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大陸,18年來敢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發聲的維權律師成百倍增長。圖為張贊寧(左上)、程海(左下)、黃漢中(右上)、姬來松(右下)。(大紀元合成圖)

18年前的「4.25」法輪功萬人和平大上訪,開啟了反迫害的序幕。

18年中,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地向各界講述真相,揭露中共謊言,大陸律師也見證了法輪功在打壓下越來越壯大並傳遍全世界,在大陸,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也成百倍增長。


文 _ 駱亞

律師:法輪功在打壓下越來越壯大

曾擔任「中國律師觀察網」網路編輯、湖南知名公益維權律師姬來松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4.25』我認為就是一個和平靜坐示威,後來遭到江澤民政府打壓比較厲害,現在的政府對這個事情,公開的報導基本上不怎麼提了。」

「4.25」和平大上訪至今18年,他表示對法輪功團體有兩點認識:「首先法輪功沒有因中共政府打壓而屈服、懼怕,也沒有被它們消滅,反而越來越壯大,並傳播到全世界。第二點,我覺得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很符合中華的傳統美德,所以政府的打壓我覺得沒有道理的,也是沒有法律依據的,是在踐踏法律。」


律師姬來松:「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很符合中華的傳統美德,中共政府的打壓是沒有道理的,沒有法律依據的,是在踐踏法律。」圖為2016年11月26日逾6000名法輪功學員在臺北排字。(明慧網)

姬來松還談到法輪功學員給他留下的印象,「我所認識的法輪功學員,我覺得他們都是很謙和、很善良、也是很勇敢的人。在代理案件之前我也接觸過,我對他們的印象一直很好。」

北京著名維權律師程海表示,既然他們選擇做律師,作為律師的職責,就應當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使法律正確實施。「你不能見火不上,見敵情退縮當逃兵的。」

律師:鎮壓法輪功 中共無法無天

由於律師在第一線辦案,他們對中共發動這場鎮壓運動導致中國社會司法大倒退,感受尤為深刻。

程海律師介紹,2007年他開始介入法輪功案,打壓也非常嚴重。在大連代理法輪功的「安鍋案」時,他就曾被警察打了三次,一次在看守所,二次在法院。

因介入法輪功案,除了一些律師被打外,不少律師的執照也被吊銷。

張贊寧律師認為:「對待法輪功案,中共已經到了無法無天這種地步,法律完全是兒戲。法輪功案庭審中出現合議庭成員造假,由『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人員充當書記員和陪審員;『610』口授:『法輪功上訪不接待,申訴也不受理』的規定;甚至警方為了達到辦案的數量,任意構陷法輪功學員,抓人;在身分證上做手腳隨時監控抓人;對法輪功學員動用酷刑迫害。」


中共打壓法輪功案使用各種酷刑,張贊寧律師認為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圖為酷刑示範圖。(明慧網)

他代理一個案子中,5名法輪功學員,2人被迫害致死,3人被打致殘,而且學員把案子向有關部門申述,不被受理。

律師揭穿中共炮製的謊言

中共為了鎮壓法輪功,鋪天蓋地對法輪功進行造謠、誣陷,炮製了「煉法輪功導致1400多例致死致殘」和「天安門自焚偽案」等謊言,以挑起社會對法輪功的不理解和仇視。


中共鋪天蓋地對法輪功進行誣陷,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挑起對法輪功的仇視。圖為央視焦點訪談錄像分析,自焚者王進東頭髮像戴帽一樣完好,兩腿之間裝汽油的塑膠瓶沒有燃燒,明顯造假。(新紀元合成圖)

律師程海表示,法輪功教義裡面、書裡面是禁止殺生的,自殺、自焚這都是一種殺生的行為。所以不管行為是不是有,都不能歸咎於這個信仰。

他以中共政府散布仇恨的「天安門自焚案」為例,指其中好幾個疑點表示明顯是中共在造假,「包括王建東自焚時,頭髮像戴帽一樣完好,警察背滅火器很快就趕到,在兩腿之間裝汽油的塑膠瓶沒有損壞、沒有爆炸,這是不現實的。」

