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ixabay)
無標題文件

以「真善忍」為宗旨的法輪功弘傳世界25年,江共於1999年夏挾持政權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三年後,熱衷修煉的我才有幸認識法輪功學員,從此不喜歡電腦的我樂於上網發言並被迫抵制共產謊言。

遺憾的是,無數中國大陸人尤其是讀書人即使有幸來到海外,依然固守被共產黨從小灌輸的各種錯誤觀念,不知不覺淪為共產極權專制的雙重受害者,比如剛過世的余志堅。他的遺作透露其早逝源於共產暴政對他的摧殘與毒害。他在一篇遺作中表示與法輪功有三個分歧。然而他之所謂分歧其實都是誤解或曰主觀臆斷,他不相信三退數字與活摘罪行,雖然這都是可以自己考證的。他還斷言「法輪功對共產黨的態度一直曖昧不明」,其實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宗旨,必然會為假惡鬥的共產黨所不容, 而法輪功師父也曾明確告誡學員:「不要對中共邪黨抱有任何希望」。儘管如此,法輪功給每個人從善的機會,因此區別對待支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與別的共黨高官,包括現任黨魁習近平。可惜余志堅活著走出中共的監牢,卻陷入自我的囹圄,唉……同是60後的陳師眾與我都因六四而反共,也都因法輪功而找到人生真諦。

可惜在余志堅生前,我沒有注意到他對法輪功的謬見,沒能及時指出,雖然我曾與他有過短暫交流,而我上網的初衷就是弘揚法輪功的美好與神奇。身為反共志士,余志堅在海內外影響都不大;倒是那些體制內的紅人本來不反共卻因自我甚至自負遭到打壓後在海內外影響更大。紅人們帶著匪共通過學校與考試安裝在頭腦的木馬即使來到海外後也繼續推出共產黨文化的變種,卻不自知。

一位必須通過破網軟體才能到推特發言的大陸網友表示,他對法輪功的態度是「同情但不理解、不支持、不反對、不參與」。不問是非可能是被中共嚴密監控的求生之道,可惜他卻得到一位因學術專著招致江共迫害而流亡海外的50後學者的認同。究其思想根源依然是在大陸被迫接受的共產黨文化。

我是通過法輪功學員創辦的媒體獲知這位學者,不知其在大陸涉及法輪功的評論還被選入江共炮製來污蔑法輪功的宣傳品。評論中表示:「解索世界文明,如果忽視宗教對人類的影響,歷史將是不完善的。人類文明的許多遺跡都與宗教對生與死的闡釋有關。」但無神論者不知宗教背後是神力,羅馬帝國就是在尼祿殘酷迫害基督徒中衰亡。知道「宗教的異類——邪教卻從另外一方面破壞人類社會的和諧」,但身在大陸卻無法指出共產主義本身就是「邪教」。

在大陸只能學到:「與其他民族成熟的高級宗教相比,中國的宗教資源顯得相對匱乏」。而身在德國的我卻得以獲知中國的修煉文化博大精深綿延五千年,不比西方宗教低級與匱乏。可能為了通過審稿,該評論中還有諸如「我們則用馬克思列寧主義作為意識型態文化」的表述。而「決定人與人之關係最根本的關係其實是經濟關係」則是典型的馬列世界觀。好在雖然共產黨試圖用馬列唯物論統一大陸人的思想,可依然「還有少數領導者對氣功等類的特殊寵愛」,因為氣功尤其法輪功祛病健身神奇無比。即使是無神論者也得承認「作為靈長類動物的特質:任何一批人都不可能僅僅『物質地』生活而不需要一種『精神』的基礎。同樣,一種『精神』運動也不能完全棄絕物質基礎。」評論還斷定:「信仰宗教的人們並非尋找真理,而是尋找精神家園」,其實不少修煉人包括我都是因尋找真理才找到法輪功。50後大陸學者通過親身見聞獲知:「法輪功的信徒有不少具有一定社會身分者」,不過社會身分對走進法輪功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人能否認同法輪功的宗旨「真善忍」。

身在海外本來不難考證:法輪功1992年在大陸傳出後,不僅沒有被江共消滅,相反走向世界,傳到各國,成為超越國家、黨派、民族、宗教、年齡、身分、性別的修煉活動。法輪功作為「真善忍」的信仰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如誰在獲知大陸民眾因為捍衛信仰而遭受包括活摘在內的殘酷迫害後表示同情,說明他良知未泯,人性尚存。在中共挾持政權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正邪較量中,人人都得擺放自己的位置。即使沉默也等於默認,算是同謀,也得負責,而那些落進下石的勢利小人下場一定更慘,因為善惡必報是天理。無論以什麼方式聲稱中立都是自欺欺人。而一個人對「真善忍」或法輪功的態度足以表明自身的道德水準。共產黨否認救世主,甚至迫害其信徒,但不影響越來越多的人了解真相,接受法輪功,加入修煉的行列。由法輪功學員組成的神韻藝術團在十年內從一個增加到五個,並同時年年巡演世界,創造史無前例的人間奇蹟。

身為華人我慶幸能在德國自由地修煉法輪功,同時為自以為是的無神論者惋惜,但願他們不要因為自負而帶來必然的無妄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