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月1日,四川瀘州市瀘縣太伏鎮太伏中學一名14歲男生離奇墜樓,官方則極力掩蓋事件真相引發民憤,上萬民眾圍堵校園討真相。(大紀元資料室)

四川省瀘州市太伏中學14歲學生趙鑫,4月1日清晨被發現伏屍學校宿舍外,身上多處明顯傷情,家屬質疑死者是因校內霸凌致死。

但當地公安機關僅一天即排除他殺,引發當地民眾抗議,連日來警民雙方爆發衝突。

4月7日中共官媒再次發布結論性通報,極力掩蓋事件真相,引發民眾不滿。

文 _ 韋拓

2017年4月1日,四川瀘州市瀘縣太伏鎮太伏中學發生一起校園慘案,一名14歲男生離奇墜樓,滿身傷痕,據悉他是被5名校霸收保護費而打死。官方則極力掩蓋事件真相引發民憤,上萬民眾連續幾天圍堵校園討真相,並多次與警察發生衝突。


趙鑫墜樓現場。(網路圖片)

死者趙鑫是太伏中學初二學生,當天早上8時許,他的遺體在學校的樓下被發現,但是校方與當地政府在此事件上一直掩蓋真相,並出動大批警力鎮壓聲討真相的民眾。知情人張姓學生向記者講述了事件的大致經過。

趙鑫屍體被發現後,校方報警,趙的爺爺和奶奶聞訊趕往學校,但學校拒絕兩位老人見遺體。趙鑫母親游小紅隨後從縣城趕來,在太伏鎮加油站處遇到救護車,要求車停下見兒子,被拒絕。其母開車緊追救護車,追到鎮上十字路口逼停救護車,趙母質問在場的警察為什麼不讓見孩子。

張姓學生透露,游小紅最後看到兒子滿身傷痕後,無比悲憤,下午到學校討說法,而「學校沒有一個人出來說,當時學校只跟他媽媽說這只是一個意外。」

據悉,游小紅一直堅持在學校不肯離去,此事也在當地迅速傳開,當晚警方調動了兩大巴士的警力到學校戒備。張姓學生表示,現場有上萬民眾,最後警方使用暴力鎮壓。「警察用喇叭說你們要相信政府,當時在場的群眾不服,後來他們就威脅,如果無關群眾再在這裡不散場,他們就進行武力鎮壓。那些特警動手打了民眾,民眾喊『警察打人了』,政府說打了就打了,送醫院醫。」

4月2日,家屬與聘請的法醫到殯儀館驗屍,發現死者身上傷痕累累,背部、頭部以及脖子處都有被打的痕跡,手腳都被打斷。張姓學生透露,趙鑫生前曾向他母親打電話要1萬元,稱如果拿不出這筆錢就活不了,其母把此事告訴了其爺爺和奶奶,也跟班主任反映,但校方並未重視,結果悲劇發生。

有民眾透露,該校5名校霸向趙鑫收取保護費,聲稱如果3月31日不交錢就弄死他,校霸當中有校長兒子。張姓學生則表示,4月2日校方、政府方面與家屬進行談判時曾要求私了,打人者每家出20萬元,共計100萬元進行賠償,遭到家屬的拒絕。當晚政府發布公告稱趙鑫為高樓墜亡,排除他殺的可能性。

官方的公告引起民憤,4月2日、3日持續有上萬民眾聚集在校門口討說法,大批警力包括防暴警察進駐校內。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民眾表示,3日在校內的百餘名家屬被警方控制,電話也被監聽,不准家屬走出校門,游小紅的母親通過其朋友向外界發出求救信息。


中共瀘州當局出動上千名警察和軍隊裝甲車強力「維穩」。(網路圖片)


上萬民眾圍堵學校討說法。(網路圖片)

「現場的人說天上有飛機一直在干擾信號,街上亂成一團,外面街道上到處都是警察與警車。現在都不讓議論這件事,3日中午警民衝突挺厲害的,都被強制壓下來了,抓的抓、打的打,估計4日很多人都不敢再站出來。」現場民眾說。

