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路圖片
無標題文件 自打金三兒接過金大金二世襲奴隸主哨棒、潛入文明社會包圍圈,這幾年,我沒少唱衰這廝。沒料想,小肥兒居然力挺自己,東殺西砍,血腥超過爺爹,殘忍不輸ISIS,對百姓恐懼統治,對國際核彈威脅,殺了姑丈殺兄長,海內外上演宮廷喋血大戲。

不過這個全北韓的唯一胖子,近來似乎精神出了狀況,不僅四面樹敵,狂妄到完全忘了自己再胖也不過是個人中癟三,竟然敢威脅起了豢養他多年的共產西韓老大哥,按我們北京人講話,敵友都撛不清了,看來這廝是沒日子作(zuō)了。

這不,西邊老大習總和美帝老大川總,實在是看不下去這塊孬料了,兩家乾脆放棄意識型態和國體,迅速達成一致,要聯手滅金。不然,誰知道這小肥仔哪天酒後神經病突發、峰值破表,按下核按鈕,要與人類同歸於盡?乾脆,幹了吧!別等了!

於是乎,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掉頭北上,「灰鷹」無人機高空盤旋,F35B劍在弦上,艦地導彈入位以待;中共國邊境戰略部隊也頻密集結,準備第二次入朝——這回怕是和前對手美帝結成盟軍,要一舉摧毀三胖核基地,杜絕東三省乃至西韓首都乃至雄安新副都之危安困擾。

這回,金三兒恐怕叫天不應叫地不靈,該準備人生之最後一次完美哭泣了。原來每年兩次哭爺喊爹,這次好好哭哭自己。當然,連癩蛤蟆死前還有最後一招——噴毒水,金家先軍主體多年,哪能不最後蹦噠一下哇:「小的們,給我殺啊~殺!」也是,金三兒這幾年除了殺,沒幹啥。至於那些擅長癲著金式正步通過金大廣場,擅長對金家三代匪首行注目禮的瘦幹兒狼北韓共軍,這次遇到美國大兵和西韓大兵,是開槍還是繳槍,難說。——他們,實在太餓了。

也別說,全世界討厭透頂的金三兒,以外還有個把國際同夥。那個極端的ISIS不算,敘利亞獨裁者巴沙爾‧阿薩德也不算,最近最靠譜的還得說西韓國內與習總「持不同政見者」,比如,被劉雲山精心安排習總接見了一次的周小平帶魚侯。

那邊習總和川總正談得火熱,「取得巨大進展」、「許多可能非常惡劣的問題將消失」,這邊,帶魚周竟曬出去年底自己的衰貼,稱其公司宗旨只有四個字:「幹掉美國」,並且發誓與美國不共戴天。我想,這廝也是沒日子作了。幸虧小子沒槍,不然在中國街上溜達的美國遊客要小心了。

既然帶魚仇恨美國已入境界,我倒是想給他指條冥路(叫死路怕不文明)。聽說習總明確告訴川總,沒有第二次抗美援朝。不如帶魚自命二次抗美援金大帥,自帶乾糧,領一干仇美毛左兄弟,拽出爺奶留下的紮槍片兒刀,趁月黑風高夜,突破邊境共軍封鎖線,跨過鴨綠江,直下平壤與金三兒匯合行宮,改周姓金,伺候帳前,勇做你黨課本裡的黃繼光、邱少雲,大無畏挺肉胸阻擋萬惡美帝定點清除金三兒之精確制導炸彈,而後黨史留名,遺臭萬年……我之所以指這條冥路給你帶魚侯,實際是為洗刷你只會打口炮,毫無革命獻身精神的萎靡口碑,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好了。高見吧,小樣兒!

我特別要囑咐帶魚侯的是,別以為習總被劉太監設計、給過你一小臉就找不著北,那好歹是西韓。在你北韓金弟麾下混可不好玩,每日不要忘了三呼萬歲,做好被接見時哈腰媚笑的臣子功課,記得手擎小本,作聆聽狀。對了,絕不准色迷迷覬覦李雪主等屬於主子的美妾!切記切記!萬一內火攻心犯了忌,上了庭千萬學你本家泡麵周爺爺「我認罪,不上訴」,求得免死;萬一不行,即將拉去犬決、砲決,要想起你毛太爺給劉胡蘭奶奶的題詞「生得不易,死得痛快」聊以自慰;行刑前,千萬記得昂首挺胸,高唱西韓紅歌〈我是共產主義接盤人〉,慷慨赴死,絕不能失了毛左氣肚。切記切記!別糾結,你不是一直要與美帝誓死抵抗麼,把這想成惡夢成真就好了。而且,你死活不重要,金三兒死了很重要。

說回金三兒。中國有句古話:「多行不義必自斃」,只要承認自己是個人,都要為是非、善惡、忠奸、肥瘦埋單。特別像金三兒你這麼寬肥、子民那麼細窄,你以為是天生的麼?如你一丘之貉的西韓貪官,什麼都不幹,家藏噸金,室養小三,最可惡的是還自以為命好天賜,動不動命令狗仔殺人害命,保衛自己,當然,這和你六親不認,殺姑父弒兄有得一拚。

因此我很好奇,你消失化泥那天,北韓百姓會啥反應?想想那裡的百姓,和我紅朝草民同世共命幾十年,在同種不同名的兩個邪教黨殘酷殺戮下,好死不如賴活著,過一天沒一天的。好在金三兒你沒日子了,北韓邪教崩解就在眼前。接下來就輪到西韓。

人的生命都是金貴的。我為好人祈禱。希望川總虎將揮師精準,快刀切瓜,瞬間解決金家暴政,不使悲慘的北韓百姓再添危命,之後,迎來人該有的生活和尊嚴。我更盼望習總能審時度勢,深刻認知共產極權於世界之禍害,摒棄北韓金三兒之後,平和的、人性的、迅速的將中國無動亂的帶入久違的真幸福社會。但願這不只是我,一介平民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