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任毛澤東祕書的李銳「文革」期間被關押在秦城監獄(如圖)關單監長達八年。(AFP)

曾任毛澤東祕書的李銳於「文革」期間被關押在秦城監獄關單監長達八年。他透露了鮮為人知的內幕:原來這座監獄是關國民黨戰犯的,結果「文革」期間就關押了幾百號共產黨內黨外人士,高層幹部有一半多,死在裡面的近30人。

文 _ 謝天奇

原中共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曾任毛澤東祕書的李銳於「文革」期間被關押在秦城監獄關單監長達八年。

2017年4月10日,李銳101歲(虛歲)慶生宴在北京舉辦,前來賀壽的有原《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94歲高齡的杜導正與趙紫陽政治祕書、84歲高齡的鮑彤。參加了生日聚會的大陸媒體人蘇小玲4月27日在《紐約時報》撰文披露了聚會的一些細節。

蘇小玲說,在宴席上,李銳簡單回憶了自己一生歷程,其中提到「文革」中的遭遇。1959年的廬山,原本是要對「大躍進」運動進行糾錯,結果彭德懷的一封致毛澤東的言辭激烈但不乏誠懇的批評信,最終引發了中共黨內政治的一場大地震。本來被毛特別重視的李銳也瞬間成為「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發生了命運的大逆轉,被送到北大荒「勞動改造」。之後又因被要求配合調查毛的祕書田家英案,在一封給周恩來的信中批評了陳伯達而被後者得知,直接從北大荒農場投進了北京冰冷的秦城監獄。

關於秦城,李銳還透露了一個鮮為人知的細節:原來這座監獄是關國民黨戰犯的,結果「文革」一開始就關押了幾百號像他這些無辜的共產黨內黨外人士。其中一半都是中共的高級幹部。

文章說,「文革」時期禍害的當然不僅僅是一批黨內外的幹部和知識分子,更嚴重的後果是毀滅了整個民族原本就有待提升的、脆弱的現代精神與時代氣節。在高度變態的社會運動的高壓下,驅使一方的人類變成一群大魔小鬼,造成了許多本來還算優秀、具有一定文明自覺的文化人的人格產生了分裂,並且彼此相互殘害,甚至導致延續到21世紀的集體性的人的精神與信仰的全面缺失。

李銳1917年4月13日出生於北京,祖籍湖南平江;曾任中央委員、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水電部副部長、毛澤東兼職祕書;1959年廬山會議被定為「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被戴上「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帽子,撤銷一切職務,開除黨籍,下放北大荒勞動。「文革」期間,1967至1975年,李銳因得罪陳伯達被關押在秦城監獄關單監長達八年。

「文革」期間 秦城監獄關百餘高官

2015年6月,《文匯讀書周報》曾刊登對李銳的專訪。李銳談到,秦城監獄原來關國民黨戰犯,「文革」開始,改關自己人:關了許多高層領導,如彭真、劉仁以及陸定一等。常聽到各種呼喊聲:有整天喊「毛XX萬歲」的;也有受不了侮辱痛罵看守的,接下來就會聽見有人開鎖進房,痛打叫罵者,於是又響起被打的慘叫聲。

李銳曾與中宣部部長陸定一共事過,因此熟悉陸定一的聲音。在秦城監獄,最後幾年陸定一關在李銳隔壁。李銳聽見陸天天大喊大叫:「毛XX啊,我什麼事兒也沒有啊!」放風的時候,陸就唱《蘇武牧羊》。

李銳還披露,「文革」前在中共中央辦公廳任俄文翻譯的閻明復是1968年關進秦城監獄的,他不知道父親閻寶航已死在秦城。閻寶航是著名的民主人士。

閻明復曾向李銳透露自己得過精神病。「文革」前任北京市副市長的崔月犁被關進秦城監獄後也患過精神病。北京市委書記劉仁一直被戴著手銬,吃飯都不自由,最後銬死在裡面。

秦城監獄建造者被投入監獄

秦城前身乃民國功德林監獄,原址北京德勝門外功德林廟街一號,專押要犯。1955年,蘇聯援建157個項目,秦城監獄為其一,但屬祕密項目。秦城座落於京北燕山東麓,昌平縣興壽鎮秦城村,距京約45公里,背倚小山,面朝原野,獨立坐落,附近無任何村莊。

前《光明日報》總編輯穆欣「文革」初曾被收羅入中央「文革」小組,1968年被整肅進了秦城監獄。他在香港出版的回憶錄,披露了大量秦城監獄的黑幕。

穆欣在回憶錄中說,北京公安局長馮基平乃工程負責人之一,「文革」中遭康生批示,投入這座他為別人建造的監獄。公安部副部長楊奇清、秦城修建負責人之一,原以為關押國民黨與偽滿戰犯修建的這座現代化監獄,萬萬想不到自己不久也入住,並最終死在裡面。

1966年春,時任軍委總後勤部長的邱會作與軍委作戰部副部長王尚榮視察秦城,王尚榮仔細察看陰森森的牢房大門,邱打趣:「你看這麼仔細幹什麼?是不是來為自己看房子的?!」王答:「共產黨還會關我們?我這輩子是不會來住的,這點是肯定有把握的!」

偏偏兩人後來皆被打成「反革命」,邱會作入住秦城,王尚榮還沒有資格,關押別處。邱感嘆:「關在裡面的國民黨戰犯、偽滿漢奸出去了,我們進來了,和他們『換防』,這真是莫大的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