據了解,通往太伏鎮的各鄉村路全部被封鎖,警察林立,不准任何車輛進入鎮中心,當地民眾被迫簽字認可墜樓自殺的說法,並且凡是簽字的民眾都會獲得50元的獎勵。有民眾氣憤地表示:「政府想平息此事!不可能,民眾不答應。你關得了一人,關不了千千萬萬民眾!」

記者致電當地鎮政府,詢問「趙鑫是否被打死」時,一位蔡姓女工作人員聲稱趙鑫不是被打死,是墜亡,屍體上的紅斑與瘀青無法判斷是如何導致的,只有等權威部門的報告。她還否認官方要求100萬元私了的說法,最後稱自己有事匆匆掛斷電話。

遺體火化 父母和親人無法出面發聲

據海外媒體4月10日報導,太伏官方堅稱趙鑫是墜亡,9日傳出死者遺體已經火化,家長獲得30萬元賠償,其父母各得15萬元。當地民眾透露,這已是該校第三個暴力致死的學生,目前太伏事件在政府鎮壓下,表面上平息,但民憤未平。

網上消息稱,瀘縣太伏事件終局,但當地民眾表示,死者家屬一直被控制自由,無法出面發聲,誰都不相信家屬會放棄追查真相,真的簽了字也是被迫的。

官方日前公布屍檢結果,仍堅稱死者是墜亡,未受到暴力,遭到質疑。

太伏鎮匿名民眾:「屍體已經火化了,現在父母和親人已經不知所蹤,死者的媽媽還要面臨著法律的制裁,說她聚眾鬧事,說她散播謠言。」「只要說這個小朋友是打死的,我們就會被拘留,然後被說是造謠者,現在表面上平息了,但是我內心裡面還是不平,這個已經是第三個了,前兩年死的父母也說,我們知道孩子是他殺的,被人打死的,但是我們也沒辦法。」

自願代理此案,為家屬維權的湖南衡陽縣原副縣長、律師廖曜中公開與瀘州公安局長何紹明打賭:「如果保證不做假,不干擾辦案,允許自己和記者採訪調查,要是真像你所說,願跳樓,如果查出真相有重大出入,何局長也敢跳樓嗎?」

瀘縣網友曹先生:「家屬不發言,反正我是不會相信官方的通報,反正官方給我的可信度不太大。」

趙鑫案疑涉官二代 當局搶屍、封鎮

四川省瀘州市初中生死亡事件受到官方猛力鎮壓,有當地民眾向自由亞洲電臺爆出背後原因,五名涉事凶手中,三人為官二代,有民眾確認其身分,是鎮長的兒子、派出所田所長的兒子和校長的兒子。疑官方刻意包庇。連日來大批民眾聚集抗議,先後有數百示威者被抓。軍隊已進駐及封鎖太伏鎮,阻擋外省民眾前來聲援。

因涉及官二代,當局在一直壓制、利誘,還要求民眾統一口徑:趙鑫是跳樓自殺。4月5日又派出逾百名警察到殯儀館強行搶走遺體。在場的易先生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殯儀館外聚集的一批民眾協助家屬保護遺體,可是警察的人數實在太多,最後還強行帶走阻止的民眾。


2017年4月5日,逾千民眾來到死者趙鑫就讀的太伏中學外討公道,約千名警察到場鎮壓。(自由亞洲電臺)

易先生說,當局搶屍行動前一天已經布署好了,大量警車突然從外地駛進來,然後又在通往太伏鎮的各個路口設了關卡,外地車輛無法進鎮。

易先生說︰「所有在那邊接觸屍體的都被抓起來了,全部被控制了,具體多少人我也不清楚。現在整個鎮都被封鎖了,軍隊的車都開過來了,反正整個地方都進不去了。哪個想去了解情況?如果你不認同他們的說法,不是挨打就是被關起來。誰敢去了解?」


