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習當局新設立7個自貿區與雄安新區,釋放與江澤民集團在經濟領域的對決信號。(AFP)

習設雄安新區 釋放對決江曾重大信號 (第526期2017/04/13)

習當局同步新設立7個自貿區與雄安新區, 並將雄安新區與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相提並論, 顯示官場重新布局後,習開始著手建立自己可掌控的經濟版圖, 清洗江澤民集團利益地盤。

文 _ 謝天奇

4月1日晚,習近平當局在沒有任何官方預兆的情況下突然宣布設立河北雄安新區,官方定性稱「雄安新區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並提到了「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高度。

習近平在18大後推出被稱為「一號工程」的京津冀一體化工程,由曾任中共天津書記的江派常委張高麗負責,但五年來進展緩慢,多次傳出習近平不滿的消息。設立河北雄安新區,應該是習近平推動「一號工程」的最新動作。

18大以來,京津冀黨政一把手幾乎都已換人,僅剩中共北京書記郭金龍在任,也面臨到齡卸任。中共天津書記孫春蘭早在2014年底調任統戰部長;周永康馬仔、河北書記周本順2015年7月落馬;天津市長、代書記黃興國去年9月落馬;江派大員、北京市長王安順去年10月被調任閒職。習陣營人馬趙克志、蔡奇、王東峰等人先後接掌三省市的黨政一把手職位。

雄安新區前一日新設立7個自貿區

習當局宣布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的前一日,3月31日,宣布在遼寧、浙江、河南、湖北、重慶、四川、陝西等7省市設立「自由貿易試驗區」,並公布了詳細方案。加上2014年設立的「上海自貿區」、2016年設立的廣東自貿區、天津自貿區、福建自貿區,至此,中國的「自貿實驗區」總數達到了11個。

在這些自貿區中,除了最早在江澤民老巢成立的上海自貿區外,陝西是習近平的老家,浙江、福建是習近平曾經主政過的政治大本營;重慶、天津、遼寧、湖北、四川、河南、廣東皆是已被清洗或正被深度清洗的江派窩點,並已被習陣營人馬接管黨政主官職位。

習當局同步新設立7個自貿區與雄安新區,並將雄安新區與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相提並論,顯示官場大清洗、重布局後,習開始著手建立自己可掌控的經濟版圖,與江澤民集團利益地盤分庭抗禮。

廣東省與上海市分別是中國經濟大省與國際金融大都市。鄧小平分別在1980年與1992年拍板設立的深圳經濟特區與上海浦東新區,由於政策優惠,成為經濟高速增長區。而這幾省區,在江澤民上臺後,均為江澤民集團及上海幫勢力所把控,成為江派政商利益集團的大本營。

如江派常委李長春、張德江、張高麗先後主政廣東省,張高麗與江澤民的姘頭黃麗滿、江派大員李鴻忠、王榮等先後主政深圳特區。上海與浦東新區更是江澤民上海幫的老巢。

江澤民當政及干政的20餘年期間,廣東省、深圳市以及上海、浦東新區等,憑藉政治經濟壟斷地位和政策傾斜,不僅獲得巨大經濟利益優勢,造成大陸經濟發展地區間的兩極分化,更捆綁了中國整個經濟及金融系統,淪為江澤民利益集團的「私家搖錢樹」。

2014年7月,習當局設立上海自貿區後,江派利益集團反對的聲音一直沒斷過,上海自貿區的金融改革一直無法進行,改革細則也遲遲不能公布。習近平、李克強、汪洋等人先後多次考察上海自貿區,多次發火、或放話施壓。近年來,分管上海自貿區的上海副市長艾寶俊及其副手、上海自貿區副主任戴海波雙雙落馬,顯示了習江陣營圍繞上海自貿區背後的政治博弈。而艾寶俊與戴海波都與江澤民家族關係密切,這也暗示了江澤民家族或深涉上海自貿區利益黑幕。

2015年以來,習當局準備清洗經濟領域之際,江澤民利益集團夥同劉雲山操控的文宣系統製造股災、樓瘋等各種經濟危機和亂象,企圖進行「經濟政變」。習陣營隨後清洗金融監管系統,全方位升級金融監管。

時至今日,中共19大前夕,局勢已今非昔比。在此背景之下,習當局新設立7個自貿區與雄安新區,釋放與江澤民集團在經濟領域的對決信號。習當局如此高調動作,不僅可以瓦解江澤民利益集團對中國經濟的捆綁,防範、粉粹江派19大前可能再度發動「經濟政變」的企圖,也可緩解因清洗江澤民集團政商圈而引發對中國經濟的震盪效應。

這也預示習陣營針對上海幫及香港為主的江派金融勢力或將有後續清洗大動作,對江澤民、曾慶紅等江派高層家族貪腐的清算行動料將升級。中國新年至今,習陣營政治清洗及經濟大動作接連不斷,19大前夕,習江鬥大戲或迎高潮。◇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528/17730.htm(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