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被外界視為中共當局整頓金融風暴年。

旅居海外的中共紅二代羅宇表示,目前當局正在整頓金融系統裡的江派勢力,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已經完蛋,習近平要收拾江澤民的孫子,金融整頓將在19大前出結果。

文 _ 韋拓

習當局收拾江澤民孫子江志成

中共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中共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與中國進出口銀行北京分行行長李昌軍在4月9日同一天被宣布調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微信公號「俠客島」也發文明確表示,2017年是金融反腐大年,稱項俊波落馬,好戲還在後頭云云。

針對近期頻繁整頓金融貪腐,紅二代羅宇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根據北京方面的消息和其他管道,現在所有的信息表明,「江澤民兩個兒子是完蛋了,但是他的孫子還在折騰,現在就是要收拾江澤民的孫子、怎麼收拾法的問題。這一次習近平把肖建華弄回去配合調查,從肖建華這條線,把江的孫子包括劉雲山兒子在金融系統這一條線給砍斷,這是肯定的。」


紅二代羅宇表示,目前習近平當局正在整頓金融系統裡的江派勢力,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已經完蛋,習近平要收拾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圖),金融整頓將在19大前出結果。(新紀元資料室)

習近平對江澤民孫子收拾到什麼程度,羅宇表示,「是不是把他關起來,或者把他的公司給沒收了,還是給點面子,但做生意也不能夠違法了,這個可能有得商量。但是他們肯定已經被限制出國了,人身自由可能不是完全沒有,但是限制出國了也是一種限制人身自由,他們是在挨整的路上,整到什麼程度,這個可能有討論的餘地,肯定不會再搗什麼亂。」

羅宇強調:「可以看出來習近平、王岐山已經掌握足夠的證據,把金融這一塊,2015年製造股災的、跟他作對的這幫人,打算徹底整頓。」

羅宇說,「包括聯通公司等幾個大的國企,實際上掌握在習近平手裡。所以聯通公司前段時間停牌也好、大的改組也好,就是整頓金融系統裡的江派勢力,這個已經是在路上。」「而且是2017年的重頭戲,整頓到什麼程度,應該在19大之前能夠看到。」

此前,金融大鱷肖建華配合調查一案震動中南海,體制內專家辛子陵向《大紀元》表示,肖被王岐山掌握,這是解決江澤民、曾慶紅問題的重要突破口。因為肖是他們的白手套,他掌握的可動用資產是1萬億,足以在股票市場上翻江倒海、興風作浪。

呼籲習叫停江澤民的國家犯罪系統

4月18日羅宇再度發表〈與習近平老弟商榷〉系列文章之十九,呼籲習近平引入民主制,叫停江澤民建立的國家犯罪系統。

羅宇說,川習會後兩邊都說談得很好,但具體怎麼好,外界知道的很少。令他興奮的是,習近平開啟了中美之間社會和人文層面的對話機制。

羅宇表示,社會和人文層面就是意識形態;中美意識形態的根本衝突,就是專制和民主的對立,如果能在意識形態層面上開啟對話,就為中國逐步有序地引入民主政治開啟了大門。引入民主制度,中國就找到了逐步解決一切問題的根本辦法。

羅宇認為,言論自由,當然就沒有報禁了;信仰自由,當然就沒有黨禁了;司法獨立,才有依法治國;官為民選,才能根除腐敗;再有一條,軍隊國家化。有了這五條,中國就進入了現代文明。

羅宇還表示,川普送給習的大禮就是精準打擊了反人類罪的阿薩德政權。但江澤民政權的反人類罪行比阿薩德還邪惡,卻仍在中國繼續。美國國會去年通過343號決議,呼籲中共政權停止活摘人體器官的罪行。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譴責和要求中共停止強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有185位議員連署支持此項議案。(AFP)

羅宇向習近平喊話說:「你在餐桌上對川普打擊阿薩德的回應令人欣慰,現在又開啟了人文層面的對話,你如何回應343號議案?你為什麼還不叫停江澤民建立的國家犯罪系統?」

羅宇最後表示,大家的期盼是習近平把普世價值逐步有序地引入大陸。果能如此,習有機會成為歷史偉人。也只有做了這件事,才能成為歷史偉人。

羅宇是中共建政大將羅瑞卿之子,1989年「六四」鎮壓後脫離中共體制,蟄居海外26年,直到2015年,其出版了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還連續發表致習近平的公開信,勸其放棄一黨專制,順應世界潮流,帶領中國走自由民主平等之路。

財產申報定新規 江曾家族成焦點

4月19日,習當局就中共官員財產申報制度發出《規定》和《辦法》兩個文件,並發通知要求各級官員執行。其中《規定》突出官員報告家事、家產情況,要求各級官員尤其高級官員要「帶頭執行」。報告家事和家產包括現任和退休高官。

通知要求,中共官員必須上報8項「家事」和6項「家產」。家事包括婚姻、因私出國(境)證件和行為、移居國(境)外、從業、被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等情況。家產包括工資收入、勞務所得、房產、持有股票、基金和投資型保險、經商辦企業以及在國(境)外的存款和投資等情況。


習當局就中共官員財產申報制度發出兩個文件,要求中共現任和退休官員必須上報8項「家事」和6項「家產」。江澤民、曾慶紅家族財產問題將成關注焦點。圖為人民大會堂。(Getty Images)

習當局此舉將進一步清洗江派貪腐官員。不過,「官員財產公開」一直以來在中國遭到既得利益及集團的強力阻撓。此前有報導說,中共江派4名新老常委曾慶紅、周永康、張德江和張高麗等曾多次阻撓、威脅「財產申報」。此外,曾慶紅還四次申報家屬財產不實,並以會引發「社會上大混亂」為藉口威脅「財產申報」。

