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月11日,一則題為「武漢女大學生裸貸5000元滾成26萬元,裸照被發到父親手機上」的報導,引起輿論對女大學生裸貸的關注。(大紀元資料室)

中國校園裸貸現象日漸猖獗,並成為一條灰色產業鏈,將不少受害的女生拉入泥潭。近日,陸媒披露一起裸貸事件中,一名女大學生借5000元最終滾成26萬。父親收到女兒裸照後深受打擊。

文 _ 李文馨(新唐人記者)

陸媒4月12日報導稱,自從去年「10G裸條借貸資料包」驚現網路後,關於大學生陷入裸貸,從而引發各種家庭悲劇頻見報端,如何規範、整治校園借貸成了爭論的焦點。

報導說,11日,一則題為「武漢女大學生裸貸5000元滾成26萬元,裸照被發到父親手機上……」的報導,再次引起輿論對女大學生裸貸的關注。

現就讀武漢某職業技術學院大二的周女,去年10月在學校公廁看到一則借貸廣告,正好她手裡缺錢,於是按照對方的要求,發去身分證、學生證照片和手機通訊錄,以及手拿借條的裸照和視頻等,在一家網貸平臺借了5000元。

5000元的網貸,扣除審核費、照片保密費等費用,小周拿到手的錢其實只有2750元。按照約定,貸款一周內還清,否則每周要付利息287元,直到錢還清為止。

單靠生活費還錢顯然是不夠的,小周不敢告訴父母,之後,她又不斷地向其他網貸平臺借錢還債,短短半年時間滾成多達26萬元貸款,父母幫她還了近16萬元,再也無力償還。

4月3日,網貸平臺向周女的親友、同學發送了她的裸照。周先生收到女兒的裸照,如雷轟頂,幾近崩潰。5日下午,周先生報了警。

類似事件,最近還有一起,據陸媒報導,一位大學生因向校園貸款800元,在利滾利後,短短20天,被要求歸還20萬元。

而上述案例在中國校園層出不窮,大學生因無力還貸而逃學、跳樓,也是屢見不鮮。

「裸貸」成為一條灰色產業鏈

去年3月,河南大二學生鄭旭因在網上的貸款越滾越大,高達60萬元人民幣的漏洞無法填補而跳樓身亡。

中共警方稱,債主使用裸照、不雅視頻逼迫還款的行為,已經涉嫌敲詐勒索。而從目前的情況看,「裸貸」正在成為一條灰色產業鏈,將更多的受害人拉入泥潭。

從網上披露的「裸貸」案件來看,有部分受害的女大學生甚至因此而淪落到賣淫賺錢的地步。

北京大學的研究生王昱表示,女孩拿來抵押的不只是私密照片和影片,也將自己的尊嚴給抵押下去了,這是多少錢都贖不回來的,「就算如期還錢,也不能確保對方會刪除裸照。」

網民紛紛質問:「裸貸已氾濫到這個地步,政府為什麼允許這些騙子公司存在?」「這種放貸企業到現在官方還說是否合法。」「有關部門裝聾作啞,這是騙,是詐,哪裡是貸?可誰來管?」

有評論指,這種非法高利貸全是公開的,廣告在校園到處貼到處發,長期在那活動都沒人管,如果警察真管的話,保證一抓一個準。為什麼不抓?這是中共體制問題,在縱容這些犯罪行為。

迫於輿論 銀監會稱整治校園借貸

迫於輿論壓力,4月10日,中共銀監會宣稱,出手整治校園借貸,提出禁止向未滿18歲的在校大學生提供網貸服務。

網民紛紛質問,「裸貸」在中國的大學校園風風火火好多年了,難道銀監會現在才看到嗎?

據《香港經濟日報》介紹,從2014年,所謂網路借貸平臺興起,「趣分期」、「愛學貸」、「名校貸」等專門針對大學生的信用貸款全面冒出,其一大特點是只要學生身分,即可以申請信用貸款,先消費,後還款。

以前只是信用卡年代,中國銀監會還專門出臺文件監管,後來變成分期消費,需要透過公安、工商、工信以及金融辦等多部門聯動執法監管,其中有個網路平臺,要不要擔責及誰來監管又說不清楚。現在問題出現,日漸嚴重,是因其成為新鮮創舉,沒出事誰都管,出了事都推三阻四,誰也不管,是以無法無天。中共官媒也承認「裸貸」的背後,是合法學生貸款的缺位、網貸平臺的大量湧現、相關法規的不完善。

原安徽檢察院檢察官瀋良慶指出,高利貸本身是不受法律保護,在中國,不管是放貸公司還是討債公司,都是既有黑社會背景,又有官方背景,包括公檢法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