2017年4月4日,有軍隊的車輛進入瀘州市瀘縣太伏鎮維穩。(自由亞洲電臺)

易先生補充,事件在民間持續的抗議聲音下,當局的行動卻一步步升級,民眾在網上發布消息,不是被刪,便是無法發出去,鎮內的網路也經常斷,估計是為了阻止有消息流出。

易先生說︰「我們這邊的消息都被公安系統的網監全部封鎖了,我們的視頻和文字全部都發不出去的。打了好多報社記者的電話,根本就沒有人去管。我們都感到很驚訝,如果政府行為是對的,為什麼沒有正面的報導,為什麼消息全部封鎖?」

當局除了封鎮和搶屍外,亦派出約1000名手持盾牌的警察,來到趙鑫就讀的太伏中學門外,阻擋聚集討公道的民眾衝進學校裡。在現場抗議的民眾林先生對自由亞洲表示,抗議的民眾逾千人,都是自發來為學生討公道的,大家紛紛發表對此事的看法。警察在場威脅,稱煽動、製造事端的一律予以處理。

林先生說︰現在的行動都是自發的,反正這個事情引起一種民憤。警察看到有人在反對時,態度強硬一點的都被抓起來了。那些武警是成百上千的,今天十點多也有抓人,下午三點多也有抓人。這幾天總共抓了好幾百人了,今天也抓了有幾十個。反正當局就是用武力鎮壓,其實我們這些老百姓都沒有鬧事,只是要政府給一個說法。都沒有離開學校,在那裡的人現在還有很多。


2017年4月5日,有抗議的民眾被警察抬走。(自由亞洲電臺)

自由亞洲電臺致電肇事的太伏中學了解情況,但是電話語音提示稱線路故障。

至於瀘州市政府方面,接線的人員建議記者以瀘縣政府官網上的公告內容為準,一切傳言都不能相信。

瀘州市政府值班︰你說的情況現在我不了解,這應該不屬於我們市政府負責的範圍,如果有攻擊的話應該是由公安局負責,你可以打公安局詢問。這消息你是聽說,要到網上看正規的公告,瀘縣(政府)的官網已經出了正式的公告,你可以看那個。

菲律賓華人網「菲龍網」消息稱,名為「血影網安」的駭客對瀘州各政府網站進行為期至少三天的攻擊。記者向瀘州市政府網路維護部門了解,對方稱︰現在正在檢查,正在檢查。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瀏覽瀘縣政府官網,但未能成功找到瀘州市政府人員所說的,有關於趙鑫死亡事件的公告。

事件發酵 官方宣布停電斷網12天

據中央社4月6日報導,太伏事件引發網路廣泛關注,微博上已累積逾45萬筆討論數。

網路流傳太伏中學前抗議的視頻顯示,大批民眾群情激憤,高喊口號,特警林立,情勢緊張。有網民評論稱:政府不交代案情還鎮壓民眾,還要刪那些視頻,四川人起來獨立啦,脫離共產黨控制才有希望;共匪要亡了。

瀘州新聞網公布,自5日至16日,瀘州內不同區分日實施停電。由於斷電面積廣泛,時間長達12天,網民質疑,當局藉由停電,不讓民眾上網發言批評此事。

據博談網消息,有網民驚嘆稱,有海外媒體《今日點擊》節目剛說,瀘州封網沒用,因為智慧手機運營商提供的服務太多,瀘州政府要想封鎖消息,除非停電。果然停電了!

維權律師朱孝頂表示:真敢停電哪!

