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陸大學校園內外隨處可見的「校園貸」小廣告,各種詐騙和欺詐行為也時有發生。專家表示,這跟網路貸款平臺不規範操作、缺乏監管有很大關係。(新紀元合成圖)

揭祕大陸高校校園「高息放貸」內幕 (第530期2017/05/11)

中共治下的社會亂象叢生,不法商人不斷將黑手伸向毫無社會經驗的大學生,形形色色的各種校園貸如「繡球」般拋向學生,不少女大學生甚至被騙錢、騙色。陸媒日前披露了校園貸的「高息放貸」內幕。

文 _ 文樸

廈門女大學生陷校園貸自殺 僅一平臺借57萬

最近一段時間,校園貸引發的惡性事件頻傳。

4月11日,福建廈門華廈學院大二在校女學生如夢(化名),因捲入校園貸,不堪還債壓力和催債電話的騷擾,選擇自殺。

據閩南網報導,4月10日晚上9點多,如夢入住泉州城東一高校旁的學生街某賓館。次日(11日)下午2點多,被發現已無生命跡象。經調查,初步判斷係燒炭自殺。

如夢的父親熊先生表示,女兒是因為校園貸而自殺的,但如何捲入校園貸的,事發至今,他尚不清楚。而據學校陳老師透露,如夢曾跟她說在做代購方面的微商生意,可能因為虧了錢,從而走上校園貸,最終越陷越深。陳老師說,校園貸滲透非常大,防不勝防。

熊先生回憶,最早在2月22日,他收到一條催款短信,女兒大概要還2萬1800元。熊先生當即找到親戚,幫她把錢還了。4月1日,他又接到催款電話,便立即給女兒打去4000元,女兒跟他保證,差不多還清了。令熊先生沒想到的是,4月5日,妻子的手機突然收到女兒上半身的裸照。這一次,熊先生又幫女兒還了1萬4000元。熊先生一直問女兒一共欠了多少錢,讓她回家面對,家裡人一起幫她還,但女兒說不清到底欠了多少錢,執意要在外面兼職賺錢還。

4月10日晚上11時35分,熊先生收到如夢用微信給他發去的生前最後一段話,說自己活得很累,要父親原諒她這個不孝女。


不良校園網貸平臺明知學生還款能力不足,卻惡意誘導學生大額貸款,非法「校園貸」黑手背後的利益鏈條環環相扣。(大紀元資料室)

根據熊先生提供的短信,陸媒記者統計發現,如夢捲入的校園貸至少有5個。在「今借到」平臺借錢給學生的林先生,通過帳號查信用功能可以看到如夢在該平臺上的借款情況:借入累計金額57萬985元,累計筆數257筆,當前欠款金額5萬6455.33元。

此外,在13日下午的4個多小時內,熊先生接到了從北京、江蘇、天津、廈門打來的9通催款電話。

據如夢的同學表示,只知道她是在校門口貼的小廣告上知道這些平臺的。她們說:「如夢生活中沒有買貴的手機、衣服、化妝品,也沒有出去旅遊,她借這麼多錢,都是用來拆東牆補西牆。」

如今,如夢冰冷的屍體躺在宏福園殯儀館內,傷心欲絕的父母呼籲學生、家長和社會各界關注校園貸的危害,希望不要再讓悲劇上演。

借「校園貸」8000卻要還80000

4月25日,大陸《法制日報》刊文說,校園貸最關鍵的問題是:放貸者以各種甜頭吸引學生,如廣告一般都會宣稱手續簡便、下款額度高,但對手續費卻避而不談。

業內人士說,對於在校大學生來說,每個月的生活費有限,申請貸款的學生其實沒有多少錢用來還貸,這時又不敢跟家裡人說,只能繼續借錢還貸,越借越多。

據《安徽日報》2月21日報導,一名安徽碭山籍大學生的家長郭先生向該報反映,去年12月,其在合肥一所大學讀大四的兒子因為缺錢花,通過校園裡的小廣告,聯繫了一個貸款公司,貸出了8000元。

還款日期到後,其兒子又再次向另外一家公司貸款,「拆東牆補西牆」,還上了貸款。就這樣,他前後一共向5家貸款公司貸款。直到寒假回家,兒子才告訴他們,如同滾雪球般,他目前已欠這些貸款公司8.8萬元。

