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川會猜想 (第526期2017/04/13)

文 _ 臧山

元首會面,應該會以雙方的利益為焦點討價還價。目前,對川普來說,急於在貿易逆差方面做出成效,以提升短期政績。而中國方面,則需要避免雙方全面的貿易戰,維持中美合作關係。有美國策略專家分析,中國很可能採取擠牙膏式的「拖」字訣,希望四年之後有「更緩和理性」的美國總統上臺。

這一類的分析,著眼於硬碰硬的理性邏輯,但世界上的事情,卻往往未必遵循這樣的邏輯發展。

這次習川會晤,美國方面將有美國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負責川普政府的亞洲外交與軍事政策的Matt Pottinger參加。Matt是一位中國通,普通話比絕大部分香港人更為地道,他的中文名字叫博明。

1998年到2005年,作為《華爾街日報》的首席駐華記者,他對中國的了解,絕非一般美國官員可比。博明在華期間的遭遇,我認為,對川普將形成什麼樣的對華政策將有相當重要的參考。

博明在北京的7年,飽受中共國安人員和警察甚至黑社會的打壓和騷擾。2005年,博明在《華爾街日報》的文章中寫道:「在中國的生活可以告訴你,一個非民主國家能對它的公民做些什麼。」「我看到抗議者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警察攔阻和毆打,當我和一個消息來源說話時,還遭到政府人員錄像。」

對他直接的身體攻擊同樣發生過。薩斯疫情期間,一群警察把他控制在一個廁所內,然後當著他的面,把他的採訪筆記一張一張撕下來丟在馬桶中沖走。另外一次,一個國安人員走進北京的星巴克,二話不說,對著博明的臉部重擊一拳然後離開。

2005年,博明選擇棄筆投戎,以31歲的高齡參軍加入海軍陸戰隊,並在阿富汗度過了好幾年的軍旅生涯。退役之後,他成為美國國安會的資深官員。《紐約時報》乾脆預測說,中國代表團在川習會期間拋給博明的任何事情都不太可能令他膽怯。到此,他的中文名字改為「博命」,似乎更為恰當。

90年代在香港工作的時候,認識了幾位西方媒體的駐華記者,他們基本上一致地仇恨中國政府(注意是政府,不是中國)。因為他們和博明都有共同的遭遇。

情緒是可以積累的,一旦到某一個程度,被積累出來的情緒,可以完全控制人類對事物的看法。

博明代表了新一代的美國專業型中國通,他們從最前線走出來,和以前通過大學課堂以及官方交流產生的中國通,有著完全不一樣的眼光。

實際上,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中國人身上。我第一次知道這種可怕,是一個四川農民工指天發誓,一定會對他們鎮長全家進行血腥報復。

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恐懼會轉化成順從,但在一個開放的環境中,恐懼卻通常轉化為仇視和仇恨。

西元750年,唐帝國的雲南太守張虔陀對南詔王室人員輕蔑無理,仗著唐帝國強大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力量,肆無忌憚,甚至藉機會直接把南詔國王的妻子拉進自己的臥室。南詔國王閣羅鳳忍無可忍發兵突襲殺掉了張虔陀,然後叛變唐帝國,和唐帝國的敵人吐蕃聯軍,兩次戰勝唐帝國的軍隊,合共殲滅唐軍15萬人。南詔更在邊境上立下「南詔德化碑」,詳細講述反叛原因和經過。那時正是唐朝天寶年間,作為全球第一強國的唐朝正處鼎盛。天寶戰爭之後,唐帝國實力受損,加上之後安祿山叛變,唐帝國從此沒落。

中國歷朝歷代,亡於國家政策者少,亡於贓官酷吏者多,憤懣仇恨情緒使然,而外國洋人也同樣難免。◇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