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殺人案曝黑幕 大陸官商黑社會化再激民憤 (第526期2017/04/13)

?"
山東青年于歡(左)因母親(右)遭討債人肆意猥褻凌辱而持刀反抗,最終造成1死3傷的後果。(新紀元合成圖)



原《南方周末》調查記者、《財經》雜誌高級記者楊海鵬撰文〈高利貸現在已是地方權貴與黑惡勢力之黏合劑〉則認為,如今的中國大陸經過大維穩後,以「黑社會」為代表的法外暴力,已與地方權力整合,用於打擊上訪、拆遷徵地等「委託公務」。

「辱母殺人案」中之暴力討債團伙,即參與徵地拆遷,也參與暴力討債,還接受醫院委託「打擊醫鬧」。從此中判斷,這個暴力團伙之賦權,即有強大之官場背景,在法律上他們無權施暴,但事實上他們已擁有此權力。


高利貸是權貴與黑勢力的黏合劑,其暴力討債背後,都有盤根錯節的地方權力背景。(新紀元合成圖)

文章表示,高利貸團伙放貸資金,相當數量來自宦囊。基層官員多對各種理財風險無法控制的股票證券投資興趣不大,而樂於將個人資金投入地方的高利貸市場,因為他們在所屬地區有能力控制風險,轉嫁風險於其他放貸者和銀行。

中共官員將貪污、受賄的腐敗黑金用於放高利貸已屢見不鮮。據「阿波羅網」報導,2016年5月23日,受賄4000餘萬元的中共雲南省曲靖市委原副書記李雲忠獲無期徒刑。這4000餘萬元被用於購買房產、車輛以及放高利貸。

2012年3月底落定的中共珠海原副市長冼文受賄案,稱其利用職務之便,通過受賄、收紅包、放高利貸等非法謀財共1600餘萬元。

2013年5月,剛退休的溫州龍灣區民政局副局長池秀媚,起訴里安一對企業主夫婦,要求返還借款本金8493萬元及利息2208萬元。池秀媚因此被稱為史上最富億元科級官員。從2008年至2012年的五年間,池秀媚僅僅是通過銀行匯給被告人陳飛燕的資金就高達3億9700萬元。借款月息一般在3分左右,高息達4.5分,甚至6分。當時她每年的工資收入只有8萬到9萬。

辱母案中,輿論指責警察瀆職,楊海鵬則認為,「(警察無作為)怕是有力量使之無法安全地執行職務,因為高利貸暴力討債背後,都有盤根錯節的地方權力背景。本質上,一審這種『歪判』背後,是地方與上級的司法權爭奪。」楊海鵬稱,高利貸現在已是地方權貴與黑惡勢力之黏合劑。在高利貸團伙,暴力討債之背後,是地方權貴一一以我20年之經驗,對幾十個高利貸團伙之接觸,概莫能外。

律師:中共司法腐敗已病入膏肓

「辱母殺人案」判決令逾百萬網民直斥法官荒唐,警方失職對命案有助推作用。有網民說,在這樣的國家,警察到底在保衛誰?有律師指出,事件意味著司法腐敗已病入膏肓。

北京京師(天津)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王殿學律師對封面新聞記者表示,刺死辱母者的于歡構成正當防衛,不應承擔刑事責任。杜志浩等人有犯罪行為,其暴力程度遠超一般情況下的搶劫和綁架,已經嚴重危及于歡及其母親的人身安全。

有微博引述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的話說,政府不允許民營企業通過正常管道借貸,導致地下錢莊猖獗,並縱容其長期存在;對於高利貸引發的黑社會犯罪行為,政府聽之任之、熟視無睹;等到人民不得已自救,又從重懲罰自衛者,進一步助長黑惡勢力無法無天。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瞎管,在整個事件的因果鏈條中,沒看見做對一件事。


王殿學律師指中共司法腐敗已病入膏肓,不允許民營企業通過正常管道借貸,導致地下錢莊猖獗,高利貸黑社會犯罪行為長期存在。(大紀元資料室)