由於兒子不斷遭到騷擾,加上對方手上掌握了他們家庭成員及親戚的手機號碼,家長在過年後不得不將所欠的8.8萬元全部歸還。

收到郭先生來信後,該報對合肥多所高校進行調查,發現校園食堂外宣傳欄上貼有很多「校園貸」小廣告。廣告大都宣稱,「5分鐘放款」「無抵押,無擔保」。

一個放貸者表示,只要提供身分證和學生證的複印件,最高可以貸出10萬元,「不需要任何抵押物」。報導稱,現在一些不良校園網貸平臺明知學生還款能力不足,卻惡意誘導學生大額貸款,然後非法追貸,甚至不惜恐嚇敲詐、逼迫誘導學生從事色情活動。非法「校園貸」黑手背後的利益鏈條環環相扣。

校園貸款亂象頻現

去年12月初,南京農業大學的學生報警,稱該校大四學生邊某讓他們辦理網路貸款,並承諾其自行還款,但邊某並未履行承諾。相關網貸平臺向辦理貸款的學生催要欠款,而邊某更突然失聯。該案共有57名學生被騙,涉案金額逾140萬元人民幣。

同年10月,吉林長春7所學校近80名學生陷入校園貸騙局,涉案金額超200萬。

6月,網路曝出一名女大學生向網路借貸平臺借款,被要求「裸持」,逾期無法還款則被威脅公布裸照給其家人和朋友。而「裸貸」已經形成一條黑色產業鏈。

3月,河南大二學生鄭旭跳樓身亡,原因是他在網上的貸款越滾越大,已有60萬元人民幣的漏洞無法填補。

一些沒有能力還款的大學生,在威逼利誘下,甚至變成了這些網貸平臺的「下線」,通過微信、QQ、貼吧等多管道,向身邊的同學推薦此類貸款,使更多人受騙。

中共官媒承認,校園網貸的背後是合法學生貸款的缺位、網貸平臺的大量湧現、相關法規的不完善。

南京航大40學生被騙貸 警方未立案

校園貸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經歷過「裸條」,「高利息逼死學生」,「傳銷式校園貸」等事件之後,4月7日媒體又曝光南京航空航太大學(以下簡稱:南京航大)某輔導員騙取學生40餘萬貸款的惡劣事件。

據澎湃新聞4月7日報導,南京航大學生小甲,2015年暑假期間在一家兼職公司裡相識了王某。王某是南京航大校友,在校內有一家創業公司,還是輔導員。

2015年10月,王某對小甲說,自己在保險公司工作的朋友有業務拓展需要,希望小甲可以幫忙辦一份保險,事成之後,會有200元的勞務費。出於對輔導員的信任,小甲給出了自己的身分證信息。

直到2016年暑假,小甲忽然收到催債電話,說他在校園貸平臺「智聯笑花」上貸的款已經到期。小甲很疑惑,自己從來沒有在該平臺貸款,他登陸了該平臺後果然看自己的欠款。這才意識到被騙了。而王某也已失聯。

報導稱,小甲不是唯一的受害人,2015年至2016年期間,王某以幫朋友拉業務的名義,獲取逾40名南京航大學生的身分信息,並在網上冒名辦理了多筆借貸共40多萬元。

學校方面稱,該校已向警方報告了相關情況。但警方一直未予立案,稱達不到立案標準。被騙貸的學生則表示,「我們也不知道需要補充什麼材料」。多名學生表示,催款短信中,粗俗威脅之語讓他們很是不安。

校園網貸亂象 監管虛無

通過網路搜索發現,中國各地的大學校園內或者校園論壇中,充斥著大量校園貸款廣告,各種詐騙和欺詐行為也時有發生。有專家表示,這跟網路貸款平臺不規範操作、缺乏監管有很大關係。

據《香港經濟日報》介紹,從2014年所謂網路借貸平臺興起,「趣分期」、「愛學貸」、「名校貸」等專門針對大學生的信用貸款全面冒出,其一大特點是只要學生身分,即可以申請信用貸款,先消費,後還款。

網貸監管缺失,是造成亂象的原因。以前只是信用卡年代,中國銀監會還專門出臺文件監管,後來變成分期消費,需要透過公安、工商、工信以及金融辦等多部門聯動執法監管,其中加個網路平臺,到底誰來監管又說不清楚。現在問題出現,日漸嚴重,沒出事誰都管,出了事都推三託四,誰也不管,所以無法無天。◇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532/17861.htm(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