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學日益,為道日損。(Fotolia)

為學日益,然而許多成功的大人物、身纏億萬的富豪,在生老病死前無能為力。

生命的意義就只是這樣嗎?於是一些有識之士,或先知先覺的人,就能從為學日益這個常人生活認識的範疇,昇華到為道日損這個無限理性的範疇中來了。


文 _ 泰源

「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這段話出自老子的《道德經》第四十八章。

為學日益

人一生來,呱呱墜地,從零開始,學習人世間的智識。從上幼稚園開始,到小學、中學、大學、研究院等等,都是通過學習獲得人世間的知識。

當然,有些人窮得讀不起書,但他也會通過周圍的環境和事物取得知識,知識一天比一天增加。這就是每個人都會經歷過的歷程。就是為學日益了。

隨著這種知識掌握得越多,私慾妄見也就層出不窮。有些人就會發現,物質慾望的追求是永無止境的,而生命卻是有限的,難道人的一生就是如此為學日益嗎?看著許多成功的大人物、身纏億萬的富豪,在生老病死前無能為力,功成身死,什麼也帶不走,生命的意義就只是這樣嗎?於是一些有識之士,或先知先覺的人,從反思這個問題開始,就能從為學日益的這個常人生活認識的範疇,昇華到為道日損這個無限理性的範疇中來了。

為道日損

為道,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指修煉。日損,就是說修煉人要想能修得完滿,在古時稱為得道、升仙或修成正果等,就要逐漸放棄人世間的一切物質慾望、妄念、私心、執著心、嫉妒心、鬥爭心等等,才能輕裝上陣,修得完滿。

損之又損,這是指在修煉過程中嚴格要求自己,不斷地將所有的執著心去掉,把所有的外緣減少了又減少,去除一切私慾妄見,放棄了一切執著,使人返樸歸真,最終達到「無為」的境界,就是修得完滿的時候了。

那麼,修成完滿有什麼好處,有什麼用呢?當你到達了這個無為完滿的境界時,就無所不為了──就是指具有神佛的神通,不用動手動腳,就能做出常人動手動腳都做不出來的事情了。

唐人成仙記

唐朝開元年間,有張、李二公,志同道合,一起在泰山學道。過了好久,李公因為是皇族,想憑此當大官,就告辭要回去。張公說:「人各有志,當官是你的志向,還有什麼慚愧的呢!」

天寶末年,李公做官做到大理丞。趕上安祿山之亂,他攜帶著家眷,從武關出來,回到襄陽居住。不久他奉命出差來到揚州,在路上見到張公。張公的衣服髒污破舊,又是一副失意的樣子,李公心生憐憫,請他和自己同宿。

張公說:「我的主人很有謀生的辦法。」他邀請李公和他一塊去。到了之後,見門庭閎大壯觀,僕從的穿戴光彩奪目,樣子很像富貴之人。

李公非常驚訝地說:「怎麼能這樣呢?」張公警告他不要說話,不然將被人家笑話。然後準備了極豐盛的飯食款待他。吃完飯,又讓五位女雜伎樂工,拿出樂器奏樂。其中有一個拿著箏的,特別像李公的妻子,李公看得非常真切。喝酒的過程中,他多次凝目看她。

張公問他為什麼這樣。李公指著抱箏的女人說:「這個人像我的妻子,哪能不眷戀!?」張公笑道:「天下相似的人有的是。」筵席將散的時候,張公喊來那抱箏的女人,把一枚花紅果繫在她的裙帶上,然後讓她回去。

張公對李公說:「你要有多少錢才能滿足呢?」李公說:「能得到三百千,就能把我自己的事情辦好。」張公有一頂舊蓆帽。他對李公說:「你可以拿著這頂帽子到藥鋪去,對王老家說:『張三讓我拿這頂帽子來取三百貫錢。』他們就能給你。」說完也就分手了,各自散去。

第二天,李公又到了張公邀他去的那家門前。亭館很荒蕪,門窗久閉,也沒有人的蹤跡。他就到旁邊的人家去打聽張公。鄰人說:「這是劉道玄的住宅,十多年沒人住了。」李公驚詫了好久。

於是他又拿著帽子到王家去要錢。王老讓人把帽子送到家裡去問問家人,查看一下是不是張三的帽子。王老的女兒說:「以前我在帽子上縫的綠線還在上面。」

李公問張三是什麼人,王老說:「這是五十年前常來買賣茯苓的老主顧,現在還有兩千多貫錢存在藥鋪裡。」李公領到錢回去,重新去找張公,始終沒有再見到他。

不久,李公回到襄陽,試著在妻子的裙帶上尋找,果然找到了一枚花紅果。他問妻子這是怎麼回事,妻子說:「昨晚夢見五六個人追我,說是一位姓張的神仙叫我去撥箏。臨別的時候,他把一枚花紅果繫在我的裙帶上。」李公這才知道張公已經成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