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大戰國安 美國務院女鼴鼠被擒始末 (第528期2017/04/27)

?"
2017年3月底,美司法部對一名美國國務院女官員克萊伯充當中共間諜、涉嫌「威脅國家安全」進行指控。圖為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務院。(Getty Images)

2017年3月底,美司法部對一名美國國務院女官員充當中共間諜、涉嫌「威脅國家安全」進行指控,此案被外界評為繼斯諾登(Edward Snowden)之後的又一大案。細讀指控書,不僅會被大量情節震撼,還能一窺中共特務機構的真實運作。

文 _ 林燕

2017年3月底,美司法部對一名美國國務院女官員克萊伯(Candace Claiborne)充當中共間諜、涉嫌「威脅國家安全」進行指控。

一切都是從「朋友」開始,為了圓家人的「時尚夢」,女主角在囊中短缺的情況下,收受「朋友」的幫助,自然心存感激;但此友並非善類,是用誘餌引她入套;在誘惑與倫理中,她一度失去平衡,選擇了用國家「機密」換自己的利益;她也有過掙扎和害怕,但是一上賊船便無法脫身,直至最後露出馬腳,意外被查。

8年在中國工作的經歷

克萊伯(Candace Claiborne),1999年進入國務院工作,第一次的工作地點就是北京的美國駐華大使館。出發去中國之前,她完成了外國服務機構(FSI)的普通話訓練,2000年至2003年,在大使經濟顧問的管理專員辦公室和大使館安全工程中心工作。

此後,她調去上海的駐華領事館工作(2003至2005年)。隨後她去了阿根廷和伊朗,然後又回到北京工作(2009至2012年)。她在中國前後工作了8年。

之後,克萊伯被調回華盛頓總部,再派往蘇丹,直到2015年8月返回華府工作。被調查前,她的工作職責是負責為辦公室主管、部門主管以及六位行動官員提供全面的行政支持,後者跟歐洲安全合作組織類似。

一切都是從「朋友」開始

2007年開始,那時候他們只是「朋友」。克萊伯與中國特務的交集是從她的家人——A某身上(美國公民,起訴書抹掉了相關信息,從常理上推斷A某很可能是她兒子,以下仍稱家人)。

據悉,2007年,克萊伯一家認識了一個中國進出口商、在上海經營水療和餐廳業務的B某(中共特務),雙方成為朋友。當時她的家人A某給B某發郵件,希望後者幫他在中國找一份教英文的工作。A某當時21歲、大學畢業;克萊伯(50歲)拜託B某幫助;然後第二天,B某就幫A某在上海微笑星學校(Smiling Star School)找到一份教職。

同年12月底,克萊伯告知B某,想讓A某在中國學習時裝設計。但是現在的困難是A某的大學學費沒著落,「他需要有地方住、還需要機票錢,你有什麼建議嗎?」

整個2008年,克萊伯、A某以及B某都在談論A某能在中國找到的工作機會,看上去跟普通好朋友差不多。

到了2010年至2011年間,A某和中共特務B某之間有大量的郵件往來,都是關於申請藝術學校的內容。此期間克萊伯在北京工作,A某還在美國,而B某在上海。

2010年7月,克萊伯出差去上海,在萬豪酒店(JW Marriott)與B某見面,具體聊了什麼內容不詳,但兩人有特意留影紀念。8月,克萊伯告訴家人「錢現在有點緊」。並說在她回國時,會盡力把債務都補上。這似乎預示著接下來會有事發生。

第一個任務 探聽美對中戰略底線


克萊伯的第一個任務是,當2011年5月美中戰略經濟對話後,向中共提供搜集「美國高級官員對中共的戰略底線」。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