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格鬥比武事件被視為傳統武術與現代搏擊的較量,然而所謂「楊氏太極拳傳承人」都是自的頭銜,現在大陸社會上傳出的武術已失去傳統武術的內涵。(大紀元資料室)

很多人認為,徐曉冬挑戰雷雷是一場傳統武術與現代搏擊的較量,以傳統武術的落敗告終。

其實這樣的說法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所謂「楊氏太極拳傳承人」雷雷只是自封的頭銜,都無法代表傳統武術,真正的傳統武術在中國社會已經失傳。


文 _ 夏小強

近日,中國混合格鬥選手徐曉冬挑戰太極拳師雷雷(太極雷公)只用了20多秒就擊倒了後者。徐曉冬迅猛攻擊、雷雷招架不住躺著地上被狂打的視頻在網路熱傳,引起輿論對中國傳統武術的熱議。

在2010年,一位號稱「少林寺第一武僧」的俗家弟子一龍,在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對一位美國警察的搏擊擂臺賽上,在第二回合44秒鐘就被擊中頭部,倒地不支被裁判認定無法繼續比賽。當時此事,也引起外界對中國傳統武術的熱議。

外界很多人認為,這是傳統武術與現代搏擊的較量,最終以傳統武術的落敗告終。然而無論是「楊氏太極拳傳承人」雷雷,還是「少林寺第一武僧」一龍,他們都是自封的頭銜,都無法代表真正的傳統武術,現在中國大陸,傳統武術除了極少數不為外界知曉的在民間單傳之外,已經失傳。現在公開在社會上傳出的武術內家外家拳法,也都失去了傳統武術的內涵。

中共改變傳統武術內涵

中國的武術有著悠久的歷史,上可以追溯到商周時期。儘管習武在中國是已經流傳了幾千年,武術一詞,卻是在清末民初才較多出現的詞彙。術,在過去一直是包含道術的意思,術類的意思。

武術屬於中華傳統文化的一部分,雖然武術從一般層面是一種技擊術,但想煉到高深境界對習練者有很高要求,和練武者的做人、品行是相輔相成。一個練武者真的達到了高深境界,絕不會輕易出手傷人或是為求名利來表演的。所以「武」字拆開是「止」和「戈」,可能並非巧合。

傳統的中國武術已經失傳,主要原因在於1949年中國共產黨執政後,開始系統地剷除中國傳統文化,武術也是其中之一,一大批武術家被扣上反動會道門的帽子而被鎮壓槍斃。

在經過中共體委改造之後的中國武術,幾乎完全失去了傳統武術的內涵,傳統武術的套路統統被改造出了一套套比賽套路。從傳統武術套路與現代比賽套路差異可見一斑:

傳統套路追求的是修心煉身加實用,比賽套路追求的是花俏好看;傳統套路用於提高自己,比賽套路用於搞定金牌;傳統套路的魅力來自心靈提高後的氣魄,而比賽套路的漂亮就是體操一樣的花架子、雜技般的高難度。比賽套路跟傳統套路完全背道而馳,而體委編造出的比賽套路才是武術運動員唯一的混飯本錢,這等於是把傳統武術給消滅了。

逝去的武林

在2009年,有一本名為《逝去的武林》的書在大陸武術界引起了震動。沒有人會想到,一個在北京西單一家普通電器店看門近50年的小老頭,竟然會是一代武學大師,曾經師承唐維祿、尚雲祥、薛顛三位形意拳大師。他就是李仲軒。


李仲軒,形意拳大師唐維祿、尚雲祥、薛顛的弟子,其2009年口述《逝去的武林》一書在大陸武術界引起了震動。(新紀元合成圖)

李仲軒(1915至2004年),名軏,字仲軒,天津寧河縣人,形意拳大師唐維祿、尚雲祥、薛顛的弟子,武林名號「二先生」。其父系和母系均為京津地區的官宦大家族,因遵守「武林人士不能有官場身分」的門規,放棄做官機會。他34歲自武林退隱,遵守與尚雲祥的誓言,一生未收徒弟。

「文革」時期,李仲軒備受迫害、經歷被共黨關押十九年勞動改造。他是形意拳高手唐維祿、尚雲祥、薛顛的徒弟,此三人均為單刀李存義的弟子,他們在武林的地位與當時張大千與徐悲鴻在美術界的地位相當。尚雲祥,備受其好友、同代名家孫祿堂推崇,稱其通過習武達致「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者。而孫祿堂,是一個竟然能把形意拳、太極拳、八卦掌俱練入神化境的大天才,時稱國內第一手。

李仲軒晚年於《武魂》雜誌上發表系列文章,提供了珍貴的史料和拳理,被譽為「中華武學最後一個高峰期的最後一位見證者」,在海內外武術界引起了巨大反響。

李仲軒陸陸續續通過口述發表了28篇文章,通過豐富的經歷和練武體會,不僅向外界展示出了幾十年前那個已經逝去的、真實的武林內幕,也點出了中華武術自下而上的修煉真諦和無止境內涵,一條昇華的路途清晰的展現在人們眼前。

中華傳統武術的層次和內涵

內修第一:「一個人有了這種內在的修養,心思就會清爽,悟性就高了。……眼光沒有一點慈悲,只會凶巴巴地瞪人,可能現在打架厲害,但看他將來,無不是患病而亡——徒弟找師父也是這個標準。」「練武最好不動武,唐維祿教育我:『別人的好,一輩子不忘;別人的不是,轉頭就忘掉。』」

文武同道:「尚老師總是要求徒弟多讀書,說文化人學拳快,一個練武的要比一個書生還文質彬彬,才是真練武的。」

武機天賜:「拳是我練出來的——錯,拳是碰到的,冷不丁發現的,意外相逢的,而且永遠天外有天。」「碰著什麼,就出什麼功夫,見識這個東西,你就有這個東西——這麼說,怕把年輕人嚇著,但拳是這麼玩的。」

真正的武功是功能:「分不清,身體超出了身體的範圍。恍然,跟常人的感覺不同,那時候出拳就不是出拳了,覺得兩臂下的空氣能托著胳膊前進,沒有了肌肉感;兩個胯骨頭,能牽動天地;一溜躂,萬事萬物乖乖地跟著……」

武的歸宿是天人合一的道:「練形意的人通過練拳,漸漸地就感知天命了。」「形意進入了高功夫,必定慈眉善目。什麼是慈悲?這個人感知了天命,思維和常人拉開了距離。什麼是悟性?悟性就是感天感地,把天地間的東西貫通在自己身上。」


武的歸宿是天人合一的道:通過練拳,漸漸地就感知天命了,思維和常人拉開了距離。(fotolia)

達致道境的武者,就是一個真人:「到了高級階段,沒有具體功法了,都是談天說地。有的老拳師不識字,生活範圍窄,但一談起拳來,也是天南地北的,令人感到很奇怪,他怎麼知道的?但他就是知道了。」◇