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國西南部小鎮普福爾茨海姆在二戰時曾被夷為平地,如今已然浴火重生。(維基百科)

一個連德國總人口數千分之二都不到的小鎮,出產全國超過四分之三的金銀珠寶首飾,這就是被譽為「黃金之城」的普福爾茨海姆(Pforzheim)。她是二戰前德國最富有、最美麗的城市之一,二戰時曾被戰火夷為平地,如今正走在重展輝煌的路上。

文 _ 黃芩

歐洲珠寶中心緣起孤兒院

普福爾茨海姆這個人口12萬的小鎮,位於德國西南部巴符州的斯圖加特和卡爾斯魯爾之間,是二戰前德國最富有、最美麗的城市之一。今天雖然名聲沒有「鄰居」斯圖加特大,但是從18世紀末到20世紀初,在歐洲經濟界,她可是個響噹噹的名城,是整個歐洲的珠寶中心,也是巴登地區首屈一指的經濟都市。即使今天,德國約70%的首飾和銀製品銷售額仍然來自普福爾茨海姆,德國出口的首飾中約80%出自普福爾茨海姆。而這座城市繁榮的緣起竟然是一家孤兒院。

18世紀,巴登公爵Karl Friedrich及夫人收留了很多當地孤兒。為了讓長大了的孤兒有工作可做,巴登公爵在一位瑞士企業家的幫助下,於1767年開設了一間鐘錶生產工廠,之後又加入珠寶生產。

到了1789年,普福爾茨海姆已擁有40多家珠寶及手錶作坊,僱用近800名工人,珠寶製作也從為孤兒找來的生計,變成了很大一部分普福爾茨海姆人賴以生存的手藝。精湛的技藝加上便利的交通,使其產品遠銷到世界各地,這裡漸漸成為歐洲的珠寶中心,得到「小日內瓦」的美譽。

歐洲皇室訂製華洛芙珠寶

一直到20世紀初,普福爾茨海姆的珠寶業一直處在繁榮時期。一戰前,普福爾茨海姆共有550家公司的3萬多人從事珠寶和手錶製作行業,超過了當時居民總數的一半。直到今天,這裡精湛的傳統雕刻、拋光工藝仍舊代代相傳,很多學生專門來普福爾茨海姆的首飾學校學習這些獨到、繁雜、高超的手工技藝。該城也被譽為「黃金之城」、「首飾之城」和「鐘錶之城」。


Wellendorff(華洛芙)在普福爾茨海姆眾多珠寶品牌中可謂佼佼者,歐洲皇室和貴族都來訂製。(維基百科)

在普福爾茨海姆眾多珠寶品牌中,Wellendorff(華洛芙)和Leicht(萊希特)可謂佼佼者。華洛芙於1893年創立首飾工坊,從創立之初,英國皇室、俄國沙皇和歐洲各國貴族都來此訂製珠寶首飾。即便在經濟不景氣的今天,一條價格達50萬歐元的華洛芙項鍊,依然暢銷世界,供不應求。

除了工業製造外,普福爾茨海姆十分重視首飾業人才的培養──1768年創立的黃金加工和鐘錶製造學校,是世界上第一所職業學校;1990年代,普福爾茨海姆大學又成立了首飾加工技術研究所。2006年改建後重新開放的普福爾茨海姆珠寶博物館,有著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珍寶收藏。

如今,普福爾茨海姆和周邊地區共有約1.1萬人從事首飾和鐘錶加工業,除了堅持手工製造的作坊外,也有一大批新興的使用高科技工藝流程的廠家。

二戰軍事基地招致毀滅性轟炸

普福爾茨海姆的發展經過了幾番大起大落,其中衝擊力最大的要算是二戰時的英軍轟炸和石英錶對機械錶的挑戰。

老一輩的普福爾茨海姆人都不會忘記二戰快結束時的那場大轟炸。英國皇家空軍於1945年2月23日夜間空襲普福爾茨海姆,368架轟炸機投放了1575噸炸藥,僅22分鐘,城市三分之二被夷為平地,三分之一的人口2萬多人死亡。普福爾茨海姆成為繼漢堡和德勒斯頓之後,在盟軍大轟炸中喪生最多人的德國城市。

盟軍會把普福爾茨海姆當成目標不是沒原因的。二戰期間,那裡是德國納粹黨重要的軍事工業基地之一,據統計,當時該市101家工廠裡的約1.86萬勞動力中,至少有1萬人從事軍工生產。1943到1944年間,德國船隻所用無線電設備幾乎一半都出自普福爾茨海姆。產品供不應求時,工廠還啟用強制勞工,其中包括意大利的戰俘、來自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強制勞工等。另外,城郊還有一家專門生產高射炮彈的軍工廠。

此外,普福爾茨海姆交通便利,是布拉格到巴黎、法蘭克福到烏爾姆兩條交通軸線上的結點,和平時期可方便地將首飾銷往遠近各地;戰時則可以在軍事鐵路運輸中擔任重要角色,一旦萊茵河谷南北交通線被切斷,該城就成為穿越黑森林、連接東西線的保證。如此重要的角色讓普福爾茨海姆最終成為被轟炸的目標。

