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離開 首都留下 (第526期2017/04/13)

?"
北京已經變得越來越擁擠,空氣越來越糟糕,房價越來越高,越來越不宜居。(Getty Images)

文_ 假裝在紐約

無標題文件 昨天雄安新區的消息公布,我的第一個念頭是,這不是頂層版的逃離北上廣嗎?

我們常常說的北京,其實是兩個不同的實體,一個是作為大都市的北京,另一個是承擔著政治功能的首都。

這兩個實體的外延完全重合,像是寄生在同一個身體裡的兩個靈魂,又像是同一個人的兩個人格。平時我們不會去刻意區分。

但是隨著北京的大都市人格瘋狂膨脹,這個城市已經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擁擠,空氣越來越糟糕,房價越來越高,越來越不宜居。

對於普通的中產階級來說,逃離北上廣成為了一個選項,周末買張機票離開北京,或者徹底離開北京去別的城市重新安頓,這樣的念頭開始在許多人的心裡萌生。

而對於那個承擔著政治功能的首都來說,逃離北京的辦法不是離開北京,而是讓北京離開,首都留下。

所以我不太同意有些公眾號所猜測的,所謂這是一次聲東擊西的遷都。

你看這次官方的口徑是,雄安將承接北京疏散出去的非首都功能。

再加上之前已經把通州定為北京的副中心,北京市政府機關也都要外遷到通州,拆分北京和首都的企圖十分明顯。

未來,北京一定會有數百萬規模的人口外遷。你們想要逃離北上廣,國家幫你。

早在今年2月初,北京市市長蔡奇就提過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這個說法。

當時英國《金融時報》評價說,「從歷史上看,亞洲國家在首都變得過於擁擠並耗盡當地資源時都會遷都。不久前,緬甸和哈薩克都從零開始建起了新首都,把政府遷出了曾經是歷史悠久的傳統權力中心和商業城市。但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蔡奇可能是第一個試圖把城市遷出首都的人。」

也就是說,頂層設計版的逃離北上廣,無論是通州新區還是規格更高的雄安新區,都是讓北京離開北京。

之所以選擇雄縣安新,我猜有一個原因是地名,這兩個縣各取一個字湊成的雄安這個詞,本來就有一種中國式的宏大和魔幻意味,既雄霸天下,又長治久安,口彩非常好。

在北京離開以後,如果一切順利,在最理想的狀態下,留下來的首都,將成為一個主要承擔政治功能的小城市。我聽到的最狂野的說法是,北京三環以內將劃成一個新設的、獨立的、中央政務特區。

這樣的藍圖,不禁讓人聯想到美國的首都華盛頓,也就是美國人常說的DC,哥倫比亞特區。當年美國建國以後,南北雙方對首都應該放在哪裡爭執不下,北方堅持要定都紐約,南方則希望定都南方。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