他還強調,中國的法律沒有明文規定,就不能定為犯罪。中國現有的法律規定中沒有說法輪功是「X教」。

張贊寧介紹:「江澤民在1999年10月份對法國《費加羅報》發布一條消息,當時《人民日報》有轉載,說煉法輪功的人中有『1400多例』死亡。我在為法輪功辯護的時候,我也說到過,這完全是構陷栽贓。」

「因為你(中共)掌控國家的媒體、掌握所有的信息資源,完全可以確認每一例,而不應該是籠統的1400多例;就算當時還不能到個位數,後來也應當補充完善。因為法輪功還在,如果有問題的話,隨著時間的推移,它(中共)應該要增加死亡的人數,但是現在18年過去了,這1400多例沒有增加,因此說明這個數字完全是假的、誣陷的。」

他還表示,由於這場鎮壓運動,對7000萬的法輪功群體有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遠遠超過這1400多例吧。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所造成的這個危害是相當大的。

律師:審判江澤民是早晚的事情

破壞法律實施罪是中共隨意逮捕,和肆意非法給法輪功學員判刑最常使用的罪名。張贊寧表示,利用破壞法律實施罪的罪名來給法輪功學員定罪很荒唐,「破壞法律實施罪必須是明確的、具體的,必須具體指出它破壞了什麼法律,這條法律叫什麼名稱,破壞了其中哪一條、哪一款、哪一項,這才叫破壞法律實施。」

他強調:「法輪功根本就沒有破壞法律實施。相反的,江澤民的行為才是真正破壞國家法律的實施,因為他具體就破壞了憲法第316條的規定,宗教信仰是受憲法保護的,所以我在法庭上公開指責是江澤民具體破壞憲法、破壞法律實施。」

一些常年代理法輪功案的維權律師,不但在法庭上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而且直接在法庭上公開指江澤民違法。

張贊寧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介紹:「2015年我為鎮江市句容縣法輪功學員陸秀軍做無罪辯護時,就公開在法庭上指控江澤民犯罪。」

就江澤民被指控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移植的罪行,張贊寧律師表示,「江澤民完全構成了反人類罪行,他做了這樣的惡事就應該受到相應的審判,審判他是早晚的事情」。


律師張贊寧在法庭上公開指控:「江澤民具體破壞憲法、破壞法律實施,他完全構成了反人類罪行,審判他是早晚的事情。」(新紀元合成圖)

律師:大家知道誰是法律的踐踏者

法輪功學員在這長達18年的反迫害中,堅持不懈地向世人、向社會方方面面的人講述法輪功真相,揭露中共謊言。很多律師都認為,現在的環境已經比以前有所改善,部分地方開始出現法輪功學員被無罪釋放的現象。

程海介紹,從去年到今年,他手頭就有七個這種案例:「現在我們接觸的很多案件中,公檢法人員,特別是檢察院、法院,聽取律師意見,作出實際無罪的處理,目前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他同時表示,各地情況不一樣,有些地方違法處理法輪功案還是比較嚴重。

姬來松律師也有同感,他表示:「我覺得比以前應該是有所好轉,因為以前可能迫害法輪功的人覺得有理,現在參與迫害的人可能也只是例行公事。大家都知道誰才是法律的踐踏者,誰才是宣揚真和善這些傳統的美德。所以我認為在這方面,一般的民眾、包括公檢法的人他們其實也很清楚。」

他還披露:「前兩天我的律師朋友余文生代理的法輪功案,檢察院也已經撤回了。這名當事人無罪釋放的可能性很大。」

黃漢中律師則認為:「雖然中國大陸人權、法治的寒冬並沒有過去,但是畢竟我們有那麼多追求人權、追求法治的種子正在發芽,這是一個好的現象,還是有希望。」

18年來為法輪功辯護律師百倍增長

大陸知名維權律師黃漢中接受《大紀元》專訪時介紹,「4.25」法輪功萬人在中南海和平上訪時,自己還在司法機關做法官。他說:「18年前的『4.25』,應該說是一個群體按照憲法規定的示威權利表達自己的宗教信仰,他符合憲法,也是符合現代法治國家倡導的人權理念,所以他(法輪功團體)的行為不存在違法問題。」

