏有之鄉在北京冠冕堂皇舉辦紀念毛誕118年大會。大陸毛左主導人物張宏良在會上提出該左16字總口號:反腐鋤奸,整黨救國,共同富裕,大眾民主。

這是該網2003年成立以來疑似最大的一次聚會。張在萬言報告中以「文革」式語言為毛左鼓動、打氣。其中抨擊世風日下、買辦橫行、貧富懸殊、轉基因禍國、底層大眾悲慘也確是當今中國大陸現實,但其一再論證的毛左理論和語境,在當今,無論大眾多麼開放或封閉,恐怕都是不能夠接受的。如今人們都活在物質化的生態中,同時追求精神的自由,共產黨、毛澤東幾十年封閉中國、恐怖統治,從而導致中國人物質匱乏、精神壓抑的歷史,不是張宏良等毛左派可以掩蓋的。

這也就是毛左們哀嘆其總是處在極少數地位、只能自稱理想派的原因。雖然社會上時不時發生某些特定「愛國」運動,讓毛左偶爾產生錯覺,以為大眾已經走在他們設定的「打漢奸」的路上,但過不了多久,一切歸於平靜,反毛左的強大勢力總是會理性分析——所謂「愛國」不過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與強國無關。

烏有之鄉由來

烏有之鄉起源於2003年江澤民坐政時期。由北京烏有之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開設,創辦人包括范景剛、韓德強等人。早年活躍人士有楊帆、左大培、高粱、楊斌等。後來活躍於烏網的代表人物包括宣傳系統記者劉貞、作家魏巍、前國家統計局長李成瑞(已逝)、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左大培和前全國工商聯技術發展委員會副祕書長蘇鐵山。據港媒稱,曾擔任中共中宣部長的著名左派高官鄧力群是烏有之鄉的高層背景之一。烏有之鄉允許一般網民註冊,但文章和評論都需經過審核,且其首頁為人工編輯。

該網站十幾年來幾起幾落,幾乎可以說一直是毛左的旗幟性輿論基地。

該網宗旨是反對中國在改革開放後採取的新自由主義經濟,認為毛澤東思想更適應中國發展。網站曾力挺薄熙來重慶模式和唱紅打黑。

烏網2012年4月12日被當局關閉。2012年3月15日,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原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被免職當天,烏有之鄉以服務器維護為由,將主站主頁換成公告。3月19日,烏有之鄉首頁恢復訪問,但其「熱點專題之重慶經驗」欄目未顯示。4月6日12時起,烏有之鄉再次被關閉,「毛澤東旗幟網」、「民聲網」、「四月青年網」等左派網站也無法正常打開。

據分析,常年參與烏網者由幾部分人組成:馬列毛主義研究者,體制內退休官員,文革紅衛兵,部分父輩沒被毛各次運動打倒的紅二代,懷念大鍋飯、痛恨貪腐、生活拮据者……

據可靠訊息源披露,其幕後重要紅二代支撐者中,還有毛澤東也要讓三分的中共元老上將許世友的兒子許建軍。許世友少林寺武僧出身,為人耿直、脾氣火爆,是極少數基本沒受過毛各次清洗運動大衝擊者。其子許建軍原為共軍團級軍官,後因「犯軍紀」被下獄,出獄後在南方做生意,現已去世。

烏有之鄉網雖然格調紅暴,但也部分滿足了一部分不滿現狀群眾的感覺和情緒。因此在毛左網站群裡,烏網基本算是蛇頭。

毛左攻擊對象眾多且混亂

毛左堅持「兩個凡是」。1977年1月,汪東興指示李鑫組織寫一篇社論〈學好文件抓住綱〉,文末說:「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這兩句話成為「兩個凡是」的經典表述。1978年12月,中共11屆三中全會上提出批評「兩個凡是」的思想,時任中共主席華國鋒在會上作出了解釋,當時鄧小平等人表示「兩個凡是」與華國鋒沒有關係。但1980年底,華國鋒因「兩個凡是」問題辭職。

中共以黨發文件否定「文革」後,鄧小平下令查三種人:追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造反起家的人、幫派思想嚴重的人、打砸搶分子。這樣,文革中作惡的紅衛兵和「根紅苗正」的造反派,還有部分紅二代就成了被清查對象。

烏有之鄉的同情和參與者,不少是這部分人。因此該網十幾年來主要打擊對象是鄧小平、朱鎔基、胡錦濤、溫家寶、汪洋等中共改革派高官,甚至一度包括貪腐總教練江澤民。二戰史研究者呂加平先生早前亦曾投稿烏網,後因上書胡中央,揭露江澤民「二奸二假」的史實,遭周永康等政法惡棍判刑10年並下獄。烏網寫手中不乏揭露時弊、單純討論改革之輩。但隨著時局變化,其極左主將推崇毛主義、復辟文革的主張愈演愈烈。

北京航太航空大學教授韓德強甚至認為,毛澤東本來就是神。今天社會的穩定和統一就是毛澤東最大的遺產。

近來,隨著習當局反腐打虎政局多變,江澤民餘黨不斷作亂,內外經濟形勢嚴峻,底層百姓生活艱難,民怨沸騰,黨內高層黑惡勢力攪局,輿情系統多次發難,極力綁架最高當局左轉,致使烏網高層又興奮起來。認為時機對毛左派有利,便不失時機的再度鼓吹恢復毛思想和文革「造反有理」,也就是實現其主張的「大眾民主」。


