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平反艾希曼到否定戰後國際納粹審判】關於阿倫特的「惡之平庸」 (下)
——「惡之平庸」在西方紛爭不息半世紀
(第530期2017/05/11)

?"
(網路圖片)

文_ 還學文

鮑爾在奧斯維辛審判結束不明身亡後被冷藏了五十年,2015年德國發行了一部故事片描述這位追訴納粹犯罪司法人六十年代的工作遭遇,片直曰《國家對著弗里茨·鮑爾》(《Der Staat gegen Fritz Bauer》)。同年英文拷貝上市,題名《The People vs. Fritz Bauer》,「國家」和「對著」的關鍵字都消失,是這樣的意義組合太刺目?然而事實確實如此,恰恰是德語影片要說的故事。可惜。

那個最終在耶路撒冷受審的納粹要犯艾希曼戰後初期遭遇如何呢?1945年艾希曼化名被俘,1946年收買一被俘黨衛軍逃出,從奧地利再化名輾轉到北德呂訥堡(Lüneburg)附近落腳隱藏下來一直到1950年。其間得天主教會幫助化名瑞卡多·克萊門特(Ricardo Klement)取得進入阿根廷的許可、獲日內瓦國際紅十字會發放的人道護照(humanitarian passport ),在教會人士幫助下取道義大利終合法移民阿根廷,受雇當地賓士汽車公司維生。那個時候,社會氣氛並不怎麼敵對納粹犯罪。《圖片報》2011年撰文披露,艾希曼匿藏阿根廷的資料聯邦情報局1952年檔中有詳細記載,例如化名住址等等;如果沒有鮑爾檢察官的鍥而不捨,納粹艾希曼或能在阿根廷「平庸」以終。

從未雨綢繆匿名潛藏到千方百計逃出德國,可見艾希曼對一己犯罪的自覺,絕不平庸糊塗。紐倫堡審判中,被告奧斯維辛典獄長Rudolf Höss對於艾希曼與此相關的罪行亦有證詞。於是,要洗刷納粹艾希曼,就要把他的罪感與逃匿歸咎於對納粹的法律追訴、歸咎於紐倫堡審判、歸咎於追訴納粹犯罪的大檢察官鮑爾和猶太人,這些也確乎《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書的論題、以及該書初期在德國取得積極反響的原因所在。

蒙森序代結束語

簡而言之,《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書中阿倫特提出一個備受爭議的說法「惡之平庸」,質疑實施滅絕猶太種族「最後解決」計畫的納粹罪犯艾希曼的罪與惡,和耶路撒冷以及紐倫堡審判的正當性,並石破天驚提出猶太人在種族滅絕中自我罪責為「黑暗歷史中最黑暗的一頁」。本文介紹了阿倫特《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書的重要論點以及西文相關爭論的大致,希望有助於降溫中文世界盲目無知的「平庸之惡」熱。

1986年《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德文本問世二十年再版十四次之後,以德國當代史家蒙森序增訂再版。一個不能更好的選擇,一位享譽國際的學者,而且是當代納粹德國歷史的專家,這個序自有它的分量;如今三十年又過,蒙森序價值依舊。為中文讀者不錯失蒙森以史實為證,以學術為本對於阿倫特其書求實的觀察、嚴謹的分析、公允的批評,本文引蒙森序以為結束。

阿倫特的公共言論長於譏諷、不避激化,即使對於猶太人種族滅絕那樣嚴肅敏感的論題也不例外,「惡之平庸」引發激烈爭議當不意外;而阿倫特「沒有充分估計到她艾希曼的文章引發爭論的規模和尖銳程度」,序者蒙森直言這才是需要解釋的。


阿倫特的公共言論長於譏諷、不避激化,即使對
於猶太人種族滅絕那樣嚴肅敏感的論題也不例
外。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