黃漢中表示,自己在代理案件過程中接觸了一些法輪功修煉者,給他的印象:「第一、他們的信仰很堅定。雖然受到長期的打壓、長期的迫害,這種堅定的信仰確實很感動我們;第二、他們能信守承諾,絕對不是官方妖魔化描繪那樣的。在目前整個社會沒有基本信用、誠信缺失的情況下,這個群體在跟社會上其他成員打交道的時候,他們能信守承諾,這一點讓我們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舉例說:「就拿我們律師來講,現在接受當事人委託,如果沒有簽訂合同,沒有收到當事人預先繳付費用,整個行業很多律師都在告訴年輕人,這樣的案子是不能貿然投入工作的,這裡面首先就是一個信任的問題。但只要是參與法輪功案件辯護的律師,對他們就有一個基本信任。」

他進一步介紹,律師接的這類外地案子,只要對方的一個電話,或者對方連名字都沒有告訴的情況下都會接。「因為他們的承諾一定能做到。在長期受到打壓、經濟非常困難的情況下,這些法輪功修煉者能如此遵守承諾,確實令人感動。」

他認為:「從4.25事件以後,十幾年以來在中國建設法治的進程中,法輪功群體一直受到不公平的迫害,雖然牽涉到只是一部分人,但對於一部分人不公正實際上是對全體公民的不公正,是整個社會的不公正。」

「這些年來,法輪功群體和一些清醒的律師對這場迫害進行不屈不撓的抗爭,鎮壓所造成的嚴重恐懼也慢慢地被衝破了。」

他認為,儘管迫害仍在持續,但敢為法輪功發聲的律師比最初成百倍增長。


18年來敢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發聲的律師成百倍增長。(網路圖片)

他說:「社會的進步是不以人的意志,特別是不以小部分人的意志給轉移的。對待法輪功受害群體,十幾年前的案例動不動就給十年左右的刑期,很多人被迫害致死。現在雖然迫害還在繼續,但是普遍的刑期在三年左右。

「與此同時,敢於為法輪功群體辯護的律師,也不是十幾年前僅僅幾個律師,現在起碼有數百位律師奔走在第一線。他們不屈不撓的為受到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在法庭上、在法庭之外大聲疾呼,所以從這方面來講這種抗爭推動了中國法治、推動了中國人權的進步。」

他還表示:「中共提倡階級鬥爭的這種觀念是人類歷史上一種極端的意識形態,所以中國從1949年中共建政以後,這個民族經歷的土改、三反五反等的一系列運動,對中國社會精英,特別是農村的精英進行屠殺、搶劫,對敵對陣營進行暴力清算、暴力屠殺,還有長期各種政治運動,手段極其殘酷,迫害致死的人數都超出了世界幾千年文明史上的任何迫害。」

他總結,在中共暴政史上所有受到迫害的群體中,法輪功群體應該受到讚譽,因為他們長期堅持抗爭,對中國的法治和人權的進步貢獻非常大。

他強調:「只要這種迫害沒有完全停止,那麼這一部分人操縱對另外一部分人的迫害,在中國的土地上仍然在上演,中國的民主、中國的人權、中國的法治就走在一條讓人恐怖的路上,中國就不是一個正常的憲政法治的國家。」

大陸律師在代理法輪功案中或多或少都受到當局的連帶打壓,黃漢中律師表示,「儘管在為法輪功案辯護過程中遭到一些恐嚇,但只要我們內心有正確的信念,完全就可以克服恐懼。並且所有的律師工作、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都是在現行憲法和法律規範內進行」。

他還介紹,自己跟幾個法院辦理法輪功案件的法官說:「我過去也是法官,我們今天在這裡開庭,如果10年、20年以後,我敢說我可以很自豪地告訴我的子孫後代,我今天在這個地方為一個受迫害的法輪功的人做辯護。我說你20年以後,你敢不敢對你的後代說?你今天把一個無罪的法輪功的人、一個信仰者,你判了他5年徒刑,你還敢不敢說?」

最後他說:「雖然中國大陸人權、法治的寒冬並沒有過去,但是畢竟我們有那麼多追求人權、追求法治的種子正在發芽,這是一個好的現象,畢竟還是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