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是金融反腐大年,「大鱷」落馬,拭目以待。(Getty Images)

中共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落馬後,中共黨媒發文稱,要防控金融風險,就必須把金融反腐推向深水區,並暗示項落馬後,好戲還在後頭,還會有「大鱷」落馬。

據統計,近4年來,大陸金融系統被查的高管和官員超過60人。

文 _ 韋拓

4月10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微信公號「俠客島」以題為〈項俊波落馬!別急,好戲還在後頭〉發文。文章開篇說,2017年,金融反腐大年!

文章表示,項被查當晚,李克強在3月21日的工作會議上講話被刊登。李在講話中怒斥,「個別監管人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文章特別提到,這或許是個巧合,但亦可解讀為一種巧妙的暗示——好戲還在後頭。

文章說,在2015年的股災中,中信證券等機構表面上打著「國家隊」的大旗,私底下卻先救自身被套的資金,還幹著高拋低吸的勾當。以中信證券原總經理程博明為首的部分高管團隊與「私募一哥」徐翔狼狽為奸。負責救市的證監會副主席姚剛、主席助理張育軍、監管處長、發行處長、發審委員、投資者保護局局長、稽查總隊副隊長等前「腐」後繼。

李克強還發重話稱,對金融領域的腐敗要堅決查處、嚴懲不貸。

上述文章還提到,項俊波落馬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其掌舵農業銀行時曾幫助已逃亡海外的「大鱷」郭文貴獲取32億元貸款。並點到中共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河北原政法委書記張越等人的名字。

4月10日,大陸《財經》雜誌也報導,對於此次項俊波受到審查,有消息稱,可能與項俊波在農行期間某些貸款涉嫌違法違規的事項有關。除了楊琨案所涉及的北京藍色港灣項目,亦有媒體稱,可能與北京政泉控股實際控制人郭文貴的盤古大觀項目有關,但郭文貴隨即通過海外社交媒體平臺發聲予以否認。

報導引述多名金融資深人士的分析指,此次被查,可能涉及其執掌農行期間的相關違紀事項問責;最近兩年保險資金攻城掠地所引發的爭議,以及可能存在的監管失當。

據大陸《新京報》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包括項俊波、姚剛、張育軍在內,約有20名監管層人員被查,銀行和證券公司近四年間合計被查40餘名高管。金融系統近年被查的高管和官員超過60人。

中共紀檢監察學院原副院長李永忠表示,金融反腐進入深水區,有向縱深發展的趨勢和信號。項俊波的落馬,就與深層次的問題有關係,以及和金融大鱷交往有關係。

有港媒評論文章表示,李克強曾直斥有人為製造的資金外流漏洞、大洞、深洞,「有扮兩面人,也有有恃無恐的,有的內鬼就在會議室內。」項俊波今次被查,看來只是前奏而已,重頭戲恐怕還在後頭。

中共監察部特邀監察員任建明則稱,金融領域反腐已經開始行動了,不過,這只是地震前的徵兆,真正的地震還在後面。

傳人保集團總裁王銀成供出上百人

多位消息人士還透露,中國人保集團總裁王銀成被帶走調查後,供出了一個上百人名單。名單上是否有項俊波的名字,以及有關項俊波受審查的具體信息,尚待權威機構發布。


中國人保集團總裁王銀成被帶走調查後,供出了一個上百人名單。(新紀元合成圖)

據陸媒報導,今年1月9日王銀成被帶走調查。山西籍的王銀成被指與中共前中辦主任令計劃主掌的「西山會」關係密切,王銀成曾常參與「西山會」的飯局並買單。

去年的中央全會上,習近平曾痛斥金融領域充斥「稻草人、內奸、大鱷」,項俊波就是習近平所指的稻草人,即尸位素餐的監管層。

近日接近中南海的消息向《大紀元》表示,項俊波落馬和金融大鱷肖建華案有關。項俊波是肖建華咬出的金融「第一虎」,肖可調動的2萬億資金範圍內很大一部分是保險資金,和項俊波密切相關。據說,肖已「全盤招供」,供出大批江派「大老虎」貪腐證據。

消息人士說,項俊波案是由王岐山和李克強聯手下令調查的,目的是整頓被江派資金搞亂的金融和保險市場。

2月初,接近中南海的消息披露,習當局2017上半年重點清理金融界,將翻出金融犯罪大案,把掏空國庫者公布出來。

開天價罰單 金融反腐進入高潮

金融兩「大老虎」項俊波、李昌軍同時落馬後,原上海多倫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鮮言,因操縱股價遭證監會開出史上最大罰單34.7億元,並被終身禁入證券市場。評論認為大陸金融反腐進入高潮。

2015年的股災說明,中國「鐵路警察、各管一段」的金融監管模式已經跟不上這個時代了。未來央行的地位將進一步上升,證監會、保監會、銀監會的職能將發生重要變化。


據陸媒報導,為加速金融反腐,未來中國央行的地位將進一步上升,證監會、保監會、銀監會的職能將發生重要變化。圖為位於北京的中國人民銀行總部。(Getty Images)

