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月初,一周之內有三名中共官員墜樓,兩死一重傷,其中兩人為中共政法系統官員。圖為跳樓身亡的湖南婁底市檢察院副檢察長鄒利民。(新紀元合成圖)

4月12日,中共浙江嘉善縣法院院長傅楊杰在所住小區墜樓受重傷。

這是一周之內,第三名中共官員墜樓事件,3人中2死一重傷,其中兩人是政法系統官員。

文 _ 古清兒

4月12日9時20分許,浙江省嘉興市秀洲區新城街道亞廈風和苑發生墜樓事件。48歲的傅楊杰從其所住小區的5層樓道窗戶墜下受傷。傅被送醫後,由於失血過多,病情危重,在重症監護室接受救治,有生命危險。

事發當晚,嘉興市中級法院官微證實了上述事件。目前,當地警方稱正在調查此事。

傅楊杰曾任嘉興市中級法院辦公室副主任、研究室副主任、刑事審判第一庭副庭長等職。2012年2月起任嘉善縣法院院長。

4月9日下午,中共安徽蚌埠市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人大常委會委員、財經工委副主任、預算工委副主任肖超從辦公樓墜樓身亡。官方通報稱,肖超失眠已達半年。

4月10日上午,中共湖南婁底市檢察院副檢察長鄒利民在湖南省檢察院東來苑家屬區墜樓身亡。官媒報導稱,鄒利民生前有抑鬱症。據報,鄒利民歷任婁底市檢察院檢察員、檢察委員會委員、副檢察長。其最後一次露面,是在2017年1月20日參加冷水江市檢察院的一次工作會議上。

外界注意到,傅楊杰與鄒利民都是中共政法系統官員。

中共政法系統官員成高危職業

根據公開信息的不完全統計,2015年,中共政法系統官員超過百人落馬、被判刑或意外死亡。政法系統官員在中共迫害人權尤其是鎮壓法輪功運動中充當一線打手,目前成為高危職業。

近年來,特別在18大後反腐運動中,中共官員「非正常死亡」事件頻發。

今年4月8日,大陸《新京報》微信公眾號「政事兒」的文章說,中共18大後,有158人自殺。而去年9月的港媒則報導說這個數字是1235人。中共官媒將這些官員自殺的原因大多歸於「抑鬱症」等。

網路活躍人士吳斌曾向海外自由亞洲電臺表示,不知從何時起,墜樓、自縊、落水逐漸成為了仕途之路的必然終點,而所有這一切都被「委婉」解釋成「抑鬱症」。

「中共官場是卑鄙齷齪,黑暗水深的地方,官員自殺原因曝光的話會透露出很多陰暗面,官場的黑暗是不是政敵迫害、還是桃色緋聞、還是官商勾結,不可能曝光出來,政府為了掩蓋這些黑暗,它往往就用最萬能的一招說出來,就是有抑鬱症,抑鬱症是天朝的官員非正常死亡的萬能定律。」


當前的反腐形勢有目共睹,中共腐敗官員在反腐高壓下如驚弓之鳥,夜晚做噩夢,白天怕警車,成天提心吊膽,怕清算落到自己頭上。(AFP)

這些「非正常死亡」中共官員往往與腐敗、失職、黑幕等敏感問題有關,他們的死亡引起輿論議論紛紛。

與此同時,官方或避而不談、或潦草應付的回應態度,更加重了輿論的質疑,所以輿論往往對官員死亡並不同情。

據大陸九派新聞去年4月報導,對於「官員自殺」事件,網友的關注點各不相同。

31%的網友觀點傾向於「猜測畏罪自殺或丟卒保車」,22%的網友要求公開更多細節及調查結果,19%的網友提醒莫因官員自殺而停止調查及追責。

網民「鉅林企業」表示,查清楚,如果是一個好官員,就要公開說明清楚自殺原因,如果是個貪官,不能死了就算,該追回的追回,該追究家屬責任的就追究。必須告訴那些官員,死亡不是結束。

跳樓上吊開槍 中共官員自殺極端

中共18大後,隨著習當局反腐「打虎」運動不斷升級,官員自殺人數也在上升。他們大多選擇跳樓自殺,也有服毒、開槍、撞火車自殺的。外界指,其中很多官員深涉腐敗醜聞,他們選擇自殺,可保護很多涉貪的人。

大陸《新京報》微信公眾號「政事兒」4月8日報導,從2009年到2016年以來,已有243名中共官員自殺,這8年的數量分別是:21、25、22、17、10、59、50、39人,其中在中共18大後,有158人自殺。

公開報導的這243名自殺官員中,選擇跳樓的有140人,占比57.5%;選擇自縊、上吊的有44人,占比18%;選擇服毒、開槍、撞火車等其他自殺方式的有26人,占比10.8%;官方報導自殺方式不詳的有15人,占比6.3%;溺水的有12人,占比4.9%;選擇割腕的有6人,占比2.4%。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中共官員自殺人數應該遠遠大於中共官方報導的自殺數目,因為中共一直在掩蓋官員自殺人數及原因。

據港媒去年9月披露,從2012年11月到2016年7月底,中共已有1235宗黨政軍官員自殺事件,自殺身亡782人,其中廣東、江蘇、北京、遼寧、河南、安徽各有超過百名官員自殺身亡。

官員自殺原因分析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國家公務員心理健康應用研究中心祝卓宏,從2009年起就開始研究官員非自然死亡現象。

祝卓宏表示,自殺官員的年齡集中在45歲到55歲之間,自殺的主要壓力來源是工作。工作壓力如上下級關係不和、平級調動、同事之間競爭以及晉升管道不通暢等等。

祝卓宏說,工作調動前後,官員壓力比較大,尤其是平級調動,或者從實權部門調動出去後,一些人對自己的調動容易「想不通」、「想多了」,甚至還有很多擔心。

中共官方報導稱,這些人自殺大多是因為「抑鬱症」。但外界普遍質疑這一說辭是「委婉的粉飾」,因為中共腐敗由來已久,很多官員深度捲入腐敗醜聞,他們擔心因此受到清算,從而走上絕路。官員通過自殺,不但可以保護家人的今後生活,而且可以保護很多涉及貪腐的人,或是上司或是同僚,甚至是同謀。


中共腐敗由來已久,很多官員深度捲入腐敗醜聞,他們擔心因此受到清算,從而走上自殺絕路,並被「委婉」解釋成「抑鬱症」。(大紀元資料室)

但也有害怕貪腐醜聞事敗,而選擇自絕的。如王岐山派出的中央巡視組進駐安徽展開「回頭看」十餘天後,安徽省合肥市長張慶軍之妻、時任省司法廳國家司法考試處處長金杰於2016年3月10日墜樓身亡,死時不足51歲。4個月後,張慶軍落馬。

陸媒報導說,當地的政商圈曾流傳一種說法,「找金杰比找張慶軍還管用」。

官員自殺與「打虎」數目成正比

石實表示,官方提供的官員自殺的數據顯示,2012年和2013年自殺官員僅分別為17人和10人,此時正處於中共各級官員換屆前後;而中共18大換屆一年後,官員的自殺比例是這兩年的3至6倍,這與當局的反腐「打虎」運動成正比。

2012年,當局只查處了一名省部級以上官員——時任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習近平上任後,2013年共查處省軍級官員17人,2014年查處58人,2015年查處64人,2016年查處57人。

據不完全統計,18大後習當局強力反腐「打虎」,拿下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等逾200個中共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其中大多是江派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