律師殷清利認為,在催債人對于歡和母親逼迫升級時,于歡看到警察要離開時心理崩潰的情況下,于歡行為屬正當防衛,如果正當防衛不能成立,就屬於防衛過當。

這主要是雙方實力的對比,加上對方手段的升級,從限制人身自由到侮辱、毆打,而且侮辱程度令人髮指。

殷清利指出,一審忽略了三個問題,一是于歡有自首情節;二是受害人有涉黑案在偵辦;三是所謂受害人在受傷後,自行駕車跑很遠的醫院救治,耽誤了救治時間。而且受害人結論認定是失血性休克死亡,這與沒有就近醫治,自行駕車救治有很大關係。
山東維權律師李向陽對記者說,按網上報導的案情看,對于歡判無期顯然是不合理不合法的。充其量是防衛過當,不可能是故意殺人。警察到場不管是違法違紀的,應受到處理。這也應成為減輕于歡處罰的一個因素。

李向陽認為,掌握公檢法大權的人,大多數已經腐敗到了骨子裡,病入膏肓,讓他們行使公平公正的司法權是不可能的,這就是中國大陸的現狀。

時政段子:辱母殺人案令人絕望

● 于歡發現沒有法制的時候,他拿起了刀。當他拿起了刀,法制又回來了。

● 于歡事件,已經不能用「法律如此冷血」來衡量了,是完全沒有人道和正義性了,這些法官固然失去良知,可促成他們丟失了基本人性背後的力量是什麼呢,是權力者用極權強加給社會的桎梏,是這個國家沒有法律執行環節的基本公正。

無論從任何角度來說,于歡的行為是在自己和母親受到的侵害與侮辱下的正當防衛。如果法律不能讓人感到安全,那麼這所謂的法律就是用來羞辱人民的。

● 也許中國正在經歷一個重大的轉變:在內外壓力下,楊佳、明經國、于歡們將成為下一時段的主角,私力救濟的自然法將把極權體制下的一切偽法律踩在腳下。

● 中共的法律要求中國人:老人有難,你不能去幫,只能靜靜地走開;房子被拆,你不能阻擋,只能乖乖地順從;母親受辱,你不能反抗,只能默默地忍受。生活在這樣的法律環境下的人,會慢慢變得冷漠而又懦弱。冷漠,便不會團結互助;懦弱,便不會反抗強權,而這正是中共所期望的。

● 我以為上次雷洋案就已經讓大家絕望了呢……

● 母親欠債遭11人凌辱,兒子目睹後刺死一人,被判無期。這短短一個新聞把中共國寫得入木三分,正當防衛、地產黑社會、警匪一家、實業誤國、債主前科,主人公最後以悲劇結束,堪稱短篇小說佳作,莫泊桑也相形見拙。

● 山東那個殺傷了四個侮辱自己母親的高利貸討債者一事,在人類文明史當中,任何時代、任何國家、任何文明都不會認為這是犯罪,不發個獎章都算是三觀不正了。這事兒唯一該追究責任的,是瀆職的警察。

● 共產黨本身就是個黑社會,其下屬法院當然按黑社會邏輯判案。辱母刺人者反抗黑社會與人們出於義憤反對共產黨本質上沒區別,結局當然是反抗者入獄甚至被處死,要不黑社會怎麼還能繼續橫行霸道呢?只不過共產黨這個黑社會足夠大,偶爾拋出一個嘍囉平息民憤,便有人歡呼法律良知獲勝。黑社會性質卻依然如故。


中共統治下,國人只能保護「黨媽」而不能保護親媽。中共邪惡勢力不除,所有中國人的母親仍然會被不斷侮辱下去。(AFP)

一言蔽之,中共統治下,國人只能保護「黨媽」而不能保護親媽。中共邪惡勢力不除,所有中國人的母親仍然會被不斷侮辱下去。◇
 


上一頁 1   2   3   4   5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