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伏事件官方調動大批特警、軍警,甚至裝甲車開進城鎮,封鎖一切消息進行鎮壓。(網路圖片)

在瀘州官方的訊息封鎖下,太伏中學生趙鑫死亡案件的種種「謠言」在網路瘋傳。

那麼,瀘州校園慘案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文 _ 夏小強

太伏鎮,是一個距離四川省瀘州市瀘縣縣城32公里之遙的偏遠小鎮;位於這個偏僻小鎮的太伏中學,在短短數天之內成為了全國新聞的聚焦點:太伏中學14歲的中學生趙鑫,4月1日慘死於校園之內。趙鑫遍體鱗傷的屍體照片和影片在網路廣傳之後,瀘縣官方通報稱死者墜樓身亡,引發民憤,民眾自發聚集抗議,瀘縣官方迅速啟動維穩程序,出動警察鎮壓抓捕民眾,一個原本用正常司法手段就能很快處理的個案,演變為一場全社會聚焦的重大群體事件。

「廖夢君慘案」再現

在11年前,一個幾乎與瀘州校園慘案同樣情節的案件,發生在廣東。

大陸時評作家廖祖笙,閩籍作家,定居廣東多年。當過兵,經過商,上過大學,作過編輯、記者,以筆桿立過軍功,有多部作品出版,並在多家報刊開設過專欄。廖祖笙原本抱著一顆知識分子的憂國憂民之心,用手中的一支筆直言論世,不過是希望政府正視百姓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等問題,原本寄望文字能起到改良社會的作用,沒想到卻遭到滅頂之災。

在廖祖笙發文痛斥教育積弊、筆鋒直指廣東教育系統最高官員之後,2006年7月16日,廖祖笙16歲的獨生子,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906班學生廖夢君,在校園慘遭殺害。孩子屍體渾身上下傷痕累累,慘不忍睹,被毆打致死後拋屍樓下,但官方掩蓋真相,把一起血腥的謀殺說成是意外墜樓。

廖祖笙夫婦經歷如此人間慘劇,從此開始了為死不瞑目的兒子討回公道的艱難之路,10多年來,無論他們怎樣地泣血哀號,得到的結果是多次的被抓捕關押及監控,廖祖笙曾經被迫乞討為生,但最後得到的是無盡的絕望和家破人亡的結局。


自由撰稿人廖祖笙的愛子於2006年慘遭殺害,多年來,他為子討公道,受盡折磨與迫害。(網路圖片)

如今的瀘州太伏中學趙鑫的慘死,就如11年前的「廖夢君慘案」的再現。11年來,同樣的劇情、同樣的血腥、同樣的維穩模式,一樣都沒有改變;改變的,只是更加快速地封殺消息掩蓋真相,更加嚴厲的鎮壓規模。

劇情反轉?

在瀘州當局出動軍警鎮壓抗議民眾、事件升溫之際,4月4日,官方媒體突然變調,新華社發表了新聞稿〈拿出澄清謠言的事實需要多久——三問四川瀘縣校園死亡事件〉,文章對瀘州當局發出嚴厲質問:「孩子究竟是自殺還是他殺?究竟有沒有霸凌現象?當地到底在緊張什麼?」並在結尾兩段直接引用習近平講話內容,直斥當地政府要盡快端正認識,主動配合記者採訪。隨後《人民日報》跟進發表評論文章,支持新華社的觀點。中央級官媒的表態在網路被迅速轉發和傳播。

官媒一反常態的迅速變調,似乎預示著劇情反轉。那麼,劇情會真正反轉嗎?學生慘死的真相會出現嗎?

官媒變調原因

瀘州當局為了封殺「凶手中有鎮長之子和派出所所長之子」等「謠言」,對真相訊息嚴防死守,媒體記者所到之處都有人「陪同」,甚至對中央級媒體新華社的記者,都實施各種暗示威脅干擾,迫使採訪對象不敢說真話,而記者被當地的種種電話騷擾則更是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對於一般的媒體記者,更多的情況是半夜查房,派車跟蹤,強行趕走,切斷交通,直接毆打,設套陷害等等。

上述這種情況表明,由於近十幾年來,中共周永康掌權時期政法系統所採取的血腥維穩機制,已經進入惡性循環的慣性運作階段,造成了中央對地方政府的管理失控,不同級別的地方政府官員,為了保住官位和所在團伙的利益,都採取這種政治正確的維穩方式來鎮壓民眾。


近十幾年來,周永康掌權時期中共政法系統的血腥維穩機制已進入惡性循環,各級別地方政府遇事都慣性以「維穩」之名鎮壓民眾。(AFP)

其主要原因在於,這種維穩方式符合中共政權的根本利益:一切行為的最終目的都是保持政權穩定。同時,也符合了中共政權的維持政權的根本方式暴力和謊言中的暴力。

那麼,此次中央級官媒突然變調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中央對瀘州地方政府維穩不力造成重大群體事件感到不滿,發出要地方政府官員承擔責任的信號。

第二個可能的原因,可能是中央官媒的一種配合維穩的手段,那就是在群情激憤的情況下,減少外界對此事件的關注度,同時緩解壓力,減少民眾的憤怒。

真相有可能大白嗎?

從2006年的「廖夢君慘案」,到河南官商勾結強迫女學生賣淫,到永州女中學生之死,再到瀘州太伏中學生之死,十幾年來,這樣的事件其實在中國層出不窮,但能被媒體曝光的只是少數。

在中共的現行體制下,特別是周永康時期形成的血腥維穩系統,仍在繼續運作的情況下,使得這類事件的真相,基本不可能再現,冤案很難得到昭雪。此前的雷洋嫖娼致死案就是如此,看似劇情將要反轉之際,最後還是以殺人警察無罪釋放結局。

中共在屢次犯罪之後,面對清楚明白的冤情,為何從不認錯?這是因為,一旦認錯,就等於否定了中共的這種暴力維穩方式。暴力和殺戮是中共製造恐懼的唯一手段,否定和放棄使用暴力殺戮,等於是讓中共放棄政權。中共最為恐懼的,就是民眾對中共不再恐懼。

因此,瀘州校園慘案的結局,很大可能將會和廖夢君慘案、雷洋案的最終結局一樣:沒有真相,沉冤似海。如果瀘州當局的個別官員因此案下臺,也是在當局「開恩」之下,給死者一個相對「不錯」的交待了。

即使再退一步講,在個別時候,在社會和國際的強大輿論壓力下,中共當局或許對個別案件會做出一定讓步。但是,如果中共的共產黨體制沒有根本改變的話,人們將永遠不會得到真正的真相,類似瀘州校園慘案的悲劇將永遠不會停止發生。


中共體制沒有根本改變的話,人們將永遠得不到真相,類似瀘州校園慘案的悲劇還會發生。圖為2013年3月25日,伊川縣一中學女生遭同學劃傷臉部。(大紀元資料室)

不知道中華大地上還遊蕩著多少「意外死亡」的冤魂,不知道還有多少無辜的孩子將成為「意外死亡」的對象。多少年來,這個政權為了「穩定」一直在這樣幹著,只要這個政權存在著,真相永遠會被謊言所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