瀘州校園慘案最大疑點曝光

中共四川瀘州市委和市政府4月7日通報瀘縣太伏中學學生趙鑫死亡事件的情況,給出的定論是,沒有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損傷,排除他殺,趙鑫為高墜亡。並表示,趙鑫從3月27日至31日發生了三件事,一是翻牆被抓,壓力大;二是感冒發燒比較嚴重;三是31日晚有行為和意識上的異常出現,驚夢說胡話。趙鑫在凌晨2至3點生活老師探望他病情後,曾起夜上洗手間。

官方結論不僅沒有平息網路多天來對該案的質疑,反而激起新一輪質疑和譴責。

有網友評論說,這基本上是說,趙鑫是夢遊跳樓死。不過,從官方公布的趙鑫在宿舍樓外的死亡照片看,趙鑫褲子和上衣穿得很整齊,質疑凌晨起夜為何要穿好衣服。

此外,網上應該是官方認可的一段案發後第三天記者拍攝的視頻顯示,宿管阿姨(生活老師)向記者指出趙鑫的床鋪,上面的被子都疊好了。網友質疑,趙鑫凌晨起夜,是否還疊好了被子,或者是被人疊好,誰疊的?

同一個視頻還顯示,趙鑫宿舍內窗戶前的一個臺面上,比較雜亂,很髒,有許多污垢或腳印之類的髒跡。但在官方通報中的同一個臺面的圖片,卻被擦拭得非常乾淨。而官方現場勘驗的結果是,洗漱臺及窗框外側的窗臺,各發現一枚不完整的新鮮鞋印。網友質疑,這麼重要的案發現場,為什麼勘查圖片不是原始狀態,原來的髒跡都擦乾淨了,怎麼能留有官方需要的一個腳印。

官方通報還表示,趙鑫晚11點左右說胡話,驚醒了全室的另外8名同學,也引來了生活老師和樓長。不過,網友質疑,趙鑫一個90多斤重的活人如果高空墜落在水泥地面上,會沒有人聽到有聲響和任何慘叫聲嗎?

網友質疑,四川省官方為何不讓京城等外地協力廠商法醫驗屍,而是「自己人驗」,為何不讓驗屍法醫在通報會上自報姓名直接解說,而是讓官員用文字代替,這樣的「自己人去屍檢」的結果誰敢相信,又有誰會相信。

還有網友表示,作為「吃瓜群眾」都能看出官方的屍檢結論和趙鑫的屍體外傷不符合。有網友質疑,現場屍體圖片顯示,趙鑫屍體是右側臥,而屍檢結論上的主要骨折創傷以身體左側居多,希望官方能夠有所解釋。

最大可疑點

幾年前曾捲入爭議的深圳醫學專家肖傳國4月8日在微博上表示,死者俯臥,前側身體著地,臉面額部無傷。請解釋頭顱後枕部挫裂傷和頭皮血腫是怎麼造成的?這個傷很可能是墜樓前的原發傷。

肖傳國9日又在微博上表示,這個案子的最大疑點就在後枕部挫裂傷,特別是頭皮血腫……用提問的形式大家就都明白了:任何骨折都會迅速形成巨大血腫,但這孩子的左手從上到下多處粉碎性骨折,大腿骨完全橫斷骨折,為什麼沒有血腫?為什麼受傷輕微並無顱骨骨折的頭皮卻出現血腫?學醫的、學法醫的明白了嗎?


趙鑫遺體左手從上到下多處粉碎性骨折,大腿骨完全橫斷骨折,卻沒有血腫,顯示墜樓之前已身亡。(網路圖片)

大批網友留言表示,不是學醫的都明白,人活著的時候血液是流動的,所以傷口處會有血腫,人死後心臟停止跳動,血液不流動,所以沒血腫,而且,趙鑫落地沒有七竅出血,就證明肖教授的說法更合理了。

曾與趙鑫的父親視頻商談代理的湖南律師廖曜中9日對美國之音表示,多天來他一直設法聯繫趙鑫的家人,但是再也聯繫不上,官方4月7日的通報根本就是無恥。

夢魘自殺死

有網友諷刺說,七天時間終於編出了一個新劇本,之前說自殺,沒有人服,因為自殺要有許多證據,現在改成極其荒唐的夢魘死,不需要更多證據,死無對證。這是大天朝怪事連篇的躲貓貓死、喝開水死、做俯臥撐死、戴套打飛機死之後,2017年前所未有的「夢魘自殺死」,大天朝子民的死法真是千奇百怪。

網友還質疑,趙鑫的爺爺和當地官員的視頻對話中,說孩子在學校有人找他要錢,爺爺報警了,這個細節有接警記錄嗎?當局為何不對外說明?

