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中國與西方當代藝術 ——寫在拍攝上世紀初葉的雕像後 (第527期2017/04/20)

?"
埃森百年前建築的猶太教堂的雕塑。

文 _ 仲維光

無標題文件

幾天前天氣好,外出散步,並到埃森百年前建築的猶太教堂補照了幾張照片,順便也拍了兩張教堂旁邊的雕塑,發到博客。一位網友問我這個雕像的細節,「背景牆上的雕塑,是兒童在哺育被大西洋傳說喻為『海洋精靈』的海豹麼?」我還真的不知道。為此,我補發了所拍的主雕塑的側面特寫,並且細看了這個粗重的雕塑。這個粗獷的雕塑,對我來說竟然是如此熟悉,因為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藝術不過是這類,而由此產生了一點感思:


主雕塑的側面特寫


埃森是個工業城市,處處遺留著上個世紀初期,工業與工人,所謂普羅文化的痕跡。如今這些都已經扔給了中國。即如烏帕塔恩格斯故居那個中國贈送的恩格斯雕像,明年中國將要給特里爾馬克思故居贈送的馬克思雕像,其實無不是這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的歐洲的普羅文化,誇張地描述觀念和人的粗劣的後繼。自然已經走過了這個階段的歐洲人因為不再認為那種雕塑是藝術,也就不再多想這個讓他們潛意識裡覺得熟悉的雕塑,在文化和社會問題上說明了什麼。事實上由於那是中國的事情,和他們相關的只有經濟和貿易,所以從表面看來也沒必要想那麼多。他們當然沒料到,那,其實是和他們現在的經濟萎靡,失業率居高不下,國際社會紛爭不斷,難民危機密切相連的問題。這就是,這一切都是政教分離後,世俗化的基督教社會產生的社會問題,文化藝術問題。

中國官方的藝術家接的是上個世紀由宗教轉為世俗宗教,由佈道轉為宣傳的西方熾熱狂熱的二元藝術。中國時下所謂「民間」藝術接受的則是西方那時幾乎同時發生的觀念藝術,前者是黨派化的、世俗物質化的藝術,失去了宗教精神而變成假大空;後者則是觀念化、物質化、世俗化。同樣是基督教社會文化世俗化的觀念藝術,一旦沒有了對抗權力,由於離開了產生它的衝動的人權問題的覺醒,對人的關心,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失去了精神基礎,同樣是「假大空」,一種無聊的尋求刺激、消費社會、沽名釣譽,甚至就此滑向比動物還極端、徹底的墮落和放縱。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