據港媒2月披露,王岐山在今年中國傳統新年期間到幾個中央部委拜訪時披露了三件大事,其中一件就是黨政國家機關部門縣處級及以上公職人員及配偶、子女財產申報制度,至今未能推進,處於停滯狀態。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表示,在遭遇中共內部如此強力的反對下,中央兩辦依舊推出《規定》和《辦法》,傳遞的就是習、李繼續推進反腐的決心。到目前,雖已拿下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江派高官,但以腐敗治國的江澤民及其大馬仔提拔的各級貪腐餘孽遍布全國,他們中有的依然在任;有的雖已卸任,但仍在幕後攪局。而遏制腐敗,讓貪官們現形,當然少不了官員財產申報制度。

周曉輝說,現任、退休高官中有不少江派官員,如江澤民、曾慶紅、羅干、賈慶林、李長春、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等,他們也是習近平一再暗批的高官,也是財產申報制度能否順利推行的焦點。

江澤民、曾慶紅家族 財產富可敵國

自18大以來,習當局高調反腐「打虎」,先後拿下大批江派的高官,令江澤民、曾慶紅大為恐慌。在各方的報導中,江澤民一直極力反對習、王的反腐,並處處攪局,但每次都被習強力反擊。

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後,官方稱,周永康受賄近1.3億元。不過,路透社2014年3月的內幕消息,北京當局查抄了周永康家屬及親信的大筆資產,總額高達900億元人民幣。

港媒今年4月曾報導說,曾慶紅、曾慶淮兄弟再次被中紀委約談,其家屬被指在國內、港澳、外國持有400億至450億元人民幣資產,其中在香港28億至30億元、澳門10億元。在澳洲、新西蘭、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等持有36億美元至40億美元。

此外,曾慶紅兒子曾偉在澳洲、新西蘭開設公司都以中資名義,每年貿易額25億至30億美元。曾偉在澳洲、新西蘭持有物業20餘幢,至今和國內企業有商業活動。而曾慶淮女兒曾寶寶是5家上市公司的副董事總經理、副總經理、執行董事。她在深圳、廣州、南昌、武漢的地產收入就超過400億元人民幣。

此前多方報導均指曾慶紅家族貪腐驚人,僅僅其子曾偉就曾經通過魯能案侵吞國企資產700億人民幣,在澳洲購置千萬美元的豪宅。

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江綿康及侄子吳志明都在上海「發展」,江澤民家族在上海建有龐大的政治經濟利益網路,涉足地產、軍工、高科技、電信等多個領域。江綿恆既被稱為「電信大王」,也被稱為「中國第一貪」。其「電信王國」包括中網通、中聯通,還有中移動。這些公司作為全球最賺錢企業,都成了江家的「錢袋子」。

據《中國事務》早前透露:「江澤民在瑞士銀行有3億5000萬美元的祕密帳戶;在印尼峇里島買了一棟豪宅,1990年就值1000萬美元,由前外長唐家璇替他辦理。」

最高檢開放舉報正國級
鮑彤:應舉報江澤民


在「4.25」法輪功萬人和平上訪18周年前夕,大陸媒體紛紛報導「最高檢舉報中心官網可舉報正國級官員」,而且可匿名舉報。分析認為,中共最高檢察院這一罕見舉措,令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為首的江氏集團常委膽寒。目前,已有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以投寄控告狀的方式,實名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另有海內外數百萬民眾聯名舉報江澤民。


在「4.25」法輪功萬人和平上訪18周年前夕,中共最高檢察院開放匿名舉報正國級高官。圖為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遊行打出強烈信號:法辦江澤民。(大紀元)

趙紫陽前祕書鮑彤認為最高檢察院最新舉措不尋常,「是一件大好事」,預料會掀起一波舉報江澤民以及江派常委的浪潮。

鮑彤說:「毛澤東無法無天,搞了文化大革命,鄧小平無法無天,搞了『六四』,江澤民不甘寂寞,鎮壓法輪功,也是無法無天、極不人道的事情。我想這些都應該寫在歷史,應該受到法律的懲罰。毛、鄧死了,無法追訴,現在要檢舉、起訴江澤民,法院應該受理。現在不是可以舉報正國級嗎?那就應該公開舉報他,這是非常好的事情。」

對於最高檢以網頁改版形式「悄悄」公布此項改動,鮑彤相信或有某種特殊的原因。他認為,當局應該將訊息公開和透明化,包括在央視等中共官媒上報導,讓更多民眾知曉此消息。同時民眾舉報不應受到打擊報復,習近平當局要保證舉報人的安全。

江至少犯三宗罪 應「判處死刑」

現年83歲、曾被中共劃為「右派」的蔣綏民認為,中共最高檢察院允許民眾公開舉報「正國級」是一個突破口,「是一件好事」。

他準備給最高檢舉報中心以及最高法院等部門寫信,公開舉報江澤民。他認為江澤民的罪行難以盡述,除了鎮壓法輪功所犯下的反人類罪行外,蔣還批評江是賣國賊,以及大貪污犯,欺詐老百姓的民脂民膏,令國人非常憤怒。他呼籲習近平當局應該將江澤民繩之以法,「判處死刑」。

上海著名律師鄭恩寵曾表示,這麼多人控告江澤民應該說是大勢所趨,應該說是歷史的必然,體現出整個中國大陸形勢的根本變化。中國好多的法學教授也在法律層面上做「訴江」(控告江澤民)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