瀘州官方在通報中還提到打擊針對趙鑫死亡案的網路謠言,特別對5個網路視頻證偽。不過有網友表示,網路上有更多的有關趙鑫案的視頻,官方沒有證偽,那就說明是真實的了,比如當地官員和家屬討論解決、官員到爺爺奶奶家中強逼簽字同意趙鑫是跳樓死,導致兩位老人氣昏等等視頻。

到目前為止,美國之音記者一天內多次撥打趙鑫母親游小紅的手機和另一個號碼,仍無人接聽,趙鑫父親趙廷安的手機則繼續報稱空號。與趙廷安關係密切的一位乾親告訴記者,多天來已經聯繫不上。另外,有距太伏鎮20多公里的網友近日前往太伏鎮探視,沒有找到趙鑫的家人,而且接觸到的一些村民、鎮上的民眾也都不願再談論此事,感到明顯比前幾天增加了許多恐懼感。同時,許多網友的質疑和評論文章,也繼續被大量刪除。

警方與家屬對話錄音曝光

日前,大陸媒體爆出一段有關瀘縣警方、教育局跟趙鑫父母的溝通錄音,全長20餘分鐘。死者母親指責警方扭曲事實,太黑暗了。家屬無奈地表示:「你們是共產黨的人,我們沒有勢力。」

包括新浪網在內的多家大陸媒體轉載了《環球時報》報導出來的這段通話錄音內容,但不久《環時》刪除了原文。

對話中的人物有警察、教育局人員以及死者父母。以下是錄音內容摘錄。

趙鑫母親:我是孩子的母親,如果說你們堅持認為這是從高樓墜落導致的傷印。我,是孩子的母親,我再一次從那上面跳下來,你們再檢驗,可以嗎?

看著孩子,他經歷了什麼,他有多痛,你們所有的男士不懂,我是他的母親,我懂。他有多痛我懂,十指連心,兒,就連著媽,因為他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他有多痛你們懂嗎?你對我說是從樓上摔下來的,你看他的傷,你們還要去剖他一刀,你們忍心嗎?


趙鑫遺體傷痕累累,母親悲痛欲絕。(網路圖片)


趙鑫生前與母親的合影。(網路圖片)

趙鑫父親:你們都聽我說一句,你們都確定是從5樓上摔下來的是不是,確定?(警察:是的)你們先把我的這句話回答了再說。(警察:確定)

趙鑫母親:沒有必要說了,及時給你們反應?大家都是看得到的,為人父母的人呀,就看那個傷,你們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家屬:為什麼不等我們家屬來了再把孩子拉走?為什麼?

趙鑫母親:現在你們是扭曲事實。

家屬:太污、太黑暗了。

警察:希望家屬理性對待。

家屬:很理性我們。你不用再說這些了。

警察:對你們來說網上一些無事生非的情況,我們要制止,比如有些要製造事端,要去炒作打橫幅舉標語。

趙鑫母親:啥子叫炒作,我是娃兒的媽!我會拿我娃兒的命來炒作啊!

我說一下嘛,現在我還是活著的,你可以把我拉去全身檢查,然後我走我兒那裡跳下去,我就從那跳下去,然後你們重新給我屍檢,你就檢查我就行了。如果我的跟我兒的是一摸一樣的,他爸爸就接受了,如果不一樣,重新給我個說法!

警察:生命誠可貴。

趙鑫母親:生命誠可貴,好,你既然說出來了生命誠可貴,14歲的娃兒,他是學生,他還是個未成年的娃兒,我想問你,他的生命貴還是不貴?!

我的情緒很鎮定,沒啥子的就是有個不服。

趙鑫父親:對你政府不服,對你教育局不服!

趙鑫母親:對公安機關不服!你們商商量量的就是這樣,你們連夜開會的決定就是我的兒是從樓上掉下來的!