毀滅性的轟炸使得普福爾茨海姆一千多年的文化歷史幾乎無跡可尋。不過德國人以其頑強的精神,在廢墟上重建家園,1953年普福爾茨海姆再次恢復了世界首飾和銀製品主要供應源的地位。城市廢墟的瓦礫被聚集在一座山上,山頭因此增高40米,人們在此建起死難者紀念碑。從2013年開始,大轟炸日2月23日被普福爾茨海姆城市確立為紀念日。


二戰時普福爾茨海姆被夷為平地,廢墟的瓦礫被聚集在一座山上,後建起了死難者紀念碑。(維基百科)

受石英錶衝擊 傳統製錶陷谷底

在石英錶時代到來之前,普福爾茨海姆的製錶和瑞士製錶齊名,除了擁有當時非常出名的品牌,還有很多手錶零件供應商,以及購買零件和機芯之後製作成品的企業。該城離瑞士很近,瑞士手錶業和普福爾茨海姆的製錶業互相促進,共同穩步發展。

普福爾茨海姆也吸引了大量鐘錶業行家。德國最著名的朗格錶(A.Lange & Söhnen)總裁瓦爾特.朗格,當初從東德鐘錶重鎮格拉蘇蒂逃離到西德──因為朗格家族的製錶公司被東德共產黨人國有化,朗格本人面臨被東德政府送礦山勞改的困境。來到西德後,朗格選擇在普福爾茨海姆居住並繼續從事鐘錶事業;兩德統一後,他重返格拉蘇蒂恢復朗格品牌,依然把家安在普福爾茨海姆,沒有搬離。

與大部分其他行業一樣,隨著新科學技術的發展,傳統製錶工藝也走到了十字路口。上世紀70年代,石英錶的出現給傳統錶業帶來災難性的衝擊。瑞士很多世代相傳的機械錶品牌相繼破產,直到瑞士人下大功夫開發出斯沃琪(Swatch),瑞士錶才奪回世界石英錶業市場,重振雄風。另一方面,瑞士高端機械錶也保持了其豪華特色,成為全球富人追逐的對象。

德國的普福爾茨海姆也受到同樣的衝擊,製錶業從此一蹶不振,直到現在也沒有恢復元氣。

朗格回鄉重振朗格錶 藝震國際


朗格錶總裁瓦爾特.朗格對德國機械錶業有重要貢獻。(Getty Images)

說起機械錶的復興,得提到今年剛去世的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兩德統一後,他立刻從普福爾茨海姆重返東德地區的格拉蘇蒂,雖然家還在普福爾茨海姆,但其工作重心完全轉向他的家鄉。他重新註冊了朗格錶傳統商標,開始投入研發和生產。四年後,重生的第一批朗格錶在德累斯頓展會展出,立即以德國式的精緻風格和令人驚歎的製錶工藝震動國際製錶業。


德國最著名的朗格錶。朗格錶總裁瓦爾特.朗格逃離東德後,選擇在普福爾茨海姆居住並繼續從事鐘錶事業。(維基百科)

傳統的德國製錶業並非像瑞士錶那樣以華麗的造工和限量版來提升價值。德國工匠們的工藝水平超乎人們的想像,打造出的機芯被稱作是世界上最精密的,同時他們在機械上大膽創新。

朗格錶的重新振興讓格拉蘇蒂小鎮在靜寂了幾十年後獲得重生,也帶動鎮上其他品牌迅速發展。為此,格拉蘇蒂鎮長稱朗格先生「挽救了格拉蘇蒂」;而普福爾茨海姆市長則對此頗有不滿,認為朗格也應該捎帶著扶持普福爾茨海姆的鐘錶業一把,畢竟普福爾茨海姆是他的第二故鄉。不過朗格先生曾表示,他年齡很大了,即使想為普福爾茨海姆出力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要振興普福爾茨海姆,需要更多年輕人出力。當初他回格拉蘇蒂創業時,已66歲。

恢復經濟繁榮 重塑「黃金之城」形象

據普福爾茨海姆市企管和城市營銷主管Oliver Reitz介紹,如今該城市經濟發展又恢復繁榮,不僅擁有傳統的珠寶首飾業,很多企業還從事手工業、傳統的金屬加工技術等。另外,由多家小型錶廠和零件供應商組成的德國手錶零件協會(Watch Parts from Germany,簡稱WPG)也希望通過共同的努力,重振普福爾茨海姆德國製錶的雄風。

2017年對於普福爾茨海姆來說是重要的一年,全城都會慶祝該城首飾和製錶工業發展250周年。黃金讓普福爾茨海姆國際揚名,可是目前整個城市建築看上去灰色居多,無法彰顯其「黃金」美名,因此,在未來的兩年中,城市希望重新包裝珠寶世界和珠寶博物館。


普福爾茨海姆人希望,「黃金之城」不僅能出產黃金首飾,也能看上去金光燦燦,連城市路牌都金光閃閃。(維基百科)

普福爾茨海姆人希望,屆時,這座「黃金之城」不僅能出產黃金首飾,也能看上去金光燦燦,讓人們從視覺上就能直接感知「黃金之城」的風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