3月30日,證監會公布對鮮言操縱「多倫股份」一案作出行政處罰,開出逾34億元的「史上最大罰單」。處罰決定書認定,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鮮言通過採用集中資金、持股、信息優勢連續買賣,在實控的帳戶之間交易、虛報等方式,操縱「多倫股份」(匹凸匹前身)股價,也未按規定報告、公告其持股變動信息。

鮮言通過控制證券帳戶「劉某杰」「鮮某」「夏某梅」以及14個信託帳戶組成帳戶組,採用多種手法來操縱多倫股價,從而謀取暴利。

鮮言實際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慧球科技,在2016年下半年,因為信息披露混亂、公司實際控制人狀況不明等原因被上交所勒令整改。但慧球科技不僅對上交所的最後通牒不予理睬,並且為將股東大會延續,向上交所提交了包括《關於公司堅決擁護共產黨領導的議案》在內的1001條無關議案。

此前,《證券日報》記者調查,四川蓉記鴻豐、深圳柯塞威、上海鴻禧與「多倫股份」為疑似關聯方。在鮮言完全接手深圳柯塞威之前,其就疑似利用這四家公司,進行資金往來、利益輸送和資本挪騰。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認為,鮮言的一系列致力於在資本市場上興風作浪的行為,是一種純粹想要在中國二級市場上謀取私利的行為,無論是從金額還是性質上來說,都屬於比較惡劣的行為。

鮮言,1975年1月出生,大專學歷。2005年至2010年任上海賓利投資諮詢有限公司董事;2011年至2012年任精九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董事;2011年至2012年任北京天依律師事務所律師;2012年8月至2016年1月任上海多倫股份有限公司(後更名為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務(上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長。

項俊波落馬和神祕的香港四季酒店

中共保監會主席項俊波4月9日落馬後,媒體披露,與他相關的兩名金融大鱷肖建華、郭英成都曾入住香港四季酒店,酒店內「隱藏了中國一半的祕密」。


香港四季酒店內部豪華,大陸不少被調查的人曾入住,酒店內被指「隱藏了中國一半的祕密」。(AFP)

大參考4月12日報導,曾長期入住四季酒店的金融大鱷肖建華、佳兆業老闆郭英成應該都與項俊波有關。肖被查,已為當局提供了「聯絡圖」。而郭英成去年12月1日通過幾家影子公司,就輕而易舉地成了大陸保險公司第一大股東,監管形同虛設。

但肖被帶回大陸一個月內,2月17日晚間,保監會以通知公告的形式發布問詢函,要求崑崙健康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說明公司四個大股東之間是否存在關聯關係,是否與「佳兆業郭英成家族」有關,入股資金是否來源於「佳兆業郭英成家族」下屬企業或其關聯方。

文章說,項俊波領導下的保監會從12月1日為大佬們大開方便之門到2月17日風向大變,是自打耳光,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外界不得而知。但從目前的種種線索來看,對於項俊波被查的幕後,香港四季酒店似乎是一個無法繞過的存在。

報導稱,肖建華只是四季酒店的過客之一,甚至不是最著名的那一個。和他一樣花巨資在四季酒店包一整層、常年居住的,還大有人在。

最熟悉的一個,是佳兆業的老闆郭英成。在拒絕回到內地配合調查的日子裡,他甚至賣掉了自己位於香港貝沙灣的豪宅,專門搬到了四季酒店裡居住。

位於中環的四季酒店地段優越,房間內可飽覽香港維多利亞海港、九龍景色及山頂風光。更重要的是這裡住有手可通天的官二代或掮客,有不定期舉辦的高端名流聚會。

這些入住的官二代、富豪、明星、掮客們,在四季酒店裡匯聚往來,獨成一景。每個人背後都有故事,這些故事相互交織、牽扯。

他們在圈子內交換著情報,而情報決定著自己在大陸的生意以及個人的自由度。有時候,情報比財富更重要。

文章說,大陸自2013年掀起反腐風暴以來,四季酒店生意更加火爆,成為一群大陸富豪權貴來港的避風塘。這群在體制內外賺得盆滿缽溢、為了迴避有關部門協助調查的富豪開始陸續甚至慕名投奔到四季酒店。

入住的神祕住客裡,包括響噹噹的中共前央行行長、天津前市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頂著北大青鳥集團執行總裁名號的著名掮客蘇達仁,山西聯盛集團董事長邢利斌,北大青鳥集團董事長許振東,雷士照明創始人吳長江等,都是各自領域的大佬級人物。

這些信息較為靈通的富豪們來到香港後,精力主要集中於自己所涉的案子。

他們會想盡辦法爭取更多的時間視窗——趕在進入司法程式之前,四處運作,期待能夠平安著陸。所以,這座美麗的四季酒店自然有了別樣的吸引力。

但他們的結局大多被抓,如肖建華、車峰、邢利斌、蘇達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