問題是現在很明顯公平嗎?公正嗎?

不管是你們說我們鬧事,你們說我這樣子,為我兒討公道就叫鬧事,你們要銬我,我們不鬧事,或者我和孩子爸爸就在門口跪倒,給上天,過路的都看一下,你們什麼時候給我們滿意的答覆了,我們就什麼時候起來。我們又沒得當官的,又沒得硬的後臺,就是一個平民老百姓啊,我們無能無力啊,我的兒就這樣子死得不明不白,我們無能為力。你們共產黨,共產黨的官員來給我解決啊,你們這樣不解決嘛。

我就有疑問了,就連校長都說了兩三點鐘的時候還有時間去摸我兒的額頭在發燒,3點鐘就確認他死亡!

趙鑫母親:你說這些話讓民眾怎麼樣去信服哦!你作為一個法醫,我不曉得你咋個說的出這些話。

警察:希望你們積極配合我們公安機關。

家屬: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說的小孩高處墜落,他會翻幾個身嗎?為什麼地上沒的血呢?我看他們發的視頻都沒得有血。你那個怎麼翻得身呢?

趙鑫母親:為什麼他的一隻手是反著的(背著的)?

警察:現在也是反起的啊,並不是每一個高墜屍體都是一模一樣的。

趙鑫母親:你們是共產黨的人哦!共產黨的人哦!

我們沒有勢力,現在把我拉回太伏中學去!

你們安排了,做好了準備,把我們套起的,把我們軟禁。現在我們要回學校去,我們沒得很厚的背景,我們就希望你們當官的給我們一個明確的說法就行了。

警方與家屬對話錄音透露的訊息

時政評論與陳思敏指出,如果這個錄音是真的,那麼其中透露出的一些訊息頗有價值。

關於死因方面。在錄音中,趙鑫母親說:「我就有疑問了,就連校長都說了兩三點鐘的時候還有時間去摸我兒的額頭在發燒,3點鐘就確認他死亡!」

由此可知,學生墜樓前,校方人員曾與他有過接觸,但是否所謂「發燒」的原因目前仍是片面之詞,不過這已透露出,即便學生沒有如輿論質疑的在學校內被霸凌毆打、敲詐勒索,最後死亡,那起初有所隱瞞的校方是否有其他不可迴避的責任。尤其是每一次最能簡單還原事發現場的宿舍監控錄像這次又再度「缺席」,就算不考慮自摔、自殺背後也一樣可能有外力因素,官方與警方第二天就發布通稿匆匆結論,這不是草率,而是死因確實不單純,且是校方、官方、警方三方共同想隱瞞的。

關於屍體方面。在錄音中,家屬說:「為什麼不等我們家屬來了再把孩子拉走。為什麼?」

家屬質問的這個「把孩子拉走」的問題,不僅是指陳屍現場的地點而已,結合之前的消息,還包括未經學生父母、家屬同意就急著將孩子屍體拉去火化。死因要查清楚,那麼面臨的問題就是屍檢,警方貌似公允找協力廠商屍檢,實則要在屍檢前把遺體火化。衡諸前例,官方與警方會如此強行火化遺體,通常是命案有著相當的隱情。

關於軟禁問題。在錄音中,家屬說:「明天回太伏。」警察說:「專門住宿的地方給你聯繫好……」趙鑫母親說:「我要回太伏。……」警察說:「公安機關需要你們回應,進一步的調查,好不?」趙鑫母親說:「我們沒有勢力,現在把我拉回太伏中學去!」警察說:「我們做好了準備,安排了住宿的地方。可以在這裡住的。……」

僅就這一段內容,應該能讓採訪受阻而迷惑憤怒的新華記者明白,為什麼4月3日、4日他們到了當地無人接受採訪。當記者提出採訪死者母親時,縣政法委書記李盛春卻撒謊說「找不到人」,其實人就在公安局。撒謊如同刪帖、出動武警一樣,都是因為恐懼心虛。