面對習當局反腐打虎,江澤民餘黨極力綁架最高當局左轉,致使烏網高層興奮起來。然而大陸內外經濟形勢嚴峻,底層百姓並不樂見毛左抬頭。圖為上海一牆上畫有人民幣標誌的毛像。(AFP)

然而,此復辟倒退之憂,並不是當政的所有人和百姓都能看清的。

毛左表現令人厭惡

人們習慣於聽其言,觀其行。毛左表面拿出16字訣來忽悠大眾相信他們「誠意」為中國好,而實際表現卻差強人意。

唱紅打黑的始作俑者薄熙來、王立軍2012年落馬,牽出巨量貪腐、殘酷迫害民眾的真相;毛左幹將司馬南不僅與薄、王關係密切,嘴上炮轟美帝不斷,暗中卻辦好移民美國手續,不幸在赴美探親中乘電梯夾壞腦袋,被網友笑諷「司馬夾頭」;烏網創辦人之一的北航教授韓德強,2012年9月18日在北京抗議日本政府「購島」的隊伍中,一名老人對有人打出的標語提出異議時,韓德強竟上前搧了老人兩個耳光,其流氓侵害行為,引發網友轟炸唾罵……


2012年9月18日在北京抗議日本政府「購島」的隊伍中,烏網創辦人韓德強竟動手搧一老人耳光,其流氓侵害行為,引發網友轟炸唾罵。(AFP)

持續反韓、反日、反美的所謂「愛國」舉動,打砸百姓汽車、封殺外資大陸生意、堵門抗議羞辱消費者等失禮野蠻行為,恰恰與毛左懲治「漢奸」,畸形「愛國」不謀而合,因此得到烏網稱人民「正在覺醒」。然而,結果卻是,烏有之鄉網站被關閉,極左文章被刪除。

試問,上街「暴亂」擾民,損毀百姓財務,打壓商家關門令千萬中國人失業,與毛左黨提倡的「反腐鋤奸」「共同富裕」哪點相符?這樣的黨綱,就算張宏良再慷慨激昂鼓動毛左要「不怕犧牲」,孔慶東、司馬南再推崇薄熙來當政後「殺50萬」右派維穩,何以服眾?

毛左的危險造勢

對於毛左的反彈,多數人認為,這是當下中國政局走向中的一股時代逆流。


多數人認為,毛左是當下中國政局走向中的一股時代逆流。(AFP)

然而毛左們很執著,並不會停止發難。2016年5月2日,文革爆發50周年前,大陸少女組合「五十六朵花」在北京人大會堂上演了大型紅歌會,除了演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等多首文革歌曲,還把多首歌頌習近平的歌曲搬上舞臺。

紅歌會以第一夫人彭麗媛成名作「在希望的田野上」命名,除了大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南泥灣》《繡紅旗》等經典紅歌外,還演唱了數首捧習歌曲。其中,《不知該怎麼稱呼你》是新近落馬的湖南省委宣傳部長張文雄「總導演」並監製、以習近平湘西扶貧為題材的歌曲,曾在湖南衛視2016年「春晚」播出。在歌唱《中國夢最美麗》時,還播放了習去年天安門城樓閱兵的畫面。

不過演唱會在網上流傳後,引來不少網民劣評,嘲諷「這是北京還是平壤?」前全國政協副主席馬文瑞女兒馬曉力更就此致函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直斥這「完全是一場文革文化再現!他們以這種形式紀念文革發動50周年,完全不顧黨的政治紀律」「我們要引起高度警覺!警惕文革復辟和回潮」。馬曉力呼籲當局「迅速嚴查」「務必給相應責任人以紀律處分,以正視聽!」

馬文瑞家和習仲勛家在文革中都受到衝擊迫害。

有輿論質疑,紅歌會能在北京大張旗鼓舉辦,是否真的有復辟文革的跡象?還是毛左以意識形態綁架習的大膽手筆?不管怎麼說,這次事件達成了給習當局以負面評價的意圖。

黨媒《人民日報》2016年5月17日趕快發出一篇社評〈以史為鑒是為了更好前進〉。文中再次強調:「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造成的危害是全面而嚴重的。歷史已充分證明,「文化大革命」在理論和實踐上是完全錯誤的,它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

對毛左網站,工程師胡渝柯的評點很有草根代表性:看了「烏有之鄉」,讓我感覺到政治的恐怖!好似到了傳說中的文革,儘管我沒有經歷文革,但從字裡行間透露出來的壓抑恐懼感久久不散!!點讚者也跟帖稱:烏有之鄉只有兩種人,真瘋的和裝瘋的……

佚名網友稱:文革可是全民瘋狂,從來就沒有全民的民主,民主也是有邊界的,別的不說,德國應該比我國民主吧,德國立法禁止宣揚納粹言行。我覺得恰恰相反,中國沒有對文革一事立法,一遇到合適機會沉渣泛起後患無窮。最近一系列事件正好印證了我的看法。文革之中的犯罪分子除了幾個首犯,其餘的都沒有審判,已經是寬宏大量了。不思悔過,還妄圖藉機東山再起,大多數人不會答應的。

正如博主「大道無為,上善若水」所言:馬列毛教徒的一切「藍圖」,命中注定只是「烏有之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