政法委書記被官媒追問露餡

近日有陸媒記者進入該縣實地調查,記者諮詢相關信息時,陪同的該縣政法委書記卻「一問三不知」。

4月3日,新華社記者到瀘縣實地調查。在距離太伏鎮數公里外,車就被攔下,兩輛警車攔住路口,禁止一切車輛進入。記者迂迴步行數公里才進鎮,在太伏中學門口看見街上站滿了人,一排戴著頭盔的警察將人隔開,學校大門兩邊有上百名警察將人隔開。


瀘縣學生命案持續發酵,當地官方強化「穩控」措施。(網路圖片)

瀘縣政法委書記李盛春對此解釋,說是「怕趕集出現意外而採取的應急措施」,旁邊另一名幹部則改口說是「演練」。

警方的嚴密防範讓官媒記者感到無形的壓力,所到之處都有人「陪同」。當記者提出採訪死者母親時,縣政法委書記李盛春表示「找不到人」,問手機,說「沒有死者母親電話」,問地址說不清楚地址。

據資料顯示,太伏鎮位於瀘縣東部的長江之濱,距瀘縣縣城32公里、瀘州市區27公里。全鎮42個農業行政村,4個街村,總人口7.8萬。

此外,瀘縣現任「一把手」薛學深於2013年6月調任該縣任職,去年升任縣委書記;瀘縣縣長肖剛為瀘州本地人,也是於去年調任該縣。


左起:瀘縣縣長肖剛,縣委書記薛學深,縣政法委書記李盛春。(網路圖片)

瀘州遇難學生頭七 上千民眾聚校前討公道

4月7日,是四川瀘州太伏中學學生趙鑫死亡第七天,也是該校事發後第一天學生上學,上千民眾聚集在校門口前討公道。也就在當天,官方公布屍檢結果仍然堅稱高樓墜亡。事件表面上平息了,但民眾心中的怒火並未平息。


4月7日,是四川瀘州太伏中學學生趙鑫死亡第七天,上千名民眾聚集在校門口前討公道。(當地民眾提供)

早上8時許,該校學生陸續來到學校,隨之是大批的學生家長與從周邊趕來的民眾,還有媒體記者也來到現場,記者的車被民眾圍得很嚴實,有民眾手舉標牌,要求公正、公平、公開。

民眾劉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場有上千人,學校周邊道路仍然處於封鎖狀態,進入校區附近都要經過盤查,校門口的防暴警察已撤退,警察數量明顯減少。

另有現場民眾表示,現場人數很多,警察都藏起來。部分民眾欲衝進學校討說法,還有的要求學校將家屬釋放出來,但是學校大門始終緊閉。

據悉,7日有許多外地民眾特意趕往太伏,只為了一個真相,但是一無所獲。有民眾表示,如果現場仍然有大批警力鎮壓,勢必或將爆發一場大規模衝突,因為民怨已深。

官方公布屍檢結果遭質疑

與此同時,瀘州市政府進行媒體見面會,通報該事件的屍檢結果,聲稱趙鑫身上的損傷均為高墜傷,無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損傷,無死後傷等;同時否認了一直傳聞的收保護費被官二代打死的事情,一切都是按政府最初的說法定下結論。

有網友氣憤地表示:「網友熱心轉發無非是要個真相,政府公信力透支,你說什麼根本信不著你。」

更有網民氣憤至極地說:「可惜我現在還是個學生沒錢,等我長大了努力工作遲早要帶走家人移民,什麼垃圾國家!」

「早就已經想到會不了了之!只是有件事大家發現沒有,既然你要說是自殺,為什麼這件事從始至終他的室友都沒有出現過?難道那層樓只有他一個人嗎?還有為什麼不敢讓記者去學校採訪他的同學!也不知道那個娃兒是否會瞑目!」

「其實大家都明白,只要官方一屍檢,那就是雷洋案的翻版!」

「對這個政府,對這個國家失望透頂,人民在你們當權者手裡就是一隻螻蟻,記著,官逼民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